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上旬,美國對阿富汗的撤軍變成了一場令人蒙羞的潰敗。無疑,這讓美國在外交上、在聲譽上都成了全世界的笑柄。

從9‧11恐怖襲擊以來,要我說,美國在阿富汗的核心任務「很明顯就是警戒」。2012年我第一次這麼說。為了保護自己的國內國際安全,美國得攻擊、搗毀激進的伊斯蘭恐怖組織,不讓它們在也門、索馬里和阿富汗等無政府地區建立基地。這不是說我們得佔領這些地方,更不是說我們參與它國建設和文化變革這些事。

我們可以從海上打擊也門和索馬里。阿富汗身處內陸,「警戒」阿富汗意味著——或曾經意味著——一直在當地露面,主要就是支持阿富汗軍隊、為盟軍飛機加油,偶爾對當地的高價值目標展開空中和地面襲擊。本‧拉登在他巴基斯坦宅院被擊斃的突襲行動就是從阿富汗起飛的。

許多國防、情報界的人士都同意警戒是核心。可是有人覺得,國家建設終究會給親民主的阿富汗人帶來保護自己的工具。我們確實這樣做過。但是,阿富汗的腐敗破了此局。

所以,自2019年中期以來,美國在阿富汗一直奉行警戒一職。美軍最近一次在阿國陣亡是2020年2月。一般都是親民主的阿富汗政府軍和警察部隊主要參戰,美國和北約提供空中、火力和情報援助。這種援助讓塔利班無法擊敗阿富汗政府。這種僵局對實現「警戒」的目的很有幫助。

然而,美國知名的政客和媒體,尤其是左翼的,也有右翼的,說我鼓吹永無休止的戰爭,說警戒是一種「永遠的戰爭」。我不太確定「永遠的戰爭」在現實中指甚麼。如果它像荷里活電影一樣——開始和結束,這是和現實脫節。這種憤怒的辭藻解決不了實地安全問題。

史實:美軍在南韓駐紮的時間比在阿富汗長得多,南韓和北韓沒簽和平條約,所以別跟我扯阿富汗是美國最長的戰爭。

也別跟我說,美國撤軍了,阿富汗戰爭就結束了,沒有。2021年7月,失去美國和盟軍空中支援的反塔利班部隊潰敗。拜登政府連反擊塔利班突襲的想法都沒有。塔利班佔領了美國撤軍留出的空地。阿蓋達組織、伊斯蘭國組織和其它恐怖派別終將重返阿富汗。

之前的僵局保護了親民主的阿富汗人,他們相信美國會保護他們,即使保護不了,也會庇護他們。美國國務院表示,簽證申請的處理需要12到18個月。同時,塔利班敢死隊將處決數以萬計來不及逃脫的人。

事態完全用不著這樣。撤軍如果有方本來可以挽救他們的生命,甚至還可能保住反塔利班政府。非戰鬥人員疏散行動(NEO)——「平民和非要害軍事人員從海外國家的危險中撤離到指定的避風港……」

美國軍方對NEO非常熟練。如果參謀長聯席會議擁有協調權,國務院在第三國安排好臨時難民住所,那麼,即使對阿富汗的NEO也可以在30到45天內準備好。在撤出受到威脅的阿富汗人之前,就放棄巴格拉姆這麼大的空軍基地的決定是真的愚蠢。#

作者簡介:

奧斯‧丁貝(Austin Bay)是美國陸軍預備役上校(退役)、作家、聯合專欄作家,德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戰略和戰略理論教師。他的最新著作是《來自地獄的雞尾酒:塑造21世紀的五場戰爭》(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Complex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原文:America's Afghanistan Disaster Didn't Have to Happe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