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9年11月中國爆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以來,中共為清零實施大規模核酸檢測和強制隔離,以及近期越演越烈的強打疫苗,有分析指出,都隱含了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中共大發疫情國難財。

中共病毒Delta變異毒株自5月21日進入中國廣東的廣州、深圳、東莞,7月20日再次在江蘇南京出現,隨後蔓延至湖南張家界、江蘇揚州、河南鄭州、包括北京上海等14個省份,引發中國自武漢疫情後新一輪本土疫情。

截至8月27日,中共官方通報仍有2宗本土疫情,分別來自上海和揚州。重災區揚州目前仍有7個中風險地區,所謂清零政策下,超過100個居民小區以及集中隔離點繼續開展核酸檢測,而此前核酸檢測已超過11輪。

「清零」紅利還沒收割完

中共當局為甚麼一次一次「清零」?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前首席科學家曾光此前對媒體表示:「清零」有很大的好處,可以獲得促使社會安定、工業發展的豐厚紅利,「現在『清零』的成本在增加,但仍處於紅利期,我覺得這仗必須要打,按照清零打,因為中國清零的紅利還沒收割完呢。」

對為實現「病毒清零」所施行的大規模核酸檢測和封城造成的疫情管理成本該由誰來買單,他認為要算大賬,並以武漢舉例,稱武漢當初做千萬人核酸檢測花了9億元(人民幣,下同),「這個數字只佔武漢五六小時的GDP,那清零對它(武漢)是多大的促進,它賺大了。」

對此,美國生物科技公司副總懷海鷹博士對《大紀元》表示,官方的演算法和老百姓的演算法不一樣,它有大算盤,它在下一盤大棋,就像算整個GDP一樣。

「你看每次搞核酸檢測,花多少人力物力、折騰人很厲害,對老百姓和醫護人員都是苦不堪言,它把海關航運都給封住了,你看它的損失很大、每天損失不少,把老百姓弄得很苦,生意做不成了,貨運不出去,也進不來。但它看的跟你不一樣,它有別的收穫,你看歐美聖誕產品上不了架,海外的老百姓對他們的政府有意見;他們這麼算的,我把海運路運停了,看你受不受得了,反正各種產品在我手裏,不給你供貨了,你就受不了了,我這邊的人死活不在乎的。」

懷海鷹說,中共是站在自身的利益上,認為清零不僅能帶來生產、物流及商業的恢復,而且為實現「病毒清零」所施行的大規模核酸檢測還有巨大的經濟利益,「老百姓是死、是活、是多苦,它不管,能實現商業和工業產值化,能製造GDP,包括官員的政績,它是這麼算的。而且那個核酸檢測的確是一個大產業。」

為清零實施大規模核酸檢測背後

楊州邛江區一家火鍋店老闆李先生8月9日在做第6輪核算檢測時曾告訴《大紀元》,當局為達到疫區全員核酸檢測,健康碼增加了一個功能,「假如你核酸沒做,比如說通知你做第幾輪第幾輪,你沒去做,它就會變成黃碼,黃碼就要去隔離14天。」

截至8月28日,揚州已經做過10輪、上千萬人次的全員核酸檢測,並且檢測還在持續。

法國媒體今年3月報道,署名為「環球冷眼」的作者以標題「無休止的核酸檢測,創造了多少個GDP?」發文指出,從檢測方式到檢測流程都堪稱奇葩。

他寫道:「核酸檢測從最初的咽喉檢測和鼻腔檢測之後,今天,某些專家又發明了肛門檢測(肛拭子核酸檢測),真所謂疫情不停,檢測不止;檢測不止,創新不斷。」、「河北有的人連續9次核酸檢測才查出來了陽性,大連有的人,居然要連續11次才能檢測出來陽性。到底哪次是準的?」

他質問:「2020年中國GDP突破了100萬億,比上年增長了2.3%。這一年的GDP裏面有多少是核酸檢測這個行業貢獻的?」這文章當時就遭到網警的封殺。

懷海鷹披露,他們公司就是做核酸試劑的公司,「如果是定價5美元,成本費可能不到1塊錢或更低,歐美為甚麼貴?不光是材料費,因為還有人工成本,人工費貴。中國人工便宜,還要收那麼高的錢,為甚麼?它要賺錢。如果它大批量進口,可能1劑5毛錢都不到,但它就要收60元(人民幣,下同)1劑,也沒辦法,因為它壟斷了。」

中國為甚麼要實施大規模核酸檢測?「藉疫情大發國難財。」懷海鷹說,災難來的時候,它可以用更多的政策、措施、各種各樣的法律、規章來多收錢,「哪怕收很少的錢,但人多啊,那賺錢當然來得快,又有政策保護。」

還有那個隔離政策,「省和省之間旅行要隔離,回國也要隔離,隔離政策不一樣,7天、14天、21天,那個旅館費用成本可能100塊錢,他不讓你選旅館,他們有關係戶,要收500塊錢,400塊錢,媒體報道的例子,包括美國或者是歐美回國的,隔離十幾二十天,費用都自己出,還要全身檢查,檢查出病來還要治,還要收住院費,那都自己掏,一個人多少萬,那這就是賺大了。很多海外的業主、同學會、同鄉會、海外的生意人回國都受不了那個太高的收費。」

「那誰又把錢收了呢?政府、與醫療產業相關產業,尤其有關係的利益集團,這是多少萬億的大生意,這下子可以把那個甚麼健康、醫療的成本可以升好幾倍,比如10倍,那佔GDP的比重就可以升10%。」

強打疫苗也越演越烈為了啥?

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言人米鋒27日宣布,中國接種中共病毒疫苗數量26日突破20億劑次;而接種2劑的人數則在同一天達到8億8943萬9000人。

湖南省武岡市疫情防控指揮部辦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員8月11日對《大紀元》表示,強打疫苗是上級部門壓下的政治任務,「它作為一項政治任務考核」。

中共各地官員在這種高壓下,搞出了各種強打疫苗的亂象,跨區拉人、亂發錢、甚至強制按人接種。還有,不打針不讓上街,不讓去商店,甚至開除工作。澎拜新聞27日還報道,中共衛健委表示,新冠滅活疫苗可用於2月齡孩子。被網民批評「兩個月大的孩子也不放過。」

懷海鷹表示,「疫苗開發最耗成本的就是做實驗這部份,尤其人體實驗最難,現在有多少億人在當小白鼠,免費願意給它做,這些東西都是成本,買隻小白鼠都要給錢,這些人還不收它錢,它何樂而不為呢?」

「如果沒有利誰還搞藥,其實當知道這個藥怎麼做了,你成本可能只有表面標價的十分之一、千分之一都可能,中間的空間很大。你看中國搞那個農夫山莊賣礦泉水的都能成首富,那這個比礦泉水要賺錢得多,藥是救命的。尤其是這個媒體的一個宣傳,大家都很害怕。」

「為甚麼他拚命給你打?封城甚麼的成本很高,一天損失多少億,但這東西賺得更快。所以,我們說發國難財,發這個災難財,就是國家級別的災難,整個舉國體制、舉國的行動、舉國的封鎖、舉國的清零,這個舉國的政策一來,那真是悶聲發大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