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疑遇大麻煩 網友:能活命就好

大陸自傳媒日前曬出王健林的一組近照稱,王健林身形消瘦嚴重,身板已經撐不起西裝,176cm的身高,體重最多110斤。

照片上的王已經瘦得脫相,精神恍惚。外界猜測王健林遇到大麻煩。

王健林的形象在網上引起熱議,有網友問,「王健林,曾經的亞洲首富,最近經歷了甚麼?」

還有人說,眼下王健林的小目標是:能活命就好。從馬雲、馬化騰到王健林、許家印,從俞敏洪到潘石屹……中國的富人最近有點忙!李嘉誠是真精明,不賺走最後一個銅錢,悄然脫身。

彭博社今年初曾報導,萬達集團總負債高達3620億元人民幣,在最近6年之內,王健林的個人財富損失達320億美元,是中國富豪身價縮水最多的一位。

報導說,投資人正在關注王健林的下一步,是否提出具體擺脫集團債務危機的方案,以避免重蹈海航、恒大、安邦集團的覆轍。

中國樓市漸冷 房企爆發轉職潮

中國大型房地產開發商、企業員工,近期爆出轉行潮和離職潮。而今年以來,包括廣州、深圳12座城市,出台二手房參考價,廣州部分小區房價甚至出現腰斬,交易量下滑,地產行業的苦日子恐怕剛剛開始。

房地產和金融、互聯網,過去並稱中國三大高薪行業。如今,房地產的「黃金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最近一段時間,越來越多人自願降薪,轉行到其他行業去。

任職於中國某家千億房企的員工說,「也許是受夠了地產圈這種沒落、動蕩的感覺」,最近幾個月,他周圍很多人跳槽去互聯網、央企國企,就算降薪二、三十萬,也大有人在。

一位「95後」的年輕人,最近剛從一家知名房企離職,她說,自己還年輕,不打算一直耗在這個「夕陽行業」,「所以,找工作時,一心想跳出地產行業。」

根據最新中期業績報告顯示,最近一年,萬科集團的員工人數,從巔峰的13萬大幅下降了20%;合景泰富、富力、泰禾等房企的員工人數,一年之內,也大幅下降了30%。此外,80家上市房企公司,2020年的人均薪酬首次出現下降,其中,高管薪酬同比下降了5%。

大陸某投資銀行內部人士鄭義:「轉行!現在不光是房企轉行,你哪個行業不轉行?你說教育行業不轉行嗎,包括娛樂明星,他現在都開始轉行了。問題你現在轉甚麼?沒有甚麼可轉了。再轉行你也架不住這麼多人去轉,光恒大這麼一個公司,就帶三千多萬就業崗位。」

大陸某投資銀行內部人士鄭義認為,在多個行業都遭到打壓的情況下,從房企離職的員工,未必能順利轉行。

遭整肅娛樂圈一地雞毛 「社死 塌房」爆紅

另一方面,受到中共近期整頓的娛樂圈轉眼之間只剩一地雞毛,「社死」、「塌房」。成娛樂圈流行語。
這兩個詞彙雖然並非新詞,然而在這次官方整頓的行動中,卻能夠生動的詮釋一些現象,因此被廣為使用。

根據公開資訊,「塌房」是「房子塌了」的簡稱,源自於網友會將自己喜歡的明星、作品或電玩遊戲平台等,暱稱為「老家」。如果藝人傳緋聞或負面消息,作品被下架,粉絲們就會稱「塌房」。

在這波整肅一人的運動中,「塌房」演繹為「出了大事了。」

至於「社死」則是「社會性死亡」的簡稱,是指人被社會忽視、孤立或隔離的情況,幾乎等同於被孤立於社會之外的情形。

除了上述兩個詞彙,諷刺鄭爽領天價片酬的計價單位「一爽」,也再次被提起。據網友計算,鄭爽77天領人民幣1.56億元,若扣除52天休假,折算成年薪,大約等於人民幣6.4億元,因此將「一爽」訂為「6.4億」。

遭遇嚴峻挑戰 習喊「丟掉幻想 勇於鬥爭」

近日,中共敲定第十九屆六中全會的開會時間,這次會議被指關係到習近平是否能連任。自北戴河會議後,多種跡象表明習近平的權力受到黨內嚴峻挑戰。習近平最新發言更是強調「要丟掉幻想、勇於鬥爭」,似乎在暗示黨內高層一場風暴似乎在所難免。

《新京報》8月31日報導,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今年11月在北京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並提出所謂從過去百年奮鬥中看為何能成功、弄明白未來怎樣才能繼續成功等等。

會議強調二個維護之外,還強調要提高全黨「鬥爭本領」和「應對風險挑戰能力」。

另外,9月1日,習近平在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儀式上發表講話,習稱當前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臨的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總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是不切實際」,並要勇於鬥爭,在原則問題上寸步不讓等。

體制內的大陸學者王先生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所提的「提高全黨鬥爭本領」等,透露一點實情,「共產黨已經到了臨死前的掙扎、絕望的狀態了。」

對於六中全會的主題,中國問題專家、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向大紀元表示,「明年二十大,習近平要打破二屆任期的規矩,需要壓制黨內不同的意見,所以要讓大家表態來統一思想。但習近平反复強調鬥爭,顯露出形勢嚴竣。」

胡錫進突唱反調:批黨媒文章「嚴重誤導」

過去幾天,幾乎所有黨媒、官媒都在轉載一篇署名李光滿,題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工在進行!」的文章,文章稱「一場深刻的社會變革已經開始,不僅資本圈,也不僅娛樂圈,不僅要摧枯拉朽,而且要刮骨療傷」,聲稱要進行一場「紅色回歸」,文章被指暗示著習近平發出第二次文革的強烈信號,引起海內外的關注。

沒想到,針對此文,鷹派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傍晚突然發微博,大唱反調,批評李光滿是「嚴重的誤判和誤導」。

胡錫進稱,宣揚中國正在發生「深刻的革命」,這是誤判和誤導!他認為,該文對形勢做了不准確的描述,使用了一些誇張的語言,背離了國家的大政方針,造成了誤導。

胡錫進還反問,「需要搞運動式『革命』嗎?革誰的命?」

胡錫進還稱,「老胡在體制內因工作原因接觸到很多人,我無論在會議上,還是在私下場合,從沒有聽說過中國正在出現上述文章所描述的政治動向。」

胡錫進最後批評說,「我很擔心這樣的語言會勾起人們的某些歷史記憶,引發一定範圍的思想混亂和恐慌。」

風暴將至 「兩個中央」上演混戰戲

近期,多種跡象顯示,中南海激烈內鬥在快速升級。

李光滿的文章幾乎被所有黨媒統一轉載,包括管轄胡錫進人民日報,其背後明顯是來自中共最高層,也就是習近平的意圖。在Youtube擁有70多萬粉絲的江峰在節目中表示,一向政治嗅覺靈敏,叼盤精準的胡錫進突然唱反調,很明顯是黨內打鬥激烈,可能出現了「兩個中央」,胡錫進在做一次重大政治投機。

江峰說:「只有一個解釋,為甚麼他(胡錫進)那麼幹?就是中央內部有了『兩個聲音』,甚至已經有了『兩個中央』。那麼誰代表真正的中央呢?或者說誰會在殘酷的黨內鬥爭中活下來?成為新的『中國人民的選擇』呢?在以往哪怕黨扔出來的是個甚麼石頭盤、鐵盤,胡錫進一口都能叼了去了,現在就難了。現在黨中央的名義扔出來『兩個盤』,你說你叼哪個吧,胡錫進顯然在做一個巨大的冒險,做一個重大的政治投機。」

圍繞習近平的連任,中南海打鬥明顯升級,在黨內混跡多年的胡錫進近期,明顯嗅出一些「風暴將至」的血腥味。8月26日,胡錫進突然在微博上調侃自己,說:「想想這些年說過不少不嚴謹的話,想想每次台上發言時,台下有人舉著手機錄拍,下一個『社死(社會性死亡)』的會不會就輪到我老胡了?想著想著就瑟瑟發抖。」還稱「憋不住要尿褲子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胡錫進發微博當天的8月26日,習近平到上海視察,之後人民日報發表題為:「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文章,稱這是習近平提出的新理論。所謂「全過程民主」就是中共一輩子替人民做主,也就是為習近平連任、甚至終身執政鋪路。

江峰分析說,上述的提法,習近平在2019年就多次提出,但一直未被黨媒突出報導,此時刊登出來,習近平的處境與毛澤東當年遭到黨內反對,發動文革時的內情很相似。

江峰說:「習近平現在也一樣,他面臨著權力的挑戰,這裡面也包括了所謂的嫡系部隊,所以一場新的文革就有必要了,一場新的清理既得利益和宗派的革命就有了必要,那麼這場習文革與毛文革一樣,圍繞著誰來擁有最高權力來展開,這就是習近平在上海放出來的全過程民主的真實全貌。」

江峰分析說,習近平「全過程民主」提法主要遭到了王護寧把持的宣傳部門的阻擾,其背後原因是在防疫問題上,中共面臨全面追討,習近平成為了世界上最不受信任和最不受歡迎的領袖。這都是王滬寧宣講「習近平親自領導」的結果。之後,外界也注意到,王滬寧出現不與習近平密切配合,或者說失去了習近平的信任的場景。

早前有分析指,王滬寧做為江派背景的中共常委,被認為是江澤民、曾慶紅安插到習身邊的「暗器」,一直用「軟刀子」手法,利用其掌控的文宣系統,對習近平以「高級紅」、「低級黑」等手段,在不斷迷惑習的同時,也讓習一步步陷入眾叛親離的境地,最終逼習下台。

江峰說,王滬寧不僅是胡錫進的頂頭上司,在胡錫進被部下舉報跟兩名女下屬有染並有私生子之時,力保他全身而退,也是他的恩人。此時,王滬寧找胡錫進出面發出對抗習近平的另一個聲音。從胡錫進此前調侃自己「瑟瑟發抖」的帖子來看,胡錫進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

江峰說:「當然他們從個人角度來說,也有放手一搏,出於個人立場的主動性,是領導,又要報恩,然後,自己也想維繫在美國的利益,所以王滬寧找他出面寫反文,他就能應承下來了。胡錫進當然也明白了今天出手發反文的下場,但是他無路可退,而且也未必是死路一條。」

江峰表示,另一方面,王滬寧也絕不是孤軍奮戰,他身後的江派背景或許在今年11月的第十九屆六中全會上,都做出了最後一搏的準備。同時,習近平在9月1日的中央黨校秋季青年幹部開班會議上講話中,也放出狠話,「丟掉幻想、勇於鬥爭」,也跟李光滿的文章相呼應。

值得一提的是,人民日報在相關的報導中,其題目下面,很詭異的列出「王滬寧出席」,完全不符合標題格式,是一種警告?還是傳遞一種信號?或許王滬寧很明了。

中南海一場巨大的政治博弈似乎在所難免,至於誰能勝出?還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