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期推出的「雙減」教育政策,引發爭議。有學者對大紀元表示,大陸學生的壓力實際來自中共治下的社會不公,中共所謂「雙減」的極端手段無法解決根本問題,在當前的環境下也行不通。

中共教育部8月末稱,為落實「雙減」(減輕中小學工作負擔、減輕校外培訓負擔)政策,「小學一二年級不進行紙筆考試,其它年級由學校每學期進行一次期末考試」;「不得組織周考、月考、單元考試等其它各類考試」;「不得以任何名義設置重點班,不得按考試結果分班、排座」;「嚴禁要求家長檢查、批改工作」等等。

上海市早在8月初已聲稱:「小學取消期中考試,期末考試只允許有語文和數學兩門科目,中小學禁止聯考和月考,不得組織學生購買未經國家或上海市審查通過的書本資料。」

上述規定在大陸社交媒體引發熱議。網民「有多少偏見就有多少偏愛」說:「小學一二年級沒有英語課了,課後工作也取消了,連考試都取消了。得,等於再多上兩年幼兒園。」

網民「盧曉周新媒體」留言說:「小學低年級要不要考試?當然需要考試,無論減負到甚麼程度,這與減負也沒有甚麼關係,幼兒園也得用小紅花來獎勵激勵孩子,怎麼小學就不能考試呢? 」

分析:中共「雙減」違反基本的教育規律

針對中共的「雙減」政策,北京法學博士李先生8月31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所謂的學生課業壓力,只是個表象,中共採取極端的取消考試的手段,違反基本的教育規律,也沒有解決根本問題。

他說:「哪能說你把學校正常的這個考試都取消呢?古今中外的人類積累了多少年的一種基本的教育規律,必須得有適度的考試來給學生施加適度的壓力。」

李先生表示,大陸中小學生的課業壓力重,主要原因之一是社會財富分配不公導致的生存壓力,「是解決這個問題,而不在於放棄學校正常的考試。」

他說:「現在問題是經濟循環的末端,就是分配這個環節嚴重的不公,這個不公持續時間太長,不說是絕無僅有,也是在世界上非常少見的,所以你現在要解決社會分配不公後,再強調個人技術,跟自己能力相對應的那種社會分工,而且社會分工所導致的分配收入差距不能如此的懸殊。」

北京師範學院副教授李元華31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中國本來是一個重視教育的民族,這是中國的文化傳統,「(但)中共內心裏是反傳統的教育,它其實是暗含著『知識越多越反動』的意思,今天雖然不宜拿這個話來說,但從新包裝一下,包裝成減輕學生負擔,來做的一個教育改革。」

分析:中共「雙減」是打著新幌子騙人

李元華教授分析認為,中共所謂「雙減」具有欺騙性,如果底層老百姓相信中共,將會受到很大的傷害,但他相信多數人不會被騙。

他說:「家長讓孩子通過教育有一個好的未來,是一種樸素的要求。從中國這樣一個現狀來看,中共的任何改革都是徒勞的,只能打著一些新的幌子矇騙一些人。」

上海市取消考試的規定引發部份網友熱議。網友「daisy小喵攢RP」回應說:「在上海80後的父母都知道英語有多重要,說難聽點,學校教的家長根本看不上,現在很多人都讓孩子聽原版廣播、看原版書和加強口語鍛鍊,畢竟你要考四六級雅思托福,去外企面試要是連英語介紹都說得磕磕巴巴誰要你。」

李元華教授還表示,多年來中共令大陸社會產生了巨大的貧富差距,以及教育畸形發展,它的這「雙減」在整體上是行不通和不可持久的。

他說:「中共自己從2000年之後搞的這種教育產業化,它使得高等教育畸形發展了,已經把這個攤子鋪大了,已經往這個趨勢走了,再退下來或者往後走的話也不大可能。」

「它(中共)把這個人心全給搞亂了,所有的人其實一切向錢看……對於底層百姓來講,他唯一改變身份的方式就是要通過自己的孩子學習好,這是他唯一的一條路。」

李元華教授說,「中國(中共執政後)這麼多年,真正勤勤懇懇、實實在在的勞動者是被人歧視和踩在腳下的,所以家長不可能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去朝這個方向去努力的,並不是說中共一個教育領域的一個政策變化,一個號召大家就奔去了。」

「中共高官早早地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海外去學習,甚至有的已經入外國籍了,這事真是太多了;而稍微有錢、有能力的人也把孩子都送到海外去了。」他說,「制定『雙減』政策的官員,他們家自己的孩子,他肯定讓他從小去學一些特長,包括英文、語文、數學,他哪樣都不會讓孩子去落下。」#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