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湖北省鄂州市訪民吳玉喜前往北京上訪,被當地截訪人員暴力綁架及非法控制人身自由。在強制遣返後,當地政府以疫情為由將他關押在酒店裏。

8月31日,吳玉喜告訴大紀元記者,她是8月28日晚上坐火車前往北京工作,第二天早上到北京西站後,被自稱是鄂州警察的截訪人員攔截。

「我要他們出示證件,他要我跟他走,我說我不認識你們,不跟你們走。」吳玉喜說,「其中一個人拿出證件,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就放進口袋裏面,他說他是我們駐京辦的。」

「我沒看清,也不讓我拍照,然後他就限制我的自由。當時是有三個人,包括鄂州市駐京人員吳飛。」

吳玉喜揭露,吳飛2019年也參與了對她的截訪。當時他在北京大興把她劫上一輛黑車,強制押她回戶籍地,途中她還被押送她的黑保安暴力毆打,致使她遍體鱗傷。

「這次(截訪)又是在北京西站。我就打電話報警。警察出警就把我們帶到了派出所,說調查我的事情,他們檢查我的包,檢查我的東西,然後登記了我的身份證。」

吳玉喜說,「在派出所,我打電話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我的朋友,請她們幫助我,期間我要回了我的身份證,要離開時,他們不讓我走,要帶我去吃飯,帶我去旅館,我拒絕了。」

「8月29日下午,有一個警察說,我和政府對抗。我說我是手無寸鐵的弱女子,用甚麼和政府對抗?我從2月份一直到現在都沒法工作,被地方維穩人員搞得我不能正常上班,沒有經濟來源,但日子還要過下去,所以這次前往北京工作。」

吳玉喜說,後來派出所警察讓她走,剛出西站就有七八個男的上來把她綁架後扔到車上,把她的手機和身上所有東西都搶去了。

她說,她當時高喊「打倒腐敗、打倒貪官、打倒湖北惡勢力」,「非法限制老百姓的人身自由」,「在你們警務室不遠處,在你們配合下,我被截訪人員非法的綁架。我沒有反抗能力。」

吳玉喜說,「三個男的把我扔上一個黑色的7坐麵包車上,把我拉回當地,扔到了一個島裏面,鄂州市梁子湖區梁子島。把我非法關在這兒。我要走他們不讓。」

「我打110,沒想到出警的警察陷害我,讓我簽字,那上面寫我是全國重點上訪人。給我的回執上面沒有派出所的公章。8月31日早上他們還不讓我走。」

她說,「這兩天搞得我身心很焦慮,很疲憊。在島上的水陸派出所做了筆錄。結果非法拘禁我。出來之後他們把我帶到梁子島的天星酒店隔離。」

「這裏有四個男的兩個女的,包括我們的村書記。我說要回家,他們不讓,我說報警,派出所的警察說請示上級。我打了十幾個電話,問題沒解決。」

吳玉喜說,「我現在手上和腰上都是傷,我告訴了我姐,讓她截圖曝光出去。我現在連犯人都不如,犯人還有個活動的時間、活動的區域。我沒有自由。」

「我希望我們國家能按照憲法,按照法律給老百姓應有的保護,不能給老百姓逼上絕境。我們訪民過著討飯(乞丐)都不如的生活,走在街上突然被截訪人員塞上車,這已成生活的常態。」

據悉,吳玉喜是湖北省鄂州市梁湖區太和鎮花黃村上吳灣十組村民,2011年政府侵佔她家的耕地和宅基地,剝奪她的被救濟權,逼迫她走上上訪之路。上訪期間她遭地方當局打壓、綁架、關黑監獄。

她說:「我的信訪路走了10年了,有的訪民信訪甚至走了40年,到現在問題都沒有解決。」

「我們訪民面臨的是貧窮和苦難。沒有正常的生活,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經常住在公園裏、馬路上、大橋下,過著不是人過的日子。能吃上一頓飽飯、睡上一個安穩覺都是奢望。」

吳玉喜表示,如果政府為老百姓主持公道,沒人願意千里迢迢到北京上訪。上訪都是政府把老百姓逼得沒路走了,逼上絕路了才冒著很大的風險進京反映情況。

吳玉喜說,希望國際社會、媒體關注中國訪民的生存狀況。#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