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年全港小學減少50餘班,暑假移民潮後,班級可能進一步減少。今年5月帶兒子移民美國的Mina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問,表示感到香港的教育逐漸大陸化,反送中運動後香港不再安全。Mina說,「我的兒子還有那麼多年的書要讀,還要幾十年人生要過」,希望讓他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成長。

母子遭遇催淚彈 聽見西灣河槍聲

2019年,Mina一家人經常參與遊行、集會,讀中學的兒子也自製標語,在遊行中展示。

Mina憶述,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她與兒子一起遭遇催淚彈。那是2019年的平安夜,人民力量副主席「快必」譚得志在尖沙咀舉行唱聖詩活動,她與丈夫、兒子一起參加。當晚警方釋放催淚彈驅散人群,她與丈夫失散,母子兩人倉皇逃離現場。

「『砰砰砰』很多的聲音,我在我兒子後面,他小孩走得快,我看著那些煙霧彈射向他,腳跟附近有3粒,如果我的兒子走得慢的話其實會射中他的,他在驚慌失措的時候將其中一顆煙霧彈踩滅了。」Mina說,她當時情緒失控,大聲叫兒子,吸入了催淚氣體,喘不過氣,幾乎倒下。這時兒子回頭扶著她,繼續向前衝,終於遇見救護員過來幫她洗眼、漱口,她緊張之下將漱口水都吞下去了。

她又說,自己家住西灣河,11月11日送兒子上學時聽到槍聲,後來得知是警察實彈射擊堵路抗議的學生,覺得很恐怖。

Mina也記得,去年過年一家人去維園買年花,看到警察在截查年輕人,她很害怕,立即抱住兒子。Mina說:「香港已經不適合小朋友成長、生活,不要說成長,生活也不安全。以前我會讓他自己坐車上學,但後期我要跟著他出入,我怕他上學之後,大吉利是講一句,他未必可以安全回到家」。

為下一代背井離鄉 與丈夫分居兩地

在移民問題上,Mina與丈夫有了分歧。丈夫不願捨下在香港的工作,而Mina為了兒子的成長環境選擇赴美,一家人分居兩地。Mina說:「我擔心小朋友的成長、教育,說真的現在的生活都不是想自己了,就是想下一代了,我的兒子還有那麼多年書要讀,還有幾十年的人生要過。」

「我先生覺得,你又不是政治人物,做好一份工作,有一份收入就可以了,去到外面有很多未知數。但是他不明白,政治與我們小市民其實在生活上是息息相關的,你是不搞政治,但是政治會找上你。」Mina說。

在主權移交後,很多香港人還相信中共承諾的「50年不變」。直到2012年梁振英上台後推出「國民教育」,Mina感到香港開始向大陸靠攏。「終於搞到教育了。」Mina說,教育可以影響幾代人,然而現在大陸的教育之下,學生被洗腦成「小粉紅」。經歷了香港反送中運動,她更加感到,「共產黨真的不可以相信,真是魔鬼來的」。

Mina小時候也是跟隨家長從大陸移民來港。Mina的祖母是印尼華僑,在五十年代的時候受中共號召回國,全家遭受迫害。Mina來香港正是七十年代,她經歷了香港最繁榮的時候,也見證了香港崩壞。人到中年,又帶著兒子開始第二次移民。

中小學退學嚴重 校長料「點人頭」後人數更少

隨著香港政治氣氛轉差,大批家長今年帶子女離港。今年暑假,在機場離境大堂,總看到推著碩大行李箱、帶著小朋友的家長。

教育局9月2日公布《小學概覽》,小學開班數量大減。據《立場新聞》統計,新學年全港小學少55班,全港共有54間小學縮班,佔整體小學數目逾一成;增班則有23間小學,佔4.4%。

津貼小學議會主席胡艷芬校長昨日(6日)在港台節目表示,《小學概覽》列出的小一開班數字,是教育局在今年3、4月間發給各校通知開班的數字。隨著暑假期間更多人移民,到9月中教育局要求學校「點人頭」時,學生和班級數目預計會再有減少。她指,9月中可能會再縮班,但是由於已經開學,料班級數目調整不大,教師也可繼續留任。

根據教育局2020/21學年學生人數統計報告,到今年6月,本地中小學合共流失約8,000個學生。截止去年10月15日,官立、資助及直資小學的學額空缺為7,198。教育局網站提供的學額空缺參考數據則指,截止今年6月底,公營小學有12,587個學位空缺,即8個月來本地公營小學流失了5,389個學生,平均每間小學學流失約12名學生。

在中學方面,統計報告指,去年10月本地官立、資助、按位津貼及直資中學有39,937個學額空缺,學額空缺參考數據則顯示,今年6月公營中學有42,547個學額空缺,反映本地公營中學流失2,610個學生,平均每間中學學流失約7名學生。◇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