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演出被取消 獨家受壓內幕傳董事憤然辭職

原定於下星期在壽臣劇院舉行演唱會的歌手何韻詩,昨日(1日)在社交平台發文指,收到香港藝術中心通知,臨時取消她租用場地的預訂。

何韻詩批評,香港藝術中心並沒有提供任何說明表演如何違規的解釋和證據。她強調,網上直播的演出會將如期於9月12日晚上8時進行。

不少人在貼文下留言,唱作人晴天林質疑,「好意思叫香港藝術中心,荒謬,打壓無處不在」。社工劉家棟對何韻詩表示支持:「場地容不下人,但人容得下人。撐!」

何韻詩則表示:「多謝大家,我OK,撐得住。當一個城市連一個演唱會也再也容不下,作為歌手更要放聲唱、高聲唱。」

民主黨經濟事務發言人陳堡明批評,香港藝術中心在距離演出僅一星期時突然取消合約,有違合約精神,質疑是否受壓後作出決定。民主黨要求香港藝術中心就事件作出詳細交代,以釋公眾疑慮。

藝術發展局前文學組主席、作家寒山碧對大紀元表示,希望對不同政見者寬容,不要堵人謀生之路,讓人有尊嚴地活下去。

另外,大紀元收到獨家消息指,藝術中心董事局一名成員認為取消場地是「不公義的」,因而辭職。記者昨天向藝術中心去信查詢消息是否屬實,不過尚未得到回覆。

對於何韻詩演唱會臨時遭香港藝術中心取消場地,有知情人士向大紀元透露,藝術中心曾遭國安部門上門施壓。過去兩星期,國安人員曾與藝術中心開會,並威脅如演唱會照常舉行,會每天派出警務人員包圍藝術中心,截查進出者。消息也指,依照「國安法」條文規定,參與會議的人士不得向外透露這一次會議的內容。

大紀元記者昨天向警方查詢,警方國安處是否向藝術中心施壓,是否在調查何韻詩,但尚未收到回覆。

警方昨天發布新聞稿表示,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正就「612人道支援基金」涉嫌違反「國安法」或其它香港法例展開調查。警方根據「國安法」向高等法院申請「提交物料令」,要求有關人士提供與偵查危害國家安全罪行有關的資料。

何韻詩是612基金信託人。612基金在8月18日宣布停止運作以來,紅色媒體連日追擊何韻詩,《文匯報》在上周二(8月24日)引述消息稱,執法部門正在關注何韻詩。另外,《星島日報》也在上周四(8月26日)發表社論,批評壽臣劇院向她出租場地。

港大博士生關注勞工議題 於廣西遭國安關押

一名在香港大學就讀社會系博士的大陸學生方然,於8月26日在廣西南寧市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國安人員帶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方然的父親方建忠透過微信,以「救救孩子」為題發布消息指,其子方然現年26歲,於2013 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考入清華大學社科學院,2018年到香港大學社會學院攻讀博士,主要關注中國的勞工議題。

方建忠對於兒子被捕「感到非常驚訝」,又稱兒子「絕不是破壞黨的事業的犯罪份子」,「絕沒有動機、也沒有足夠現實條件去從事任何違法亂紀的活動」。

根據方然於香港大學的個人網頁介紹,他曾於一間非政府機構及社交媒體實習,他的論文內容以關注勞工關係、勞工組織及相關運動為主,分析及比較大陸不同方式的勞工賦權。

《立場新聞》引述香港大學發言人回覆指,大學知悉事件並正在了解中,會在有需要時為方同學和他的家人提供協助。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昨天(1日)亦有在社交平台(Facebook)轉載有關消息,並呼籲市民大眾廣傳。

巨人教育宣布倒閉 27年老牌教育機構落幕

8月31日,成立27年的大陸老牌教育機構「巨人教育」宣布倒閉。

巨人教育在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指,因經營困難,秋季將無法繼續向學員提供教學服務,也無法滿足家長的退費要求。公司會把學員轉到其它培訓機構上課,也委託第三方機構協調轉課方案等,希望藉此減少家長們的損失。

創辦於1994年的巨人教育,是針對5至18歲青少年的全學科教育培訓學校。

中共當局7月推出「雙減」政策後,巨人教育於8月中旬就傳出積欠員工薪水、老師聚集討薪等消息。

據上游新聞報道,有家長透露,暑期給孩子在「巨人教育」報名上過幾堂課後,任課老師稱因工資已被拖欠兩個多月無法再上課。

據悉,8月中下旬一次行業內部溝通會上,巨人教育相關負責人向是其核心股東求助,但未能獲得注資。知情人士表示,巨人教育的資金缺口共人民幣3000餘萬元,1.5萬餘名學員中多數選擇兌課轉課,但「一對一」的學員家長在兌課方面有顧慮,希望退費。

騰訊又挨一刀 放棄音樂版權獨家授權

8月31日,騰訊通過官方微信發布聲明,宣布放棄音樂版權獨家授權。

聲明稱,截至2021年8月23日,騰訊已與絕大部份上游版權方解除獨家協議。未能按期解約的上游版權方也可向其它經營者進行授權,不會追究責任。

騰訊一度掌握中國國內90%的音樂版權,騰訊音樂也成為全球最大的在線音樂平台之一。

中共監管總局早前以反壟斷為名,於7月24日發布文件,要求騰訊在30日內,放棄與唱片公司的獨家串流版權。否則,有知情人士曾指,騰訊將面臨百億人民幣的罰款。

近日,中共又提出「共同富裕」,第二天,騰訊即出資500億助力,向當局表忠心。有評論指,騰訊今次放棄音樂獨家版權,是在當局監管之下,被迫又挨了一刀。

中國人收入50萬元以上 恐成被調節對象

中共當局日前提出「共同富裕」政策,稱要合理調節過高收入,中共官媒近日釋出「高收入」的標準,指家庭年收入50萬元人民幣者就算高收入,恐將成為被調節對象。

8月31日,中共人民日報社旗下的《中國經濟周刊》,發布了一篇名為《共同富裕新路徑:多高收入會成為調解目標?》的文章。文中引用中共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的說法,稱年收入50萬元(人民幣)以上,可認定為高收入家庭。報道也引述專家學者的看法指,超過當地平均收入3倍的人就算是高收入。

有網民留言說:「共同富裕不是該提高低端打工人口的福利嗎?怎麼去打壓高收入打工人了?這是共同富裕還是均貧卡?」

據彭博社報道,中共當局已將浙江指定為「共同富裕」政策的試點,浙江省是阿里巴巴和吉利集團等大型企業所在地,私營企業佔全省生產總值的66%。中國十大富豪中,有4人都在浙江杭州開展業務。

中共官方稱,將以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和精準性,合理調節過高收入。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中產階級首當其衝。

彭博專欄作家舒曼撰文指出,中共當局提出的「共同富裕」以及一系列的產業鎮壓政策,引發恐慌,抑制經濟創新活力,新政策等於掐死中國經濟發展。

網友揭母親打疫苗致死 微博監督員「闢謠」並封號

施打中共疫苗後致死事故不斷發生,日前有微博網友因披露母親打疫苗去世後被封號,微博監督員出面「闢謠」並且聲稱「事主母親還活著」。

8月24日,網名「tomo醬醬」的微博網友發帖說:「我媽媽3.26打的北京生物第一針,3.31紫癜藥物性皮疹,6.30過世了!」帖中的「北京生物」是指國藥集團研發的中共病毒疫苗。

當天,「tomo醬醬」還轉發一篇有關打疫苗後血小板減少的帖文,並評論說:「那些有血小板減少基礎病的人看看這條裏面的評論!之前作為禁忌症說不能打,現在禁忌症裏看不到了!至於能不能打不要問我!但是你打了出事會歸為耦合自己承擔後果!」

所謂「耦合症」官方聲解釋為「受種者在接種疫苗時正處於某種疾病的潛伏期,接種後這種疾病發作,與疫苗並無實質關聯」。

「tomo醬醬」發布母親死訊後,很快被封殺帳號,一個署名「Shine季浩洋」的微博監督員出面指控「tomo醬醬」捏造故事博取流量詐騙,「對國家造成了不利影響」,並稱「tomo醬醬」已被警方拘留,她的母親還活著等。

事發兩天後,「tomo醬醬」又創建新帳號,並公布了母親的死亡證明和火化證明。微博監督員拒不認錯,依然堅稱「法律不會讓你隨隨便便拿個藉口來污衊國家,疫苗有沒有問題捫心自問」等等。

上述微博監督員配合當局編造「維穩謊言」被揭穿,有網友批評微博監督員「一言不合就扣帽子,這不就是紅衛兵」。

微博監督員只是中共龐大的網絡審查機制中的一小部份。當局要求每個網絡平台都必須有專門團隊審核用戶發言,刪帖封號早已成為其日常操作。

C.1.2新變種病毒已在9國出現 傳染性更強

一項新的研究顯示,中共病毒的C.1.2變種目前已在9個國家發現,該變種集合了其它毒株的特徵,因此「更具傳染性和抗藥性」。

C.1.2變種於5月在南非首次發現,此後又在中國、英國、紐西蘭、瑞士、葡萄牙、毛里求斯、博茨瓦納和剛果出現。

研究人員稱,與最初在中國武漢發現的原始病毒相比,C.1.2變種發生了更多的突變,這些突變在某種程度上逃避免疫系統,使現有的疫苗更難應付。與其它中共病毒變種相比,C.1.2變種更有可能導致嚴重的疫情。

除了C.1.2變種,還有幾種在全球傳播的中共病毒變種受到科學家的關注,包括Alpha、Beta、Gamma和Delta,其中,Alpha、Beta和Delta在傳播和免疫逃逸方面對全球影響最大。

截至8月20日,科學家已獲得近百份C.1.2變種相關的測序報告。

塔利班向北京示好 中共「又愛又怕」

美軍在8月30日完成阿富汗撤軍後,塔利班發言人沙欣(Suhail Shaheen)同日向中共喊話,尋求外交及經濟支持,還稱讚中國是「偉大的鄰國」。

沙欣在接受《南華早報》旗下刊物《本周亞洲》訪問時稱,塔利班希望與中共合作,並已準備好與中方就如何促進兩國關係、建立地區和平以及幫助阿富汗重建交換意見。

而在8月31日的記者會上,當被問及中方是否會承認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仍然迴避作答,僅聲稱希望阿富汗組建開放包容、有廣泛代表性的政府,同各國友好相處,順應本國人民的願望和國際社會普遍的期待。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27日,中共外長王毅高規格接待了塔利班代表團。有分析認為,現在中共對塔利班是「又愛又怕」,進退兩難。

旅居美國的中國獨立學者劉仲敬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的中亞政策以前一直是跟著俄羅斯走的。「由於俄羅斯、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土庫曼斯坦等旗幟鮮明地支持反對塔利班的『北方聯盟』,中國不敢輕易表態」,以免得罪中亞五國、威脅上海合作組織。

他指出,美國撤出阿富汗對中國的打擊很大,中共正在阿富汗議題上面臨著艱難的考驗。劉仲敬說:「中國(中共)並不能控制塔利班,它只是在看到塔利班勢力不斷擴大的情況下,不得不跟危險的鄰居提前搞好關係。避免它成了像巴塔阿蓋達組織和伊斯蘭國一樣的威脅。」 

美東時間8月31日下午,美國總統拜登宣布,隨著美國最後一架軍機離開喀布爾,美國正式結束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

拜登表示:「在阿富汗經歷了20年的戰爭之後,我拒絕派另一代美國兒女去打一場早就應該結束的戰爭。」

他還提到,美國必須在外交政策上面對兩個教訓,並將注意力轉移到來自中、俄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