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學家、財經專欄作家、城市大學金融及經濟學系客座教授羅家聰博士,日前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專訪,探討中共《反外國制裁法》如果在香港實施,會造成甚麼影響。

羅家聰認為,雖然目前制裁範圍小實質影響有限,但金融機構都需要超前部署,以防萬一中美制裁戰升級。他分析,美國了解大規模制裁會迫使金融機構不得不撤離香港,「問題是她(美國)是否想這樣」。他解釋說,二百多家外資銀行,落地的(零售銀行)屈指可數,其它那些銀行要走也非常容易。因此,如果制裁升級,他估計「多過一半(撤離)絕對不奇怪」,而且撤離的將不只是美資與歐資。

制裁的人少 可以砍生意應付

範圍廣就很難處理

羅家聰分析,目前中美雙方的「制裁」和「反制裁」,都「沒甚麼特別(實質)影響」,還侷限在擺姿態的階段。「美國也不是大規模制裁」,「來來去去就那麼十幾二十個人」。但是,「如果做到很大規模的話,就會有影響。」

對於大家都很關注的外資銀行業,如果因執行美國制裁,而被《反外國制裁法》夾在中間時,會如何應對?羅家聰分析說,「人少的話,比如十來個……不做他(們)的生意就算了,現在都(已經)是這樣,林鄭自己都說現金出糧。」

「但是如果範圍廣的話,比如說很多人受牽連,那麼問題就大了!那些銀行不知道怎麼cut(不做他們生意)……這就很難處理。」

金融機構需要部署

應對制裁戰升級

羅教授補充道,「對於銀行,或者金融機構來說,它也需要預先部署。萬一突然間(制裁/反制裁)升級,走到這個地步,可能會來不及反應。所以它現在可能都要有一個計劃,在必要的時候,才明白怎麼辦。」

「其實也很容易做的」,他接著說,「最多是撤走,不做了。如果不是(撤)的話,就cut(砍掉)外面的那些生意,它就是逼你一刀兩斷。」

羅家聰進一步分析認為,美國知道「大範圍制裁」實際上會製造出效果的,即「逼得中間一批人可能要撤走,包括比較大的那些美資零售銀行,也包括一批投資銀行」。問題在於——美國是否打算叫這些金融機構撤離香港;如果真的決心想這樣做,當然可以大規模制裁。美國也會預估中共將作出甚麼反應,「客觀地說,實際上會製造出這個(被逼撤離的)效果。問題是她(美國)是否真的想這樣。」

至於外資銀行業有多少人會開始考慮撤出,羅家聰表示沒有辦法知道,因為他們「有(考慮)也不會明說」。但銀行應該都會「有一個部署」,去應對「那個最壞或者較壞的情況發生」。估計可能就是考慮「那麼就趕緊走吧」。

能輕易撤離的外資銀行

「多過一半絕對不奇怪」

「撤走的話,其實也很簡單」,羅家聰解釋道,「香港二百多家外資銀行中,零售銀行……見到街上舖的那些(設有分行,做街客生意的),只佔十分之一而已」,其中美資和歐資的更是「數都數得出來」。(零售銀行有較多的員工、辦公室)「不知道他們怎麼打算,但其它那些(銀行),要走也很容易」;因為它可能只不過「在中環有一個office(辦公室),或者有一些設備,很可能哪個工序、資金已經轉了,我們外人當然看不到」。

「二百多家銀行,能下地的(分行)都是可以見到的,數得出來的不是很多家」,羅家聰說,「其它那些數以百計相對小規模的,如果要走也並非難事。」他猜測,能輕易撤離香港的外資銀行「多過一半絕對不奇怪」。然而,這對香港根本是一個災難性的打擊。

撤離的將不只是美資、歐資銀行

不只是美資、歐資銀行要用美金結算,「亞洲的其它地方銀行,同樣是以美金為主」。「取捨也很簡單的,就是他不可能放棄外邊的那些東西,去任人擺布。」「那個局也是再清楚不過了」,羅家聰繼續解釋。

至於說中資銀行,也都是用美金結算,未來他們會有何應變措施?羅家聰認為,「中資(銀行)也害怕,他們都cut(砍掉)那些高官的戶口,不是嗎?但是如果共產黨夾(針對)它」,「我們看到上面(大陸)的那些行業被它夾不就死光了嗎?所以(得)觀察一下它(中共)是不是想逼死銀行。」沒有美金,「說真的,其實我都不知道他們(銀行)能做甚麼?」羅家聰直言。

移民潮、走資潮

中共多做一點 走的速度就快一點

關於移民潮、走資潮的趨勢,羅家聰認為會一直這樣「keep住走」,「就算它(中共)不加碼,我想那些人也是這樣想的。只要中共再做多一點的事,走的速度就快一點。」「反制裁法」(如果納入香港《基本法》),「主要是影響比較猶豫不決的一批,中間那些三心二意、態度觀望,還不是很能確定的那些(人或公司)。」

為甚麼北京要在香港實施《反外國制裁法》呢? 羅家聰回答道:「不就是擺擺姿態嘛。人家有,它就有;人家做,它就做。那就是你一巴掌,我也一巴掌,實際上,就不是一大巴掌搧下去。」

他還強調,目前的所謂制裁,如果不升級,對一般人來說還是很「遙遠的」,比起頒布一條「人人適用」的法律,後者會「影響大一些」。但是「如果(制裁)升級,很多行業等都會受到牽連。假設情況真的發生,當然那個震撼會大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