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段時間,「移民」成為了城中一個最熱門的話題。相比之下,所謂「選舉委員會」成員的資格提名及選舉,雖然關係到年底的立法會選舉及明年初的特首選舉,但似乎都被比了下去,香港大部份市民都似乎愛理不理。至於還只有一個月便會發表的特首施政報告,過往總能在發表前後一段時間引起廣泛的討論,社會各界及團體也會提出他們的訴求及倡議,但今年就變得似是無人問津,關注團體差不多全都偃旗息鼓,一般市民都像是忘記了這件事,就連親建制的媒體都很少這方面的新聞!

有人懷疑,香港已經進入一個人人「不理政府,走得就走」的關鍵時刻。這說法可能有點誇張,但如果看看七、八月的情況,移民確是在形成一種趨勢。可能因為新學年快將開始,很多家長都趕著帶同子女離開香港,這成為了在國安法下新香港的一道最新風景線。每年暑假,總有一批青年人負筴海外升學,過去兩年人數已經持續上升。今年更多的是小學生跟隨家人在新學年前移民海外。或者更準確點說,是很多家長因為決心要把小朋友送往海外升學,不願接受香港現在推行那一套扭曲的洗腦式的教育及新的課程大綱。校長會早在暑假前已經作出警告,估計新學年可能要削減超過二十個中一班。但九月開學前,仍未總結但零星數據反映的事實就更驚人,顯示由小一至高中,如果跟足教育局要求的每班最少人數,總共可能需要削減200班。事實是否如此,幾天開學之後便會有答案,但看來似是就算不中也不遠矣。暑假前已經有某名校傳出消息,說有五分之一老師辭職或提早退休,其中不少是有經驗的資深老師。到開學臨近,有學校今年要重新招聘三十多位教師才湊夠人數,佔全校教師總數的三分之一。

醫管局主席早前也說人才流失問題令人憂慮。一年之間,竟然有4.6%的醫生及6.5%的護理專業人員離職,即大約走了700位醫生,及接近1500個護理及輔助醫療專業人員。雖然沒有說明他們離職的原因,但大家都已經心知肚明。而護理人員協會提出的調查數據就更是令人憂慮,指出有一半護理人員有移民的打算,其中大部份都是資深的護理專業人手。

特區政府個多月前公布的數據說,由去年中到今年中,即六月底,香港人口外移人數是接近九萬人。如果計算去年九月到今年八月底的數據,這個數字應該會更驚人。特區官員說香港人移民海外一向都有發生,並不出奇。但九七主權移交之前後有一段長時間,不但移民數字急降,而且還有大量的回流人口。官員口裏說的「平常」,如何與這個曾經出現過的「另一種平常」比較?

官員及官媒說,移民海外只會淪為二等公民;有建制派的人物又說,移民海外生活不一定好過。特首及前特首董建華又說,大灣區有大量機遇,香港現在是最好的發展時刻,叫大家不要錯過,現在移民是沒有長遠目光。但社會各界對此等警告及好言相勸,似乎是無動於衷,在社交平台上更成為各界拿來開心的笑話。

去年的施政報告提出的大灣區就業補助計劃,由特區政府作出大比例的薪酬補貼,鼓勵年輕人北上大灣區就業及發展,一年下來的反應可以說是慘淡。相關講座及就業博覽會的參與人數,更可以說是門堪羅雀。

為何仍然有這麼多人心甘命抵,要成為二等公民,過一些不好過的生活?為何大家都不理會那些建制人物口中的所謂的機遇?認識一位在大專院校任職中層的行政人員,開始的時候說是為了年輕子女才考慮移民,但隨著過去一年,在國安法及社會越來越有強權無公理的情況下,他自己一邊搞申請手續,自己遠走的決心就變得更強。全家準備動身前夕,他更講到明慶幸子女為他選擇移民提供了一個起動的誘因,就算重新開始,當Uber司機都沒有所謂,總之就是想走。

中央官員來到香港推銷第十四個五年規劃,被問到香港的移民問題時,再一次發揮自欺欺人的本領,公開說移民不是新的現象,移民增加只是因為疫情,相信與國安法的推行無關。上述這一些人物,真的相信自己的鬼話嗎?他們究竟是傻瓜,還是騙子?

就連親建制的「民主思路」,在行政會議成員湯大狀主導之下所作的民調最新結果,也說有三分之一香港人「有移民打算」;八月下旬時,香港民意研究所作的調查,也指出有20%香港人「有計劃永久離開香港」。這兩個差不多同期的研究,在數據上的差異顯然是因為提問的方式不盡相同,但都顯示不是掩耳盜鈴或埋首沙堆就可以否定問題的嚴重性。有三分之一人「有移民打算」,尚且可以自我安慰說只是打算,但如果有兩成人「有永久離開香港的計劃」,那種決心就顯然值得留意了。英國政府日前公布,在過去六個月總共接到65,000份以BNO移民英國的申請,這裏可能涉及超過十多萬人!

既然人數這麼多,建議特區政府不如做一個客觀科學的抽樣調查,看看這麼多教師、學童、大學生、醫生、及一般市民都要移民走,究竟是不是都與國安法的推行沒有關係。否則怎樣還國安法一個公道?我敢打賭,特區政府那裏有作這個調查的膽量,繼續自欺欺人看來還是會的!◇

2021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