近期,大陸知名英語培訓機構四川愛貝斯教育諮詢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愛貝斯)總裁謝龍傳捲款跑路,家長的退費問題、員工薪資拖欠問題成為輿論話題。此次事件涉及五萬多名學員、涉及金額約兩億元(人民幣,下同)。家長及員工無奈表示,錢有可能拿不回來,維權路漫長。

總部員工:老闆跑路 老闆娘撇清關係

8月26日,愛貝斯發布《關於近期造謠「愛貝斯跑路「的嚴正聲明》,並稱公司目前營業正常。28日,愛貝斯又發聲明,承認集團存在拖欠員工工資的問題,而該集團總裁謝龍、總經理唐瑋翎失聯,並稱謝龍帶著行李箱開車離去。

9月1日,愛貝斯發公告稱,該集團總裁兼董事長失聯,相關部門正在進行調查取證。

愛貝斯官網信息顯示,總部位於成都市新世紀環球中心。2019年直營校區突破80家,在讀學員突破5萬名,教職工達到2000人;而2020年,其直營校區達到100家。

天眼查信息顯示,愛貝斯2013年11月成立,股東共有兩名,其中謝龍持股95%,唐瑋翎持股5%。目前,愛貝斯旗下未註銷的子公司尚有22家,主要為分布在四川、雲南、貴州等地的分支機構。

愛貝斯總部員工韓先生9月6日向大紀元記者介紹,該公司從4月開始給員工發周薪,每周一發一筆,到6月公司就一直拖著。當時老闆在公司群裏說7月22日發6月最後一筆,但到最後還是一分沒有發。

7月28日,該公司從原先的商場四樓搬到了T2寫字樓18樓。8月9日,員工還是沒有收到發工資的消息。

韓先生說,「8月24日,公司給總部員工放暑假,25日老闆發了關於離職人員及後續在職人員工資如何發放的公告,27日老闆發通知說當天要發工資的,但最後還是沒有發,28日老闆跑路。」

7月24日,中共官方正式發布「雙減」政策,即《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工作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隨後,大陸多家知名培訓機構相繼宣布破產倒閉,包括上海啟文教育、傑睿教育、趣口才、巨人教育等。

「在政策下來時,老闆和老闆娘離婚了。」韓先生說,「現在老闆沒有音訊,老闆娘躲在重慶的別墅裏不肯出面,微信也不回。老闆娘一個勁說自己毫不知情,也沒有參與公司的任何決策,整件事情都跟她沒有關係。」

「這些話也虧她說得出口,她平時在公司裏表現得雷厲風行,說一不二,現在出事了,就在我們面前裝無辜。」韓先生氣憤地說,「老闆確實跑路了,聽同事說警察去調監控,看到老闆一個人提了個行李箱開車跑的,往重慶那個方向走的。」

韓先生在總部工作了一年半,周圍的同事有的做了三四年。「老闆拖欠我的工資加起來差不多三萬,其中包括賠償金、社保、公積金。」他說。

「他在跑路前公司已經在做轉型,弄了幾個新的項目,但壓根沒想到他會跑路,經理平時跟老闆走得比較近,連他都沒想到。」韓先生表示,事發後,有十來個總部的同事到勞動局填了仲裁資料及向警方報案,現在讓大家等答覆。

韓先生透露,兩千多個員工包括各地校區的老師、校長、總部員工、科技部員工。之前聽說老闆把自己名下的別墅、豪車都拿去抵押,還說他已經欠了銀行兩個多億。除了他的親信外,沒人知道他手裏到底有沒有錢。

韓先生表示,目前,他打算重新再找份工作。如何討回薪資,他認為,他們走正常途徑來維權,勞動仲裁也要一年半載,這個錢也有可能拿不到。

對於這個雙減政策,韓先生表示,更可怕的是,(當局)下個政策一點也不考慮從業者的狀況,其實教育群體很多人,一下子就失業,這樣的突然決定很無情。

大陸《證券日報》9月2日報道,大陸企業信息查詢網站「天眼查」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9月1日,2021年教培相關企業註銷或吊銷的數量超過16萬家,比2020年同期增長約26.51%。

愛貝斯突然關門 家長預交學費可能拿不回來

愛貝斯的突然關門,意味著眾多家長預交的費用很可能拿不回來。有律師表示,對於一些資金鏈斷裂的教培機構,家長拿到退費的難度較大。

愛貝斯學員家長徐女士對陸媒表示,「我們是8月28號接到通知。那天愛貝斯的老師統一在學習群裏發布消息,說老師們兩個多月沒有發工資,老闆已經捲款跑路了,大概涉及一百多個校區,有5萬至6萬名學員,大概涉及的金額有2億左右。」

韓先生表示,有些家長家裏很困難,但是為了孩子能學到英語,到處去借錢來交學費,有的家長交了八九千,有的兩三萬。8月25日上午,來了一波簡陽的家長,中午又來了一波別的地方的家長來維權。

四川綿陽一位愛貝斯家長賀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說,「現在家長無所適從,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的孩子四歲上了一年,去年開始上課,交了兩萬元學費。」

賀女士表示,開始是兩年九千八百塊,今年6月,愛貝斯推銷說,讀到小學六年級之前,就是一萬六千八百塊。價格便宜,很多家長去交了這個錢,然後老闆就走了,圈了一大筆錢。

「當時那個雙減政策出來,我還問了老師,這個對他們有影響嗎?他們說正在調整,沒甚麼影響。然後在8月突然間說老闆走了,還拖欠了他們員工的工資,就沒辦法繼續開課。」賀女士說。

賀女士說,「我們這邊校區有三百多名學員,有三百多個家庭,大部份家長要上班,然後沒辦法一直盯著這個事。說甚麼讓其它培訓機構來接手,這個更不現實,誰要來接?要退這個錢,還需要去起訴,但這個程序很麻煩。現在家長也有心理準備,錢可能都要不回來了。」

賀女士表示,現在家長們去公安局報案,但沒有立案,只是登記了一下。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維權,家長也沒有辦法。#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