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掌控阿富汗政權後,國際社會暫時凍結了對該國的經援。近日,塔利班向中共尋求外交及經濟支持,並稱中共「是我們走向全球市場的通行證」。有學者調侃,塔利班如同吐在地上的口香糖粘在中共身上了。 

9月2日,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 Sabiullah Mudschahid )在接受意大利《共和國報》( La Repubblica)採訪時說:中共「是我們最重要的夥伴,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根本的和不尋常的機會,因為中國(中共)願意投資,重建我們的國家。」

穆賈希德還說,塔利班對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很感興趣。阿富汗有豐富的銅礦資源,在中共的參與下可以重新投產、進行現代化改造,此外中共「仍是我們走向全球市場的通行證」。 穆賈希德還承諾阿富汗不會成為「恐怖分子的集結地。」

塔利班發言人8月30日也曾向中共喊話,尋求外交及經濟支持,並稱讚中共是「偉大的鄰國」,可以在阿富汗重建及阿富汗的經濟發展和繁榮中,發揮建設性作用。

9月3日,經濟學者、Youtube播主傑森發推文調侃說,「塔利班真如吐在地上的一個口香糖一樣粘在中共身上了。而且,逢人便說:我的情人是中共。」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說:中共和塔利班是知道對方底細的,它們是有一定的合作基礎的,中共通過對塔利班來進行經濟援助,經濟投資,來換取塔利班對東突的切割。

王赫表示,其實,中共對塔利班非常的忌憚,它也知道塔利班不能聽信,也知道塔利班有狼子野心,那麼塔利班也知道中共是非常流氓,狡猾,雙方都互有戒心。在這個情況下,雙方只能有限的合作,有限的相互利用。

塔利班二十年前曾以石刑處死「犯禁」的婦女,禁止女性讀書,大舉殺戮反對派,庇護本拉登的基地恐怖組織。自8月重新奪取政權以來,塔利班不斷地向國際社會展示開放溫和姿態。但國際輿論似乎對塔利班並不抱幻想。

美國和近100個國家8月31日共同發表一份聲明,呼籲塔利班遵守承諾,允許所有外國公民和持有簽證的阿富汗人安全離境。中共並沒有聯署這份共同聲明。

北京與塔利班火速接頭

9月3日,法廣報道說,國際社會還在觀望這個二十年前嗜血成性,二十年後又捲土重來的原教旨主義集團能否改變,北京已經與塔利班火速接頭。

報道說,儘管北京並未明確正式承認塔利班政權,但這個日子似已為期不遠。由於國際社會對塔利班二十年前的恐怖統治記憶猶新,一切經援以及基金都已封凍,加之阿富汗人對塔利班也是相當恐懼,北京似乎也顧慮到這些因素。

事實上,塔利班在即將攻克喀布爾前夕,中共7月初已邀請塔利班二號人物訪問中國,當時外長王毅明確表示,塔利班是阿富汗的重要政治力量。法廣說,王毅此話等於為中共正式承認塔利班政權鋪路。

8月15日,塔利班迅速奪下阿富汗政權。西方國家基於人身安全及政權合法性考量,紛紛選擇撤館撤僑撤軍。8月31日,美軍結束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也正式撤離。

俄羅斯反對北京提議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對《大紀元》說,在塔利班奪取政權進入喀布爾的第三天,北京在聯合國提出,要把塔利班從國際社會的恐怖組織名單中去掉。首先提出反對的是俄羅斯。

伊利夏提說,「俄羅斯第一個提出反對意見,說不能去掉,俄羅斯對中亞有擔憂。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權後,可以通過高加索、車臣、印古什等等國家,滲透到俄羅斯帝國的範圍內,威脅到俄羅斯的國家安全。

「在這種情況下,儘管中共是塔利班的密友,但它不敢公開承認。」

伊利夏提表示:在未來,作為一個集權政府,塔利班非常需要中共,而中共集權政府在阿富汗也需要塔利班,所以雙方是一拍即合,屬於利益的連接。

「但是兩個極端組織都是極端排它的,共產黨不信神,所以它對塔利班這樣的宗教極端主義,從骨子上是反對的。而塔利班這樣的極端宗教主義,對共產主義的邪說也是極端排斥的。」

伊利夏提說,在美國撤軍後,很多人覺得是中國共產黨將佔大利。實際上塔利班掌權,對周邊不管是中國、巴基斯坦、印度以及中亞都是一個動亂的根源。

他分析說:「像巴基斯坦這樣和中共是鐵哥們兒的國家,都不能保證中國的工程師,外援人員的安全,那塔利班更不能夠保證了。所以中共一帶一路等各個方面的擴張,都將在中亞,在阿富汗遇到更大的困難。從未來看,中共是玩火自焚,最終一定會給自己帶來致命一擊。」 @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