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駕馭中華民族使他們不知反抗,共產黨篡改歷史,謊言治國。七十年來,紅色政權把自己建立在謊言之上。中華民族生活在謊言籠罩的真空中,生活在一個與自由世界不同的,唯獨屬於極權中國的「真實」中。

中國人民vs奴隸

為了把中國人綁架,成為禁臠,黨施行了對民族記憶的切割。百年來它滲透、背叛、顛覆中華民國的歷史被消失、塗改、改頭換面,蘇聯的坦克大炮被消失,成為農人的手推車。

於是,中國人不知道紅色「新中國」是如何出現的,不知道國父締造的中華民國是如何淪陷的,更渾然不知自己已在一夕之間成了中華民國的亡國奴。他們被騙自己是新中國的主人,然而他們的真實身份卻是赤色中國待宰待割的奴隸。

七十年來他們被洗腦,相信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做夢也沒有想到要推翻共產黨。

馬克思主義者深諳心理暗示術,更不惜採用極端矯情、暴力和欺騙的手法以達到扭轉人心理為目的。正如今天強加給百姓的「中國夢」,七十年前,它透過各種手段和誣陷,灌輸給百姓對社會主義理想的激情,對八路軍、對黨的感恩戴德,以及對「不抗戰」、「不愛國」的國民黨的敵視。

抗日戰爭時,毛多次露骨地表白要韜光養晦,等國軍打敗日本之後打倒國民黨,拿下神州大地。他開宗明義地說:「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而此時,國民黨卻與日軍浴血奮戰,直到最後的一兵一卒。在共產黨的騙術和偽裝中,有一種深刻的虛偽性,與任何的道德原則沒有關係。

共產黨vs匪徒

在這一百年的尾端,歷史的照妖鏡將照見黨的本來面目。中華民族是它利用的一塊金字招牌;它的生成和存在都是一個偽託。正如當年共產黨附生在國民黨身上,百年來,它附生在中華民族身上,口口聲聲「偉大的民族復興」,可它那柄來自蘇維埃的劊子手斧頭卻一直放在中華民族的脖子上。

事實上,共產黨人心中只有一個祖國,那就是蘇維埃。

共產黨的根源是馬克思主義,它的屬性是超越民族的,有著具體而統一的摧毀人類的同一目的。當年列寧在莫斯科成立的共產國際成員分布在歐亞美非,步步為營,正是為了滲透瓦解各國,進行一場「解放人類」的世界革命。

中國共產黨人黃皮膚黑頭髮,口口聲聲中國夢,然而他們骨子裏流的是蘇維埃的血液。正因為如此,他們盜竊盡了神州大地上的森林、河流、沙石,搶奪盡了老百姓的財產、資金,強拆老百姓的房子,最後,把手探入老百姓的器官。

掠奪盡神州大地上的物資之後,共產黨人一個個跳船。他們棄船而逃後,留下的是滿目瘡痍的神州大地。瘡痍滿目的國土上,沒有潔淨的地下水可食用,空氣污染致癌,陰霾鎖國。全國貪官紛紛跳船,留下「新發癌症病例」及癌症死亡人數都高居全球第一的人民共和國(《2020世界衛生組織報告》)。

共產主義的源頭是光照幫

1847年,正義者同盟以一筆佣金僱傭馬克思撰寫《共產主義宣言》,而正義者同盟是光照幫的一個分部。宣言的核心部份直接來自於光照幫的會規《核心計劃》。根據光照幫幫主魏薩普(Johann Adam Weishaupt),光照幫奉撒旦為光明的指導者。

「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

到了這裏,我們追溯到了共產黨的真實身份。他們所服務的不是甚麼人民,更不是中華民族的人民,而是行走在黑暗中的撒旦。他們是撒旦忠實的僕人,一心一意把撒旦毀滅人類,毀滅世界的意旨實現。

馬克思主義者採用極端矯情、暴力和欺騙的手法扭轉人的心理。古國人民被騙自己是新中國的主人,然而他們的真實身份卻是赤色中國待宰待割的奴隸。圖為2021年6月9日北京街頭宣傳牆面。(Noel Celis / AFP)
馬克思主義者採用極端矯情、暴力和欺騙的手法扭轉人的心理。古國人民被騙自己是新中國的主人,然而他們的真實身份卻是赤色中國待宰待割的奴隸。圖為2021年6月9日北京街頭宣傳牆面。(Noel Celis / AFP)

直到今天,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大國的紅色中國實行的是馬克思主義。而從馬克思留下的許多沒有發表的寫作中我們明白,馬克思不是甚麼無神論者,卻是一個撒旦崇拜者(溫布蘭,《馬克思與撒旦》)。

馬克思主義視人類文明為一種謬誤。世界上唯一倖存的文明古國:中國,也就成了共產主義必除之而後快的心頭患。共產黨入侵中國的唯一目的就是摧毀這文明古國。從物質到精神上徹底摧毀它。

這就是整件事情最叫人齒寒的地方:意圖摧毀中華民族的撒旦門徒不但綁架了古國人民,更自稱是他們的爹娘,讓他們認賊作父,死心塌地聽命於他。事實上,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一個最大的騙局。中華民國的亡國奴生活在一個巨大的謊言中,失去了自己的祖國,也失去了真實。

最殘酷的謊言──無神論

一旦洗去謊言,恢復記憶,那道禁錮古國人民的紅牆就將崩毀。圖為成都武侯祠的一條小巷。(Liu Jin / AFP)
一旦洗去謊言,恢復記憶,那道禁錮古國人民的紅牆就將崩毀。圖為成都武侯祠的一條小巷。(Liu Jin / AFP)

在共產黨對中華民族的迫害中,最殘忍的是對人精神和心靈上的戕害。在黨的無數謊言中,最殘酷,傷害力也最大的,是他們向老百姓強行灌輸的無神論。唬弄百姓沒有神,這是最大,最殘忍的欺騙。

竊據神州大地不久,1951年,共產黨開始推行思想改造運動,目的是改變中華民族知識份子的思想,把他們腦中所有傳統的思想清除乾淨,使其臣服於馬克思主義。在思想改造中,叫人震撼的是對基督徒思想的強迫轉變。

基督教學校的教師被強迫參加思想改造課,集體坐在操場上,被灌輸人是猴子變來的進化論假說。無神論取代了創造論,唯物論取代了精神。這是共產主義毀人最根本的一步。把人和神的臍帶切斷,把人回天的路切斷。

在紅色中國,人的靈魂被消失。人對靈魂存在,永生不滅的信念被強迫消失。在所有被消失的事物中(歷史、真相、文物、傳統、人),靈魂的消失是最叫人悲慟的。

在今天,猶如文革再現,共產黨以最殘暴瀆神的方式破壞佛經聖像,褻瀆神靈,戕害僧尼。廟宇中佛像被敲掉、遮掩,寺院強迫關閉,僧尼被迫還俗,基督教教堂被摧毀,牧師被關,十字架被砍下。

撒旦對上帝的仇恨深入骨髓。紅色中國辦神學院,把牧師訓練為間諜,以牧師身份留學海外神學院,以從事間諜工作。在學校,他們教導這些牧師要假裝虔誠,熱切的禱告,把《聖經》倒背如流,信奉的卻是黨和馬克思主義。近代,它更把以色慾毀人的手段帶入宗教,以卑鄙的伎倆從根部敗壞宗教,讓神職人員背叛神,犯下了不可告人的罪行。

失去了對神靈的信仰,人也就失去了對神的畏懼,於是,人類傳統中的道德倫理被拋棄。國土上出現了假貨、毒奶粉、地溝油、豆腐渣工程,人心敗壞,道德失序。靈魂的消失帶來的是一場道德上的大災難。

在無神論、進化論的洗腦下,原本敬天拜祖的中國人被連根拔起,成了沒有根的飄萍,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忘記了自己是誰,忘記自己在天上的家。同時,無數謊言編織成的那張巨網罩在古國人民的頭上,把他們罩在黑暗之中。

紅牆內真實的中國

中國淪陷不久,紫禁城邊上的三朝國門:大明門、大清門、中華門被毀,以建造天安門廣場。二十多年後,它的原址上樹立起一座紀念館,裏面停放著陰森的毛屍。象徵國運的三朝國門被一座屍體代替,這件事的象徵意義不言而喻。

國土上,人們前來向這座冰冷的屍體敬禮。14億中國人被放到了撒旦的祭壇上,卻甘願排隊等待進入紀念堂,向一具摧毀了民族的屍體致敬。

在過去的一百年中,共產黨對神州大地山河文物的戕害已抵達臨界點。長江的三峽大壩和雅魯藏布江的大古大壩是一雙定時炸彈,一旦炸開,將毀掉大半壁江山。

另外,國土的地心埋藏著一座蜿蜒五千公里的地下核長城,從地心永遠地毀壞了神州大地的風水及生態。這座地下長城裏有數百枚核彈和作為器官移植供體的,沒有名字,失蹤多年,數目龐大的法輪功修煉人。

在共產黨竊國近百年之後,紅色中國取代美國,成為每年執行器官移植手術最多的國家。供體是關押在地下核長城的法輪功修煉人,關押在新疆「再教育」集中營的維吾爾族人,以及國土上那座無牆的監獄中的中華民族。

14億古國人民是囚籠裏的牛羊、犧牲品;割韭菜是一個生動的比喻:割到最後,割的是我們的器官,我們的生命。中共把唯物主義進行到底,把人徹底變成了價格不菲的商品,分割出售。

一百年的禁錮後,出現了一整個失去記憶的民族。出現了一整個生活在偽歷史,偽「當下」中的民族。無論是過去的七十年還是現在,中華民族都生活在一個無法碰觸真實的真空的牢籠中。

距中共實現它的大夢有多遠

中共建黨百年,世界共產黨要做的到底是甚麼?在這大瘟疫爆發的緊急時刻,我們要討論的是人類文明背後的潛流。這道潛流潛伏到今天,終於浮出地表。

紅色中國是共產黨向世界進軍的基地;人、物、自然資源、軍隊,都是其佔有世界的出發點。共產黨真正要做的是從中國出發,輸出革命,傳播腐敗,取代美國,佔領世界。這就是共產主義革命的最終目的。誠實說來,它已完成了一半。

中共進行的超限戰是一場結合了方方面面的戰爭:包括今天我們正在遭遇的生物戰、資訊戰、5G、經濟戰。以貪婪腐蝕人心,以染血的人民幣收買蠱惑人心,是共產黨從一開始到最後的策略。

紅色中國的百年強國大夢已來到了臨門一腳。2020大選後,半個美國已淪陷。我們自以為享有的自由已漸漸失去。主流媒體集體失陷,科技大鱷對資訊掌控和審核在加速度發生著。世界正在沉淪。

「我黨」的百年大夢已真相大白。中國共產黨存在的全部目的就是摧毀人類,它是共產主義的工具,而共產主義本身是一個偽裝。它的根源是光照幫。光照幫的背後是終極的黑暗力量,人類的千年敵人撒旦。

現在,我們來到了百年大夢的終站。現在,我們要把那一張欺騙的網羅搗毀,推倒禁錮中華民族的紅牆。一旦洗去謊言,恢復記憶,敲破那禁錮我們的殼,那道禁錮的紅牆就將崩毀。(轉載自《新紀元》,有節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