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之後,當我們聚焦在1921年7月1日,我們已站在一個全新的視野上。一切已來到了最後的時刻,因此,我們要說的話也就不同於以往。此刻我們所面對的,是人類最危險的時候。

一百年前,中國共產黨在上海法租界成立。對於中華民族來說,這個日子標示著民族的轉捩點:西來幽靈進駐中華帝國的嫡傳後裔中華民國國土上。從這裏開始,我們被挾持走上了一條與此前五千年中華帝國逆反的,反天、反地、反文明的道路,開始了這古老東方民族的百年噩夢。

跨越一百年,我們看見了自己如何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險境。

共產中國的百年大夢

近年來,紅色中國大力宣揚「兩個一百年」。2021年是前一個百年:1921至2021年的終點。第二個一百年是中國共產黨建政百年,它的終點是2049年。在中共的想像中,這兩個一百年是通向小康富國之路的百年大夢。

從中國夢到百年強國大夢,再到百年軍事強國大夢,老百姓被迫把這入侵邪黨的大夢變成自己的夢。在國家機器的推動下,老百姓學舌一般說:「我的夢,中國(中共)夢」,把這兩個不同的概念等同。

所謂的中國夢其實是一個百年軍事強國大夢,從1921年建黨開始。圖為1967年慶祝中國氫彈試驗成功。《人民畫報》1967年8月。(公有領域)
所謂的中國夢其實是一個百年軍事強國大夢,從1921年建黨開始。圖為1967年慶祝中國氫彈試驗成功。《人民畫報》1967年8月。(公有領域)

這是最新一輪的心理制約,國家(邪黨)取代了個人。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下,「中國夢」如「大躍進」一般刻印在百姓腦中。他們被要求以最大的忠誠傾力以赴,衷心相隨,來實現這百年民族大夢。這夢已強迫性的成了他們自己的。黨的大夢成了每一個人的夢。這是一種強迫的心理替代。不管老百姓有多少是真心或是跟著黨演戲,共產中國以這心理為其背後的驅動力,傾全力實現它的百年大夢。

在世人沒有覺察的時候,紅色中國一步步匍匐前進;一百年過去,我們赫然發現這夢已迫近實現。這夢有多大,促使它實現的驅動力就有多大。而某一方面來說,這是以綁架14億人民的意志而形成的。

紅色中國百年大夢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環節。從一開始,毛就把「世界上的勞動人民和進步人類千百年來的夢」——也就是社會主義解放人類的夢——嫁接在中華民族之上,使它和中華民族復興的夢合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於是,十九世紀以來,中華民族在列強侵略下追求民族復興的理想被扭曲變形。這西來幽靈綁架了中華民族的理想,把它嫁接在社會主義「解放人類」的革命路上。把古老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捆綁在馬列佔有世界的革命之夢上。不可避免的,這在14億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上造成了一種錯亂。

這是中共一貫的策略。百年來,它把「國」、「黨」等同,混淆概念又強行灌輸,叫中國人不知道自己是誰。近年更佔有了「中華民族」這個概念,煽情鼓動,在情感上綁架了這古老的民族。

於是,古國人民把綁架自己的入侵者當成了「祖國」,更在長期洗腦下把它認作了爹娘。在國家宣傳機器的擺佈下,被綁架的中國人把馬克思主義解放人類的革命夢想當成自己的夢想,更把囚禁自己,掠奪自己的匪徒認賊作父。只有把這糾結甚深的錯位打破,才能把深陷馬克思主義陷阱的古國人民釋放出來。才能把被囚禁了近一個世紀的中華民族釋放出來。

中華民族在自己的國土上被綁架囚禁了近一百年,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把自己喚醒,解除禁錮,把共產黨從國土驅逐。圖為北京紫禁城圍牆前一名沉睡的婦女。(Teh Eng Koon / AFP)
中華民族在自己的國土上被綁架囚禁了近一百年,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把自己喚醒,解除禁錮,把共產黨從國土驅逐。圖為北京紫禁城圍牆前一名沉睡的婦女。(Teh Eng Koon / AFP)

在這裏我們得強調一點:中華民族的夢是向傳統、向仁愛回歸的傳統人類文明之夢,也是孫文實現民主、民權、民生的大同之夢。她與馬列主義暴力革命站在最遙遠的對立面。正因為如此,這兩者的混淆是一種別有用心的觀念代換。

百年來,我們沒有認真思索所謂「進步人類千百年來的夢想」是甚麼。「解放人類」是甚麼。直到新冠疫情爆發,我們終於明白這喊了很久的百年大夢要做的是甚麼。

所謂「解放人類」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一半人類的毀滅。當我們站在這百年大夢的尾端,赫然看清了一百年前共產黨在中國成立的真實意義。從那一天起,古老的東方民族踏上了一條與人類逆向而行的路。直到今天,我們依然走在那條路上。

共產黨竊據神州大地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它是一個巨大陰謀中的一個核心部份,有一個不可告人的任務。它以如何堅決的態度,透過小偷強盜一般不光明的手段,頑固地向自己的目標前進,它要達到的目的是甚麼,所有這些都遠遠超出了人類的想像。

■第一個謊言

出埃及之後,以色列民族在西奈曠野裏流浪了四十年,直到他們終於來到了神許諾的牛奶蜂蜜之地。而在歐亞大陸的最東方,古老的中華民族被囚禁在自己的國土上近一百年,把自己的過去,自己的祖宗遺忘。在他們自己的國土上,這些人被一群一群地殺戮,一批一批地掠奪(他們叫做割韭菜),直到人口出現了嚴重的倒三角,老人的數字遠遠超過了年輕人和小孩的數字。而由於他們叫那殺戮自己的匪徒為爹為娘,從來沒有想過反抗,人們就無法站出來為他們伸冤,也不能探出手去救他們。在近代世界史上,這奇特的一章值得大書特書。

在這裏,我們要描述百年來發生的一些事件。它曝光了共產黨的真實,也決定了我們的今天。對於被綁架了的中華民族來說,這些事件是被消失了的歷史。這麼多年來,他們完全不知道這些決定了自己命運的事件;他們所知道的,是黨精心編造的謊言。百年來,無數的謊言編織成一張巨大的網羅,把14億中國人牢牢圈在牢籠裏,無法掙脫。

在這裏,我們要描述這些事件,把謊言的那張巨大網羅揭開。

現在,我們要來述說那紅色謊言背後,民族百年來驚心動魄的真實。

1921年,一名蘇聯人來到上海。在他的指示下,中國共產黨在上海法租界成立。這名蘇聯人是共產國際的代表魏金斯基(漢名吳廷康)。位於莫斯科的共產國際在世界各國成立共產黨,援助並指揮他們為蘇維埃效忠。共產國際不僅以盧布扶植了各國共產黨,並為他們訓練地下特工。

1921年,中國共產黨在位於莫斯科的共產國際指導下,上海法租界成立。圖為1930年代的上海。(公有領域)
1921年,中國共產黨在位於莫斯科的共產國際指導下,上海法租界成立。圖為1930年代的上海。(公有領域)

中國共產黨在上海成立的那一天,不是甚麼特殊的日子。然而不久人們就發現,共產黨在中國成立,帶來無窮的禍患。從此,文明古國中心之國的後裔被迫走上了一條危險的歧途。

1945年,蘇聯大軍入侵東北,在幾天內打敗了日本,日本投降。隨後,史太林命令共軍進入東北,並把繳獲自關東軍的相當於五個師的武器移交給林彪率領的東北野戰,包括火炮、迫擊炮和火箭筒37000餘門,坦克600輛,飛機861架,機槍約12000挺,汽車2000餘輛等等(《蘇聯軍事百科全書》)。

此外,蘇維埃還給了四野軍當時日本關東軍在東北最大的武器倉庫——蘇家屯倉庫、南滿的大批兵工廠、武器彈藥倉庫,還有重型武器和飛機。在雅爾達密約中劃給蘇聯的海軍基地旅順、大連也成為共軍的補給、轉站等基地。

1948年下半年,蘇維埃派遣由科瓦廖夫中將指揮的鐵路專家小組攜帶大量器材和兵工進入東北,在半年內修復了跨滿洲鐵路和120座大中型橋樑。科瓦廖夫並強迫被俘虜的關東軍士兵、朝鮮人部隊投奔的滿州偽軍編入野戰軍。他甚至派出俄軍冒充共軍坦克部隊。此外,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戰役都有大量蘇聯技術兵種如炮兵、工兵、通訊兵等參與。國軍曾俘虜穿著四野軍軍裝的蘇聯炮兵手,也有國軍看到戰死的八路軍中有黃頭髮的士兵。

於是,共、日、朝、偽滿洲等多種部隊混合的侵華百萬大軍和數千門野炮、數百輛坦克、裝甲車及各式重武器乘坐跨滿洲鐵路長驅直入,從東北入關,重挫蔣介石率領的國軍。在百門野炮兇猛的炮火圍攻轟炸下,年輕的國軍士兵淪為炮灰,全連覆沒。這是1949年,抗日戰爭剛剛結束,浴血八年,兵疲馬憊的中華民國大受挫敗,兩百萬軍民倉皇從上海、青島等港口登上輪船,兵荒馬亂中撤退到太平洋上的台灣。神州大地淪陷。

這場被錯誤地稱為「內戰」的戰爭,它不是內戰,卻是蘇聯對中華民國的一場籌謀已久,志在必得的侵略戰。這場戰爭的規模,它的慘烈,它的結局,以及它涉及的各國人民,都是一場壯烈的悲劇。這悲劇決定了此後70年間十多億中國人的命運,也影響了世人的命運。然而在紅色中國的敘述中,侵略者勢在必得,龐大兇猛的軍力、軍備卻被刻意隱瞞,被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帶了過去,成了毛口中「小米加步槍」的人民戰爭。

被錯誤地稱為「內戰」的戰爭,其實不是內戰,而是蘇聯對中華民國的侵略戰,蘇聯供給共軍的坦克大炮被刻意隱瞞,成了毛口中「小米加步槍」的人民戰爭。圖為國共戰爭中東北戰場四平戰役中共產黨軍隊陣地。(公有領域)
被錯誤地稱為「內戰」的戰爭,其實不是內戰,而是蘇聯對中華民國的侵略戰,蘇聯供給共軍的坦克大炮被刻意隱瞞,成了毛口中「小米加步槍」的人民戰爭。圖為國共戰爭中東北戰場四平戰役中共產黨軍隊陣地。(公有領域)

它不是。

它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革命入侵文明古國的後裔,探囊取物的重要戰役。

這是黨的第一個謊言。也就是說,驗明正身,紅色「新中國」是如何成立的,在這一點上它說了一個彌天大謊。對於自己是如何竊取了神州大地的,這一點必須保密。不然它就無法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立足。這樣的國家絕對機密紅色中國有很多。

為了回報蘇聯對自己做出的特殊貢獻,毛澤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周恩來去莫斯科,承認外蒙古獨立,1950年10月,毛再派周恩來去蒙古主持主權移交儀式,拱手把外蒙古讓給了蘇聯。這是共產黨出賣的第一塊中國領土。在這之後,在中共手中,中國失去了四百多萬平方公里神聖國土,失去了秋海棠的版圖。

中華民國的淪陷是國際共產黨協力完成的。位於莫斯科的共產國際訓練出來有如一個兵團的中共特務滲透了各層國民黨及國民政府、軍隊,從內部瓦解了立國不到四十年的中華民國。實際上,地下特工是馬克思主義無處不在的隱形武器,他們的力量甚至超過一整師。在中國,這些特工滲透國軍,策反了當時最重要的幾個著名的國軍將領,從內部把國軍卸甲。

中華民國的淪陷不是一個偶然事件,而是國際共產黨多方協力完成的。神州大地的赤化是共產主義毀滅世界計劃的一個核心部份。圖為1949年11月29日大批逃離紅色中國的難民等待進入香港。(Charles Rosecrans/AFP)
中華民國的淪陷不是一個偶然事件,而是國際共產黨多方協力完成的。神州大地的赤化是共產主義毀滅世界計劃的一個核心部份。圖為1949年11月29日大批逃離紅色中國的難民等待進入香港。(Charles Rosecrans/AFP)

中華民國的淪陷與美國有關。1919年,在共產國際主導下,美國共產黨成立。在二戰的關鍵時刻,美共滲透政府高層,扭轉了美國的二戰策略,停止對蔣介石的援助,直接促成了孤立無援的國軍在蘇聯主導的百萬大軍的入侵戰中兵敗如山倒。

這一切背後有一個更大的謀略。1948年,史太林和毛澤東策劃了「第一次柏林危機」,目的是把美國牽制在二戰的歐洲戰場,以減少對中華民國國軍的援助。(蘇聯克格勃將軍蘇多柏拉托夫《特殊使命》)對於久戰疲憊,資源耗盡,仰仗美國援助的國軍,這一策略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也就是說,中華民國的淪陷不是一個偶然事件,而是國際共產黨多方協力,作為一個重點目標而完成的。是國際共產黨投入極大的人力物力,竭力攜手完成的。這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原因:神州大地的赤化是共產主義毀滅世界計劃的一個核心部份。

中心之國: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延續不斷的文明古國,也是人口最多,版圖碩大,自然及文化資源都十分豐富的大國。終極來說,有著五千年悠久文明的中國是人類文明的根。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摧毀人類。因此,赤化中國,從根子上毀掉人類文明是社會主義世界革命不計一切代價必須達到的目的。

紅色中國所謂的中國夢,其實是把中國傳統文化摧毀。2018年來,宗教迫害達到又一高峰,逼近文革時期。圖為麥積山石窟大佛。(shizhao/維基百科)
紅色中國所謂的中國夢,其實是把中國傳統文化摧毀。2018年來,宗教迫害達到又一高峰,逼近文革時期。圖為麥積山石窟大佛。(shizhao/維基百科)

蘇聯在全世界扶植了許多衛星國,包括蒙古人民共和國、唐努-圖瓦人民共和國、東突厥斯坦蘇維埃社會主義加盟共和國(新疆)等,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她是社會主義世界革命路上斬獲最大的戰利品。從這中心之國出發,共產黨人朝向毀滅人類的終極目標前進。

■第二個謊言

人民vs奴隸

為了駕馭中華民族使他們不知反抗,共產黨篡改歷史,謊言治國。七十年來,紅色政權把自己建立在謊言之上。中華民族生活在謊言籠罩的真空中,生活在一個與自由世界不同的,唯獨屬於極權中國的「真實」中。

在神州大地,黨使出了各種花樣糊弄老百姓。它的洗腦術與時俱進。然而在所有的謊言中有一個根本不動的謊言,那就是對中國人身份的欺騙。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建立在這個根本的欺騙之上。

為了把中國人綁架,成為禁臠,黨施行了對民族記憶的切割。百年來它滲透、背叛、顛覆中華民國的歷史被消失、塗改、改頭換面,蘇聯的坦克大炮被消失,成為農人的手推車。於是,中國人不知道紅色「新中國」是如何出現的,不知道國父締造的中華民國是如何淪陷的,更渾然不知自己已在一夕之間成了中華民國的亡國奴。他們被騙自己是新中國的主人,然而他們的真實身份卻是赤色中國待宰待割的奴隸。七十年來他們被洗腦,相信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做夢也沒有想到要推翻共產黨。

馬克思主義者採用極端矯情、暴力和欺騙的手法扭轉人的心理。古國人民被騙自己是新中國的主人,然而他們的真實身份卻是赤色中國待宰待割的奴隸。圖為2021年6月9日北京街頭宣傳牆面。(Noel Celis/AFP)
馬克思主義者採用極端矯情、暴力和欺騙的手法扭轉人的心理。古國人民被騙自己是新中國的主人,然而他們的真實身份卻是赤色中國待宰待割的奴隸。圖為2021年6月9日北京街頭宣傳牆面。(Noel Celis/AFP)

馬克思主義者深諳心理暗示術,更不惜採用極端矯情、暴力和欺騙的手法以達到扭轉人心理為目的。正如今天強加給百姓的「中國夢」,七十年前,它透過各種手段和誣陷,灌輸給百姓對社會主義理想的激情,對八路軍、對黨的感恩戴德,以及對「不抗戰」、「不愛國」的國民黨的敵視。

抗日戰爭時,毛多次露骨地表白要韜光養晦,等國軍打敗日本之後打倒國民黨,拿下神州大地。他開宗明義地說:「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而此時,國民黨卻與日軍浴血奮戰,直到最後的一兵一卒。在共產黨的騙術和偽裝中,有一種深刻的虛偽性,與任何的道德原則沒有關係。

於是,對於被自己綁架了的古國人民,黨恩威並施,一隻手給予他們當初允諾的土地之後,又從另一隻手拿了回來。信誓旦旦地說他們是新中國的主人,卻把他們當作奴隸一般,螻蟻一般踐踏在腳下,隨手奪取了他們的生命。

黨vs匪徒

與關於中華民族身份的謊言平行的,是關於共產黨身份的謊言。

在這一百年的尾端,歷史的照妖鏡將照見黨的本來面目。中華民族是它利用的一塊金字招牌;它的生成和存在都是一個偽託。正如當年共產黨附生在國民黨身上,百年來,它附生在中華民族身上,口口聲聲「偉大的民族復興」,可它那柄來自蘇維埃的劊子手斧頭卻一直放在中華民族的脖子上。

事實上,共產黨人心中只有一個祖國,那就是蘇維埃。

共產黨的根源是馬克思主義,它的屬性是超越民族的,有著具體而統一的摧毀人類的同一目的。當年列寧在莫斯科成立的共產國際成員分布在歐亞美非,步步為營,正是為了滲透瓦解各國,進行一場「解放人類」的世界革命。

所以無論是佔據古羅斯廣大的西伯利亞,或是中華帝國的神州大陸,這竊國者正確的名稱就是共產黨。而在偽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共產黨雖然是由中國人組成,居於中國國土之上,然而它和中國敬天敬地、崇尚道德的精神文化背道而馳,並與之為敵,必除之而後快。為了明確它的本質,所以我們就叫它共產黨。

紅色中國把敬天敬地的中國人塑造成了反天反地的新人類。圖為1967年上海造反派慶祝遊行,《人民畫報》。(共有領域)
紅色中國把敬天敬地的中國人塑造成了反天反地的新人類。圖為1967年上海造反派慶祝遊行,《人民畫報》。(共有領域)

然而就像是小紅帽在森林裏被扮成奶奶的狼吞下肚子,這個有著外來幽靈血統的黨謊稱自己是古國人民的爹娘,斗膽欺騙他們:「沒有共產黨,哪有新中國?」中國共產黨人黃皮膚黑頭髮,口口聲聲中國夢,然而他們骨子裏流的是蘇維埃的血液。正因為如此,他們盜竊盡了神州大地上的森林、河流、沙石,搶奪盡了老百姓的財產、資金,強拆老百姓的房子,最後,把手探入老百姓的器官。

掠奪盡神州大地上的物資之後,共產黨人一個個跳船。他們棄船而逃後,留下的是滿目瘡痍的神州大地。瘡痍滿目的國土上,沒有潔淨的地下水可食用,空氣污染致癌,陰霾鎖國。全國貪官紛紛跳船,留下「新發癌症病例」及癌症死亡人數都高居全球第一的人民共和國(《2020世界衛生組織報告》)。

在盜竊國土資源之外,共產黨盜竊中華民族的生命。這是侵略中國的必然結果:中華民族成了他們的奴隸。說得更透徹一些:中華民族是他們獻在撒旦祭壇上的祭品。

共產主義的源頭是光照幫,1847年,正義者同盟以一筆佣金僱傭馬克思撰寫《共產主義宣言》,而正義者同盟是光照幫的一個分部。宣言的核心部份直接來自於光照幫的會規《核心計劃》。根據光照幫幫主魏薩普(Johann Adam Weishaupt),光照幫奉撒旦為光明的指導者。

也就是說,萬物都有一個根源。共產主義有一個系譜,從這個系譜追根溯源,我們可以找到共產主義的源頭。共產主義的根源是撒旦。

「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

到了這裏,我們追溯到了共產黨的真實身份。他們所服務的不是甚麼人民,更不是中華民族的人民,而是行走在黑暗中的撒旦。他們是撒旦忠實的僕人,一心一意把撒旦毀滅人類,毀滅世界的意旨實現。直到今天,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大國的紅色中國實行的是馬克思主義。而從馬克思留下的許多沒有發表的寫作中我們明白,卡爾.馬克思不是甚麼無神論者,卻是一個撒旦崇拜者(溫布蘭,《馬克思與撒旦》)。

馬克思生前寫過這樣的詩句:「我那曾經信仰上帝的靈魂,已註定要下地獄。」今天中國人常說一句話:「去見馬克思」,可這句話背後隱藏了多麼恐怖的一個陷阱!哪裏才能見到馬克思?黨綁架中國人,一直綁架到地獄。

馬克思主義視人類文明為一種謬誤。世界上唯一倖存的文明古國:中國,也就成了共產主義必除之而後快的心頭患。共產黨入侵中國的唯一目的就是摧毀這文明古國。從物質到精神上徹底摧毀它。

這就是整件事情最叫人齒寒的地方:意圖摧毀中華民族的撒旦門徒不但綁架了古國人民,更自稱是他們的爹娘,讓他們認賊作父,死心塌地聽命於他。事實上,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一個最大的騙局。中華民國的亡國奴生活在一個巨大的謊言中,失去了自己的祖國,也失去了真實。

這謊言是如此巨大,唯有在一場搖撼全世界的大瘟疫中,我們才終於把這謊言戳穿。

■第三個謊言

在共產黨對中華民族的迫害中,最殘忍的是對人精神和心靈上的戕害。在黨的無數謊言中,最殘酷,傷害力也最大的,是他們向老百姓強行灌輸的無神論。

唬弄百姓沒有神,這是最大,最殘忍的欺騙。

馬克思把無神論造成的結果揭了開來:「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沒人給我們誡律,我們也無須為任何人負責了。」這正是今天紅色中國道德失序,人陷於絕望之中,山河百孔千瘡的根源。

竊據神州大地不久,1951年,共產黨開始推行思想改造運動,目的是改變中華民族知識份子的思想,把他們腦中所有傳統的思想清除乾淨,使其臣服於馬克思主義。在思想改造中,叫人震撼的是對基督徒思想的強迫轉變。

基督教學校的教師被強迫參加思想改造課,集體坐在操場上,被灌輸人是猴子變來的進化論假說。無神論取代了創造論,唯物論取代了精神。把神推倒,豎立起猴子作為人類的祖先,這是對人最大的侮辱,也是對神最大的褻瀆。這是共產主義毀人最根本的一步。把人和神的臍帶切斷,把人回天的路切斷。

在紅色中國,人的靈魂被消失。人對靈魂存在,永生不滅的信念被強迫消失。在所有被消失的事物中(歷史、真相、文物、傳統、人),靈魂的消失是最叫人悲慟的。這一消失的後果也是最嚴重的。它意味著人不再相信善惡有報,卻相信自己可以無惡不作而沒有後果。然而殊不知人卻因此而失去了自己永生的生命。

在今天,猶如文革再現,共產黨以最殘暴瀆神的方式破壞佛經聖像,褻瀆神靈,戕害僧尼。廟宇中佛像被敲掉、遮掩,寺院強迫關閉,僧尼被迫還俗,基督教教堂被摧毀,牧師被關,十字架被砍下。

撒旦對上帝的仇恨深入骨髓。紅色中國辦神學院,把牧師訓練為間諜,以牧師身份留學海外神學院,以從事間諜工作。在學校,他們教導這些牧師要假裝虔誠,熱切的禱告,把《聖經》倒背如流,信奉的卻是黨和馬克思主義。近代,它更把以色慾毀人的手段帶入宗教,以卑鄙的伎倆從根部敗壞宗教,讓神職人員背叛神,犯下了不可告人的罪行。

在中華民族被切去的記憶中,包括了對神的記憶。切去了對神的記憶,也就切去了人類生存的大背景。沒有了生存的形上背景,人生活在叫人窒息的物質空間中,沒有了盼望,沒有了度量生命的那一把上天的尺度。

失去了對神靈的信仰,人也就失去了對神的畏懼,於是,人類傳統中的道德倫理被拋棄。國土上出現了假貨、毒奶粉、地溝油、豆腐渣工程,人心敗壞,道德失序。靈魂的消失帶來的是一場道德上的大災難。

心靈上的真空猶如失陷的土地,國土上出現了巨大的黑洞,種種的敗德醜劇在神州大地上演。人失去了對未來的期盼,也失去了善惡的天平。道德的虛無主義使人成為毛所製造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新人類」。百苦之中,道德墮落之苦最是深重。因為人將與自己犯下的罪業共存,在絕望中迷失漂泊,沒有盼望。

在無神論、進化論的洗腦下,原本敬天拜祖的中國人被連根拔起,成了沒有根的飄萍,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忘記了自己是誰,忘記自己在天上的家。同時,無數謊言編織成的那張巨網罩在古國人民的頭上,把他們罩在黑暗之中。

■真實

紅牆內

當我們把謊言一個個剝離,把那張巨網從神州大地拔起,網下掩蓋的真實一覽無遺。

中國淪陷不久,紫禁城邊上的三朝國門:大明門、大清門、中華門被毀,以建造天安門廣場。二十多年後,它的原址上樹立起一座紀念館,裏面停放著陰森的毛屍。象徵國運的三朝國門被一座屍體代替,這件事的象徵意義不言而喻。

國土上,人們前來向這座冰冷的屍體敬禮。14億中國人被放到了撒旦的祭壇上,卻甘願排隊等待進入紀念堂,向一具摧毀了民族的屍體致敬。

在過去的一百年中,共產黨對神州大地山河文物的戕害已抵達臨界點。長江的三峽大壩和雅魯藏布江的大古大壩是一雙定時炸彈,一旦炸開,將毀掉大半壁江山。另外,國土的地心埋藏著一座蜿蜒五千公里的地下核長城,從地心永遠地毀壞了神州大地的風水及生態。這座地下長城裏有數百枚核彈和作為器官移植供體的,沒有名字,失蹤多年,數目龐大的法輪功修煉人。

在共產黨竊國近百年之後,紅色中國取代美國,成為每年執行器官移植手術最多的國家。供體是關押在地下核長城的法輪功修煉人,關押在新疆「再教育」集中營的維吾爾族人,以及國土上那座無牆的監獄中的中華民族。

神州大地淪陷七十年後,每一個家族男性被採集血樣、基因,輸入大數據庫。這個數據庫的目的沒有人知道。14億古國人民是囚籠裏的牛羊、犧牲品;割韭菜是一個生動的比喻:割到最後,割的是我們的器官,我們的生命。中共把唯物主義進行到底,把人徹底變成了價格不菲的商品,分割出售。

一百年的禁錮後,出現了一整個失去記憶的民族。出現了一整個生活在偽歷史,偽「當下」中的民族。無論是過去的七十年還是現在,中華民族都生活在一個無法碰觸真實的真空的牢籠中。

以色列民族在荒野裏流浪了四十年;中華民族在自己的國土上被綁架囚禁了近一百年,成了今天地球上失去歷史,失去真實的古國民族。今天我們要做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自己喚醒,解除禁錮,把共產黨從國土驅逐。

紅牆外

2021年,距離中共實現它的夢有多遠?

今天我們討論中共建黨百年,得放在世界旋風的中心來討論。也就是說:世界共產黨要做的到底是甚麼?在這大瘟疫爆發的緊急時刻,我們要討論的是人類文明背後的潛流。這道潛流潛伏到今天,終於浮出地表。

紅色中國是共產黨向世界進軍的基地;人、物、自然資源、軍隊,都是其佔有世界的出發點。共產黨真正要做的是從中國出發,輸出革命,傳播腐敗,取代美國,佔領世界。這就是共產主義革命的最終目的。誠實說來,它已完成了一半。

中共進行的超限戰是一場結合了方方面面的戰爭:包括今天我們正在遭遇的生物戰、資訊戰、5G、經濟戰。以貪婪腐蝕人心,以染血的人民幣收買蠱惑人心,是共產黨從一開始到最後的策略。賄賂、腐化、欺騙,這些共產黨不變的手段今天在世上暢行無阻。

紅色中國的百年強國大夢已來到了臨門一腳。2020大選後,半個美國已淪陷。我們自以為享有的自由已漸漸失去。主流媒體集體失陷,科技大鱷對資訊掌控和審核在加速度發生著。世界正在沉淪。

「我黨」的百年大夢已真相大白。中國共產黨存在的全部目的就是摧毀人類,它是共產主義的工具,而共產主義本身是一個偽裝。它的根源是光照幫。光照幫的背後是終極的黑暗力量,人類的千年敵人撒旦。

一百年足以讓我們看清事實。現在,我們來到了百年大夢的終站。

一旦洗去謊言,恢復記憶,那道禁錮古國人民的紅牆就將崩毀。圖為成都武侯祠的一條小巷。(Liu Jin/AFP)
一旦洗去謊言,恢復記憶,那道禁錮古國人民的紅牆就將崩毀。圖為成都武侯祠的一條小巷。(Liu Jin/AFP)

一百年已太長久。現在,我們要把那一張欺騙的網羅搗毀,推倒禁錮中華民族的紅牆。一旦洗去謊言,恢復記憶,敲破那禁錮我們的殼,那道禁錮的紅牆就將崩毀。#

——轉載自《新紀元》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