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外媒曝出,華爾街金融家可能正在繞過拜登政府,策劃和中共官員舉辦一場「圓桌會議」,那麼,華爾街想和中共談甚麼呢?而中共又在「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任務之下,給華爾街留了甚麼後門呢?

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傳聞「中美金融圓桌會議」秋季舉辦

8月25日,彭博社報道說,由華爾街金融家和中共官員組成的「中美圓桌議會」,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以視頻方式再次舉辦。有消息人士說,會議聯席主席,巴瑞克黃金( Barrick Gold)董事長約翰·桑頓(John Thornton)已經到了北京,和中共金融界高層官員劉鶴、方星海等會面。

報道中說,北京最近對本國一些企業的監管「燒到了」(burned)國際投資者,讓美國商界感到困惑,他們尋求對北京最近的舉動有更多的了解。報道還說,商界正繞過拜登政府,直接和中共官方對話,以獲得擴大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

而對於這個「圓桌會議」,證監會和國外都沒有相關的回應。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這個「中美金融圓桌會議」產生的背景。

「中美金融圓桌會議」(China-US Financial Roundtable),是在2018年中美緊張關係升溫的背景下誕生的。當時正值中美貿易戰,而華爾街的這些金融家就是繞過了特朗普(川普)政府,去和中共高層會面。

2018年11月9日,白宮顧問納瓦羅,在一個演講中提到,華爾街高層想要美國結束和中國的貿易爭端,他們試圖向特朗普施壓,跟中共達成協議,納瓦羅稱這些華爾街高層是「未註冊的外國代理人 」。

貝萊德在大陸發售首款產品

在這一次的「圓桌會議」傳聞出來之後,8月30日,中國首家外資獨資的公募基金貝萊德在中國大陸市場公開發售首款產品,將在新能源、消費、數字化、養老健康以及產業創新升級這五大領域中,尋找中國股市的超額收益。

目前,貝萊德(BlackRock)是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截止今年6月30日,所管理的資產規模達到了9.5萬億美元,大致相當於人民幣61.76萬億。

從2020年4月1日開始,中共證監會取消了證券公司外資股比限制,意味著對外資券商持股比例的限制徹底放開了。根據大陸媒體消息,在取消限制的當天,就有兩家美國公募基金提交審批申請。去年8月21日,貝萊德獲得中共證監會核准,設立貝萊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註冊地在上海,成為中國首家外資獨資公募基金管理公司。

有投資界人士認爲,召開「中美金融圓桌會議」的傳聞,和貝萊德發行首款產品的消息,一前一後出來,反映中共當局和華爾街金融家們已經勾兌好,讓貝萊德能賺到錢,這是中共當局給華爾街打開了一個在中國市場賺錢的「窗口」,讓它們覺得,這是千載難逢的進入中國市場賺錢的機會。中共利誘華爾街巨頭,目的是讓它們成為中共在美國的代言人,影響美國的政治和經濟政策。

美投資者重返中概股

資本逐利,不僅華爾街的金融家開始行動,中國大陸媒體說,美國的投資者也再次開啟了投資中概股的行情。

美國的女巴菲特凱茜·伍德(Cathie Wood),旗下的ARK基金在幾乎清空中概股之後,8月23日,旗下一隻指數股票型基金(ARKX)買入了超過16萬股的京東ADR,結束了7月底以來連續拋售的態勢。

與此同時,彭博社的報道顯示,追蹤98隻中概股的納斯達克金龍中國指數,在過去6個月裏重挫46%。但是受到投資者逢低買入推動,8月24日,該指數大漲超過8%,連續3天收高。

那麼,為甚麼在8月23日之後,華爾街和投資者幾乎同時開始轉態了呢?這和「中美金融圓桌會議」的消息有甚麼關聯嗎?

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提到,在中共打出一系列監管組合拳,並宣稱「守住了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之後,就開始向美國示好了。那麼,我們再簡單回顧一下。

8月20日,在易會滿的講話中,提到了資本市場的關鍵三點是:要繼續推進資本市場制度型對外開放;推動中美審計監管合作;支持香港資本市場穩定發展。

8月22日,中信證券發布報告說,「政策和經濟前景的分歧造成投資者行為紊亂,市場風險釋放已接近尾聲。」

8月23日,中港股市平穩微升。

接下來,市場上就出現了我們剛才提到的諸多消息,美國散戶開始重返中概股,華爾街和中共計劃舉辦圓桌會議,以及華爾街金融機構在中國市場展開的行動。

中共官方稱要「開展跨境會計審計監管合作」

其實,在8月23日,資本市場還有一個重磅信息。

中共國務院網站當天發布了一份文件,文件稱,要「開展跨境會計審計監管合作」,維護國家經濟信息安全以及企業合法權益,並增強國際公信力和影響力。

這表示,在中共國務院的層面,已經在向美國妥協示好。

雖然這份文件是8月23日發布的,但是從日期上來看,7月30日已經成文。所以按時間來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8月20日講出要「推動中美審計監管合作」,應該也是在這份文件成文之後做出的表態。

而從7月30日到8月25日之間,華爾街的金融家是否正在和中共的高層會面呢?

從時間順序上看,在中共的頻頻示好下,關於華爾街和投資者的消息釋放的也很有節奏,不能不說配合的很默契。這也很難不讓人懷疑,在消息的你來我往中,中共和華爾街已經繞過拜登政府進行了談判。

雖然,雙方會面的具體內容無從得知,但是,有兩件事情比較清晰。

首先,就像繞過特朗普(川普)政府一樣,華爾街的金融家們,在中美貿易戰時向特朗普政府施壓,現在也在繞過拜登政府,不排除是為了獲得中國市場的利益向拜登政府施壓。

其二,如果這個「中美金融圓桌會議」在年底前召開,中美兩國金融市場的融合度將會更高。這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況下,將讓美國政府很難和中共在金融領域脫鉤,也會在金融制裁上增加難度。

這些,都是中共在華爾街的金融家身上明顯有利可圖的方面,但是,此刻上了中共船的華爾街,利益會有多長久呢?

中共對抗資本、對抗美國 華爾街的危機

大家知道,現在一些投資大咖們,也開始研究習近平所講的話了,因爲想要找出下一個被監管的行業,那我們,也試著來找找習近平的思路。讓我們回到去年年底時,並從內部政策和外部因素兩方面來看一下。

在2020年12月召開的中共經濟會議上,中共列出了八個2021年經濟工作的重點任務,「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就被列在其中。

對於極權中共,首先不能允許資本凌駕其權力之上,也不會允許不受其掌控的資本和權貴,以及地方權利結合。

順著「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思路,今年以來,中共在多個領域的一通亂打,也就都有了解釋了。近期被監管和整頓的行業,從互聯網、到教培行業,再從白酒、醫藥到演藝圈、房地產,無一不滲透著資本的身影。

那麼對於深入其中的華爾街資本,是不是也存在風險呢?

不過,中共在「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同時,總會給資本留一條路,也是唯一的一條路,那就是「跟黨走」,這也是我們看到貝萊德所提到的投資主題,像是新能源、消費、數字化、養老健康以及產業創新升級這些領域,都是中共希望資本來支持的領域。

我們再來看一下外部因素。同樣是去年年底,從11月13日到11月30日,在半個月多一點的時間裏,習近平三度提到「備戰打仗」。當時也正值南海、台海局勢緊張,中美對抗升溫之際。可以看到,習近平的「備戰思維」是一直持續下來的。

不論中共在內對抗資本、還是在外對抗美國,華爾街都沾點邊兒了,那對這些一心想在中國市場發展的華爾街金融家們,目前看來,利益之下還是想要與虎謀皮,但是想想中共竊權以來,是如何對待那些被其利用過的資本和資本家的,華爾街或許應該重新審視在中國的風險回報。@

策劃:財商經濟研究所
撰文: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