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學者日前撰文說,在中國有一句話,人怕出名豬怕壯,這對中國的成功企業家尤為正確,因為他們面臨額外的政治風險。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分析師弗格斯·瑞恩(Fergus Ryan)在「戰爭困局」(War on the Rocks)網站發表題為「中共與中國科技領袖的較量」(China Takes on its Tech Leaders)的文章。

他說,隨著2022年秋季中共第20次黨代會的臨近,中國的超級富豪們有更多理由保持高度警惕。因為不僅會有新提拔的高層領導,而且習近平很可能被確認,至少再擔任一屆領導人,或者終身擔任。而中國的億萬富翁們被中共視為其權力和影響力的敵對中心,他們很清楚自己的處境。

在過去一年裏,隨著政府試圖使科技公司越來越符合中國共產黨的目標,中國出現了國家監管機構和企業家之間的抗爭。到現在,中國最富有的一些企業家已經改為從事慈善事業,以避免受到政府「關注」。

馬雲的演講以及習近平的反應

去年10月,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發表演講,嚴厲批評中共的監管體系。馬雲告訴與會的中國金融、監管和政治機構成員,監管體系正在扼殺創新,需要進行改革以促進增長。

一位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馬雲對金融監管機構的批評非常尖銳,就像被人打了一個大耳刮子。

隨後,馬雲的螞蟻金服IPO被叫停,隨後阿里巴巴面臨反壟斷等巨額罰款,他自己也淡出了公眾視野。

瑞恩說,馬雲的演講以及習近平的反應成為監管機構的一個轉折點。幾個月前,中共反壟斷機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提出了對2008年反壟斷法的首次重大修訂,包括對大型互聯網平台的規定。

監管調整 私企被納入國家範疇

在過去,中共監管機構對中國科技巨頭基本上採取了寬容態度,傾向於追求技術優勢和經濟繁榮,但這種寬鬆局面已經結束。

瑞恩認為,中共監管當局已將目光投向科技公司的根本性重組,希望確保它們繼續專注於技術創新,並與中國共產黨的戰略目標更加緊密地結合起來。

「對中國共產黨來說,大流行病和中美貿易戰是對他們仍依賴外國技術的嚴酷提醒。無論中國的科技公司喜歡與否,他們正被納入北京最高政策官員江金權所說的『整個國家(體系)』的做法,以減少對外國技術的依賴。」瑞恩解釋說。

江金權是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被稱為中共黨建領域的權威。此前,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直由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兼任。

瑞恩表示,雖然美國、歐洲和中國的監管機構都擔心,科技巨頭建立的市場力量扼殺競爭,濫用消費者數據,並侵犯消費者權益;但是,中國監管機構約束他們國家的科技公司遠超上述擔憂,他們要的是「一種更廣泛的感覺,認為這些公司的利益與中國共產黨的產業政策或其實現技術自給自足的目標不夠一致」。

2020年9月,中共發布指令說,應加強「意識形態指導」,以「創建一個在關鍵時刻可以依靠的私營部門領導人核心小組」。

2021年8月18日,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的會議,概述了調整過高收入和「鼓勵高收入群體和企業更多地回饋社會」的計劃。

高管們突然爆發的慈善活動

科技高管們非常識趣,在習近平強調慈善事業美德後,僅一天,騰訊宣布它創建了一個500億元的基金,專門用於「共同富裕」。騰訊創始人馬化騰已經承諾將自己的20億元股份捐給慈善機構,而他的公司則表示將在社會和環境倡議方面花費500億元人民幣。美團網的創始人王興表示,他也將把其公司23億美元的股份捐給一個專注於教育和科學的基金會。

隨後,38歲的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即TikTok的所有者和經營者,在訪問他的福建母校時,承諾將花費5億元來改善當地教育。最近,智能手機製造商小米公司的創始人雷軍向兩個基金會捐贈了價值超過20億元的股票。

瑞恩表示,中國科技高管突然爆發的慈善活動,是他們在發現自己深陷困境之前,為爭取公眾輿論和積攢聲譽所做努力的一部份。還有些人,比如字節跳動的張朝陽、螞蟻金服集團的行政總裁胡曉明和拼多多的黃崢決定從公司高層退下來,完全退出公眾視野。

「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正在走回老路。已淘汰對中國科技億萬富翁的自由放任政策,改為呼籲更多的社會平等或共同富裕。習近平希望,不斷對外展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如何優於西方資本主義。」

「像馬雲這種受懲罰的億萬富翁來說……浮誇和直言不諱的領導風格已經過時,即使是馬雲自己現在也知道,太過出名會招致災禍,就像一頭肥豬會招來殺豬一樣。」#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