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宗的「元和中興」剛剛開始就結束了。在削平淄青叛亂的第二年憲宗駕崩,穆宗繼位。同年盧龍、成德、魏博三鎮發生部將兵變,穆宗無可奈何地承認了兵變的既成事實,國家威信掃地。河北三鎮再度淪陷,直至大唐滅亡。除此之外,大唐還一直面臨外患的侵擾。

我們之前講過,大唐借助北方回紇的幫助,於公元763年平息了「安史之亂」。大唐的外患主要來自三個方面:一是北方的回紇;二是西南的吐蕃;三是南方的南詔。南詔在雲南附近。吐蕃就是現在的西藏,但是當時吐蕃的地盤還包括青海、甘肅甚至是陝西,勢力非常強大。

◎回紇恃強驕橫 大唐忍氣吞聲

大唐借助回紇平定「安史之亂」後,公元765年,郭子儀單騎盟回紇,雙方達成互市協議。回紇把馬賣給大唐,大唐以每匹馬40匹絹的價格購買。但是回紇賣給大唐的馬大多瘦弱無用,一年互市的馬匹大約上萬。有人曾經算過一筆帳,代宗在位17年,光為回紇的馬就支付了1500萬匹絹,這對大唐來說是一個幾乎不可承受的財政負擔,卻又換不來甚麼有用的馬。

回紇對大唐非常驕橫,平定「安史叛亂」後,在兩京大肆燒殺,在東都搶了很多錢、殺了上萬人。大唐和回紇互市後,回紇的使臣在長安橫行不法,大白天就搶劫婦女、殺人。代宗為了息事寧人,甚至告訴地方官不要追究回紇的責任。代宗之所以對回紇採取如此姑息的態度,是因為他想聯絡回紇一起對付南方的吐蕃。

「安史之亂」時,大唐曾調集西北兵去平亂。西北的駐軍減少後,吐蕃軍隊趁機控制了這一地區,因此吐蕃兵馬離長安很近。「安史之亂」平定的當年,吐蕃就曾經入侵長安,造成代宗倉皇出逃,所以吐蕃對大唐構成直接的威脅。

吐蕃佔據甘肅,中斷絲綢之路,大唐只能借道北方的回紇跟西域保持聯繫。
吐蕃佔據甘肅,中斷絲綢之路,大唐只能借道北方的回紇跟西域保持聯繫。

由於吐蕃佔據甘肅,中斷了絲綢之路,切斷了大唐與其西域(今新疆)的領土之間的聯繫。大唐在西域的天山南北設立了兩個都護府,天山以南的叫安西都護,天山以北的叫北庭都護,土地面積非常廣大。吐蕃佔據了絲綢之路後,大唐只能借道北方的回紇跟西域保持聯繫,所以回紇在大唐對西域的管理上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再加上要聯合回紇去對付吐蕃,所以大唐只好對回紇忍氣吞聲。

後來西域西邊的突厥殘部和沙陀人聯合起來,再加上吐蕃三方聯手,跟回紇爭奪安西和北庭都護的管轄權,安西和北庭兩個都護相繼淪陷,大唐疆域的西線退到了陝西。

◎回紇天災人禍 遭襲四分五裂

唐德宗貞元四年(公元788年),大唐和回紇聯姻,唐把公主嫁給回紇。回紇派人來迎親的時候通知大唐,將自己民族的族號從回紇改為回鶻。公元832年,回紇的昭禮可汗在一場內亂中被殺。之後回紇內部陷入了權爭、篡弒和內戰。後來又遭遇瘟疫、大雪等天災,最後回紇的勢力不斷削弱。

公元840年,一個叫黠戛斯的民族派十萬兵將回紇擊敗。黠戛斯民族位於現在新疆哈密以西、焉耆以北的地方。這個民族當時稱為堅昆。回紇戰敗後一分為四,一部份遠走到蔥嶺以西,稱為蔥嶺回鶻;一部份遷到現在新疆的吐魯番地區,稱為高昌回鶻;一部份遷到甘肅,稱為甘州回鶻(甘州回鶻後來被李元昊打敗,李元昊在此建立了西夏國,這是北宋時期的事情);還有一部份到了大唐的東北部,然後南下入侵大唐,在唐武宗的時候被大唐打敗,從此回鶻和大唐之間再沒有重要的外交關係。

◎吐蕃侵擾不斷 大唐智禦強敵

吐蕃的侵擾是大唐在「安史之亂」後一直非常頭疼的問題。開始大唐與吐蕃作戰屢屢失利,後來大唐制定了一個非常聰明的國策,就是在大唐和吐蕃的交界處修築很多城池,專門負責防禦吐蕃,同時聯絡了吐蕃原來在南方的屬國南詔國(即後來的大理),一起進攻吐蕃。當時大唐的西川節度使韋皋和南詔聯合,屢次在南方打敗吐蕃。因為吐蕃在南方屢戰屢敗,所以它也就沒有力量再去侵擾大唐了。韋皋和南詔聯合殺死了吐蕃數萬人,打敗了它幾十萬軍隊。到了唐文宗繼位的時候,吐蕃開始衰弱。

◎吐蕃佛教興起 國王力推埋禍

我們在講《笑談風雲》第三部《隋唐盛世》的時候,曾經提到過唐太宗年間文成公主嫁給了吐蕃的國王松贊干布。當時文成公主帶了一些佛教經典和釋迦牟尼的佛像到吐蕃。吐蕃修建了大昭寺、小昭寺存放佛像和經典。但是那個時候,佛教並沒有在吐蕃形成強盛的勢力。佛教真正在吐蕃興起是在「安史之亂」期間。當時的吐蕃國王赤松德贊發願要弘揚佛法,他從印度請來了密教的尊者寂護,並計劃在吐蕃修建佛教寺院桑耶寺。但是由於吐蕃本地原始宗教的干擾,修寺的事情沒有成功。

後來赤松德贊在寂護的建議下,迎接密宗最重要的大法師蓮花生大師進入西藏。蓮花生大師的事跡在西藏的佛教史中有記載。他神通廣大,在藏區用神通降伏了原始苯教的神和魔,讓他們成為藏傳佛教的護法。之後,蓮花生大師花了12年修建了西藏的第一座寺廟桑耶寺。以前的大昭寺、小昭寺只是存放佛像和佛經,並沒有修行的僧侶,桑耶寺是第一個佛、法、僧三寶齊備的藏區寺廟。後來密宗在西藏得到了大力弘揚和發展。

但蓮花生大師同時預見到西藏也會像漢地那樣發生滅佛事件,所以蓮花生大師走遍了西藏很多地方,在十幾個地方埋下伏藏,有的伏藏埋在水中,有的藏在山洞裏,有的存放在另外空間,等待修行有術的人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把它發掘出來。

西藏佛教有很多非常神奇的事,如轉世靈童的尋訪、喇嘛的虹化,甚至中共的進藏幹部都看到過喇嘛虹化——一聲響、一道光,喇嘛就不見了。在松贊干布、赤松德贊、赤祖德贊的大力弘揚下,西藏的佛教發展得非常迅速,影響力不斷擴大,這段時期在西藏歷史上稱為前弘期。前弘期持續不到100年,前弘期的末期,即赤祖德贊在位的時候(唐文宗時期),對佛教更加推崇,他把國家的很多權力交給僧侶,同時規定七戶養僧(即每七戶人家要供養一個佛教的僧侶),引起了西藏原始佛教苯教的信奉者和一些大臣、貴族的不滿。那麼他們的不滿造成了甚麼樣的後果呢?請看下一章《漢藏法難》。(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也已於2019年底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