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氏家族在民間被稱為「孫半城」,因為「半城財富是孫家,半城大院是孫家,半城文章是孫家,半城人才是孫家」。

中國民間有「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的說法,老人們也常說要「積德啊,積德」,而積德又有積陽德和積陰德之分。甚麼是「陽德」和「陰德」呢?

簡單地說,人為善而為他人所知曉,是為「陽德」或「陽善」;人為善而他人不知曉,即暗中做好事,沒有刻意告訴別人,則為「陰德」,民間又稱之為「陰騭」。陰德雖然世人不知,但卻會被記載在陰間。

清代《了凡四訓》中說,積陽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稱讚而享有盛名,而積陰德者上天會賜予福報,或回報在積陰德者自身,或回報在其後人身上。所以「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的說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積陰德得福報的故事。

濟寧孫氏簪纓不絕

山東濟寧孫氏是海內名宗,清代「自孫玉庭始,孫氏輩輩科舉起家,代代衣金腰玉,四氏並歷清要。家門之盛,北方罕與其匹」。孫氏家族在民間亦被稱為「孫半城」,因為「半城財富是孫家,半城大院是孫家,半城文章是孫家,半城人才是孫家」。

民間所言非虛。有著三百多年歷史的孫氏家族在濟寧擁有大約四萬畝土地,城裏 和鄉間共有三百多幢房屋,清末連續三屆狀元出自孫氏家族,孫家出過軍機大臣、封疆大吏、大學士以及京師大學堂的首任校長。

孫家發達始於孫玉庭,他在嘉慶至道光年間任大學士、兩江總督,有三個兒子,兒子孫瑞珍官至尚書、孫善寶官至江蘇巡撫。孫善寶之子孫毓溎,道光二十四年中狀元,他是山東上次中狀元一百年後出現的第一個狀元。中狀元後,孫毓溎在翰林院任編修,後出任雲南學政,官至浙江按察使。此外,與孫毓溎同輩的孫毓汶,科舉考試中了榜眼,後官至尚書。

據說孫氏家族之所以發達、簪纓不絕,是因為其有陰德。乾隆年間,有一個叫孫擴圖的人中了明通榜。明通榜指的是雍正乾隆年間,在會試落第舉人中選取文理明通者補授出缺的學官,於正榜之外另出一榜。

中榜後,孫擴圖被任命為錢塘縣令。在錢塘縣境內的山中,居住著一些明末躲避戰亂的避難者,其後人依舊穿著明朝時的服飾,而且從不進入縣城,依舊按照以往的生活方式生活。一日,有人報告官府說他們正在策劃謀逆,知府聽說後準備派大軍剿滅。孫擴圖擔心大軍一至,生靈塗炭,因此建議說,由自己入山察視,如果那些人真的有謀反跡象,知府再發兵也不遲。

知府同意了他的建議。孫擴圖喬裝改扮進入山中,發現居住者皆是良善之民,遂公開了自己的身份,並勸他們改變髮飾、服裝,服從清政府的管理。這些人聽從了他的建議。

孫擴圖回來後,向知府報告了所見所聞以及山中居民願意臣服之意,知府免除了這些人的罪過,將他們登記造冊,一共有一千多戶。

這位孫擴圖就是孫玉庭的父親,其後孫家從孫玉庭開始,累世科第,簪纓不絕。這應該是孫擴圖拯救了一千多戶的福報吧。

圖/公有領域
圖/公有領域

浙江許氏四代登科數十人

清朝浙江仁和縣許氏一族,四代登科者有數十人,官至尚書、侍郎者也有數人,世人皆推其為世家大族。其家族有此福報,相傳是因為他們的先祖許樂亭先生有陰德。

許樂亭在雍乾時期為申韓老手,即精通刑名法術的專家。他先是在陝甘兩省的一個縣城做刑幕,即處理司法訴訟的官員。在剛就任時,恰好臬司衙門下文調取某個案子的案卷,在提交前,許樂亭檢查案卷,發現牽連者非常多。

臬司衙門平素以嚴苛著稱,許樂亭擔心很多人會被冤枉而死,就乘夜焚燒了該案卷,知道自己脫不了干係,亦投火自焚。等到其他人發覺起來救火,許樂亭才得以活了下來,但雙手已徹底被毀。

後來,許家子孫先後中第,逐漸顯貴。在有一定積蓄後,許家購買了橫河邊上的一處大宅院。此處宅院曾經鬧鬼,在許家搬入前,守宅者聽見有鬼語說:「主人至矣,當避之。」自此,宅院不再鬧鬼。

有擅相術者說,住在此宅子中主顯貴,但做官做不到宰相之位,得科名不能中狀元。果如其言。許家後人中以許文恪最為有名,他以榜眼之名官至尚書。

何家公子做官背後有原因

晚清山東曹州有一位有很多田產的何姓富翁,他膝下三個兒子,長子舉孝廉,次子亦在諸生中拔萃,二人都在河南作了候補縣令。他們還在汴梁城營建大宅院,飲食也極為講究,他們還常常宴請賓客。

然而,令很多人不解的是,何家這兩位公子並不擅長作文,偶有小作,也讓人有「弄獐伏獵」的感覺。

何家公子沒啥文采卻做了官,自然讓不少人很納悶。有知情者說,這大概是何老爺積了陰德。他們所在的州瀕臨汶水,有一年秋天發大水,很多居民家房屋田地被淹,人們扶老攜幼在官堤上避難。當時很多人沒有吃食,何老爺知曉後,就將剛剛收穫的穀物分發到各家糧店,還低調地派家丁到堤壩上煮粥賑濟災民。災民們靠著何家的賑濟,熬過了最初的三天,官府的賑濟才到。災民沒有一個人餓死,而何家儲糧盡空,自家也只能買米過活。

事後,官府詢問何老爺,他提供的那些糧食怎麼算,是捐贈還是借給災民?何老爺說悉數捐贈,而且他也不要官府的嘉獎。因此,知道何老爺善行的人並不多。

過了沒多久,何家兩位公子先後中第為官,這正是上天對何老爺善心的回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