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選擇從阿富汗撤軍的方式無疑是一個重大的公共政策失敗,不僅對美國和阿富汗人民,而且對自由世界也是如此。

同樣令人痛心的是,儘管美國長期參與,儘管美國提供軍事裝備和訓練,但阿富汗沒有一個機構能夠顯示領導力和力量,或協調對這一邪惡和危險的伊斯蘭極端分子恢復其專制獨裁統治的輕微抵抗。

現在,世界可能會看到一個基地正在形成。恐怖主義從該基地開始,向全世界蔓延,而喀布爾將加入新興的北京—莫斯科—德黑蘭敵對獨裁勢力軸心。

多年來,每當我與阿富汗移民交談並關心他們國家的發展時,我都會問,阿富汗是否曾經處於和平時期,並充滿希望。

每個移民無一例外地提到穆罕默德‧查希爾‧沙阿國王(King Mohammed Zahir Shah)實行民主統治、國家和平、經濟進步、婦女日益解放以及教育普及的時代。許多人毫不猶豫地將其稱之為黃金時代。

1965年,阿富汗國王穆罕默德‧查希爾‧沙阿在阿富汗喀布爾。1973年7月17日,他被他的姐夫和堂兄穆罕默德‧達烏德‧可汗罷免(Mohamed Daoud Khan)。(AFP via Getty Images)
1965年,阿富汗國王穆罕默德‧查希爾‧沙阿在阿富汗喀布爾。1973年7月17日,他被他的姐夫和堂兄穆罕默德‧達烏德‧可汗罷免(Mohamed Daoud Khan)。(AFP via Getty Images)

這一改革時期始於1963年,當時國王解除了獨裁總理、他的堂兄和姐夫薩達爾‧穆罕默德‧達烏德‧可汗(Sardar Muhammad Daoud Khan)的職務。

但10年後,當國王去倫敦做眼科手術,並在意大利休養時,達烏德報仇,奪取政權,宣布成立一黨制共和國。

達烏德在1978年的軍事政變中喪生,隨後是蘇聯的入侵、共產主義傀儡政府、內戰,以及塔利班獨裁統治。

在烏薩馬‧本‧拉登的領導下,阿蓋達組織對包括美國大使館在內的各種目標發動了襲擊,最終導致了9‧11的悲劇。

作為正當的報復,以美國為首的國際聯盟推翻了塔利班政權。

2002年,阿富汗新政府在喀布爾舉行了大集會。

但是,儘管穆罕默德‧查希爾‧沙阿國王得到了阿富汗代表的大力支持,美國卻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了哈米德‧卡爾扎伊(Hamid Karzai)身上。根據一份報告,他不得不在美國的要求下公開放棄任何君主制領導權。

卡爾扎伊的命令從來無法在地方上實施,後來他經常被嘲笑為「喀布爾市長」。

他由阿什拉夫‧加尼接任,後者離開總統府,在塔利班挺進喀布爾時逃離該國。

2002年,布殊政府阻止國王回國,拒絕了統一國家、實現阿富汗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穩定與進步的最佳機會(除了在沙阿早期統治時期)。

雖然國王年事已高(他於2007年去世),但作為一名君主,他本能地意識到,他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確保他的繼任。

他的兒子艾哈邁德‧沙阿‧汗(Ahmad Shah Khan)王儲最值得稱讚的是,他從未表現出任何權力野心,這是立憲君主的良好先決條件。

但是,由於美國未能支持國王,以及最近從阿富汗撤軍,暴露出嚴重缺乏戰略思維。事實上,它對待阿富汗的方式與之前的英國相似,只是略有不同。

美國是一個講英語的善良大國,一個法治國家,她從不渴望建立一個世界帝國,也許是因為她已經擁有了巨大的土地。

但是,在獨立戰爭中失去殖民地的喬治三世國王的陰影仍然奇怪地籠罩著美國的外交政策。

身穿加冕袍的喬治三世國王。(By Allan Ramsay, 1765. Public Domain)
身穿加冕袍的喬治三世國王。(By Allan Ramsay, 1765. Public Domain)

美國將軍道格拉斯‧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非常明智地認為,如果二戰後不保留君主制,日本將無法治理。因此,他拒絕下令審判王帝的戰爭罪行。

然而,美國在幫助各國民主化時,有時傾向於拒絕君主制的概念。

儘管美國憲法模式在出口到這個獨特的熱愛自由的環境之外的土地時,曾多次陷入專制主義。

其中一個例子可追溯到1851年的法國。儘管第二共和與總統關係很好,但拿破崙三世仍然將其轉變為獨裁統治,直到1870年被推翻。

但是,已經出口到全球的君主立憲制民主模式運作良好。

所有其它的五眼夥伴,美國盟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的內核——都是君主立憲制國家,擁有一個合法的君主伊利沙伯二世。

同樣重要的是,兩個最穩定的阿拉伯國家都是君主制國家:摩洛哥和約旦。

因此,我們有必要問一問,美國對君主制的偏見是否掩蓋了其在國際環境中的決定,特別是這種制度可能使阿富汗這樣的國家更強大。

很難想像,在那樣的體制下,阿富汗會有一個完全未經考驗的哈米德‧卡爾扎伊上台執政。

從喀布爾撤退也不會處理不當,不會僅僅是向塔利班投降。

作者簡介:

戴維‧弗林特(David Flint)是一位名譽法學教授,以領導澳洲人立憲君主制(Australians for Constitutional Monarchy)和擔任澳洲廣播局(the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Authority)局長而聞名。他還是澳洲新聞理事會和世界新聞理事會協會的前主席。

原文「Afghanistan Response: Does the Shadow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Still Hang Over US Foreign Polic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堅守真相 重傳統】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