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揭露中共腐敗、紅色家族如何運作的新書《紅色輪盤》(Red Roulette)周二(9月7日)上市,而作者已失蹤四年的前妻突然在凌晨來電。

中國女富豪段偉紅(英文名Whitney)前夫、現居英國的商人沈棟(Desmond Shum)繼4日就回憶錄接受《金融時報》和《華爾街日報》的採訪後,6日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採訪時意外透露事情最新進展。

他說,他在凌晨突然接到前妻四年來的第一通電話。段偉紅2017年失蹤,至今毫無音訊,有媒體報道說,她是中共前總理溫家寶家族的白手套。

「她說,她是臨時被放出來的(類似保外居住),他們可以隨時把她帶回去,她想讓我取消出版。」沈棟說。

他說,這也是四年來孩子跟前妻的首次通話,這也讓他們知道,她實際上還活著。

「在過去的四年裏,沒有人說過一句話,(中共)政府也從來不承認,他們帶走了她,甚至他們都沒有指控她(犯罪)。我問她,罪名是甚麼?她說,需要保密,不能透露她的罪名是甚麼。」沈棟說。

沈棟還介紹說,前妻告訴他,政府對她很寬容。

「我相信,她仍然在國內被拘禁,她沒有(獲得)真正的自由,她是因為他們才和我通話。我覺得,我基本上是在和一個(被)綁架者談判。」沈棟說。

他擔心前妻再次被中共當局拘禁。

他解釋說,前妻出來後,做的第一件事是打電話給她父親,事實上,她和父親住在同一棟樓裏,如果她沒有被監控,她會走過去看望父親的。

據悉,段的父母也沒有從當局那裏獲悉女兒的任何信息。

「很明顯,我們看一下過去24小時內的發展,我就能明白為甚麼。」沈棟說。

拒絕取消出版新書 前妻再打威脅電話

沈棟表示,他們提出的取消出版要求是不可能的,他沒有任何這方面的打算。這本書將在周二(7日)上市。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取消出版不可能),但北京的官僚們不知道,(他們以為)只要一個手指頭,我就可以在最後一分鐘拉回它。隨後她又給我打了第二個電話。」沈棟說。

沈棟表示,前妻的第二個電話更具威脅性。

前妻在第二通電話中問他,「如果你發生不幸,我們的兒子會怎麼樣。」「如果我們的兒子出了甚麼事,你會甚麼感覺。」

沈棟表示,前妻說的是暗語,意思就是反對的話,不會有好結果。

「她可能在家中被拘留,有人在聽我們的電話,告訴她該說甚麼。」沈棟說。

「她警告我說,要冷靜,不要出版這本書,這會帶來更多傷害。誹謗國家是不行的。」沈棟說。「我就說,不,我很冷靜。我在這本書上投入數年時間……我決定出版這本書,因為世界需要知道更多的中國到底是甚麼樣,到底是怎麼運作的。」

在被問到,他是否認為為了前妻的安全,繼續發聲是最好的辦法時,沈說:「我想,這絕對是最好的辦法,因為(出版)消息傳出後,她在四年後(首次)再出現。」

沈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透露,他最初希望寫回憶錄給兒子當「禮物」,沒有打算出版。

現在決定出版該回憶錄是為了向黨施加壓力,以確認段偉紅的下落,同時揭露一個他認為正在將中國帶入錯誤方向並對世界構成危險的政權。

段偉紅——跟紅色家族交易的女人

《金融時報》報道說,多年來,段偉紅和沈棟利用與中共最有權勢的紅色家族和官員的關係,獲得利潤豐厚的房地產和物流項目,以及對大型國有企業的股權投資。

段和沈的主要聯繫人包括前中共總理溫家寶的妻子張培莉,以及在2017年被拘捕的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

據悉,在孫政才因涉嫌腐敗被拘6周後,段偉紅於2017年9月5日失蹤。跟她同時失蹤的三名員工已於2020年獲釋。

段與沈於2015年離婚,同年,沈離開中國。

《金融時報》說,《紅色輪盤》的中心是沈棟、段偉紅與前中共總理夫人「張阿姨」的關係。沈寫道,他們的交易從未被記錄下來,但張阿姨在由她促成的項目中獲得30%的股份。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沈棟稱,對於張培莉開展的業務,溫家寶並不知情,也沒有暗中提供支持,且溫家寶對於2012年媒體披露他親屬財產和商業活動的規模感到憤怒。

2013年,張培莉告訴段偉紅和沈棟,她和她的孩子已經將資產上交國家,以換取免於被起訴。

此外,沈還詳細介紹了段偉紅與當時中共政治頂層人士的私人會面和談話,其中包括王岐山、習近平和習的妻子彭麗媛。網絡上傳,書中還包括跟江澤民、曾慶紅和令計劃等的來往。

《紅色輪盤》的自我介紹是,講述當今中國的財富、權力、腐敗和復仇的內幕故事,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沈棟眼中的中國企業家的「黃金時代」以及這個時代的消退。

沈說,「鄧小平在1978年開始經濟改革並不是因為他相信民營企業家精神,而是因為當時國家破產了。「為了救國,黨必須讓私有制和企業家精神蓬勃發展」。「他們從未改變,這是權宜之計。」「只有在危機時期,黨才會放鬆控制」。

書中還提及,2012年上台的習近平用反腐運動提高聲望,起到鞏固黨內「太子黨」統治地位的作用,這些「太子黨」出身於參與共產主義革命的家庭。習是這個「紅色貴族」中的一員,他的父親習仲勳是毛澤東和鄧小平手下的高級黨政官員。

沈說,「紅色貴族將永遠享有特權」。「他們從小就去不同的幼兒園和學校,住在不同的院子裏。……這就是這個系統一直以來的運作方式和結構。如果你和中國的政治權力沒有聯繫,你就永遠不會做成任何有意義的事情。」

沈出生在上海,但在孩提時代就搬到香港生活,之後在美國上大學。

「有責任告訴世界中國(中共)是甚麼」

香港2019年夏天的反送中運動也是讓沈棟走出來的一個原因。他說:「如果香港人願意犧牲這麼多來捍衛他們的自由,也許我也可以邁出一小步。」

沈先生於2019年夏天飛往香港,參加大規模反送中抗議運動;並於當年11月,返回香港參加區議會選舉投票。

他說:「我有責任告訴世界中國是甚麼,尤其是在今天的環境中。冠狀病毒大流行從中國傳出來,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殺死了我們的親人,關閉了我們曾經光顧的公司企業。

「每個人都有責任更好地了解這個給我們帶來這些(災難)的國家,而且這個國家很可能會給我們一生帶來另一次衝擊。」

自從段失蹤後,沈棟就再也沒有入境中國。他告訴《金融時報》:「如果我進去,就出不來了」。#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