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上午,揚州市官方稱,已經連續兩天沒發現新增病例。但揚州已經封控超過3周,當局嚴厲的封控措施頻頻造成衝突。有小區業主集體衝關要食物,也有男子闖關卡被毆打暈厥。

本輪疫情揚州已經封控超過3周。8月23日,一位揚州大哥在影片調侃揚州封控之嚴堪比戰亂中的喀布爾。揚州市民說:「晚上看軌跡,害怕大巴車。凌晨等通知,看明天要不要做核酸。據了解,全球只有兩個城市禁嚴,第一個是揚州,第二個就是阿富汗首都喀布爾。」

揚州爆發疫情後,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前去調研,強調封控要堅持「從嚴從緊」。

揚州部份鄉鎮實行「每戶每3天限1人」進出小區,在中低風險的地區,民眾依靠訂購和配送獲得有限的生活物資。揚州市民說:「搶素菜搶乳酪搶水果,午飯時間吃早餐。晚飯菜全市高度統一,紅蘿蔔、青菜、馬鈴薯、茄子。」

但一些高風險地區的小區不允許志願者配送,只能依靠政府。梅嶺街道志願者說:「統一配送,志願者送到樓下的。高風險管控區不允許個人送,只能接受政府的。」

由於政府的平價菜供應不到位,居民自救買菜又受到阻撓,買高價物資又常缺貨,8月22日傍晚,揚州市灣頭鎮廣福花園和廣欣苑小區逾百民眾在小區門口聚集,試圖闖關出行找食物。在場官員為了平息事態,當場承諾第二天會有6,000份菜免費送給居民。

據了解,天順花園也出現類似情況。政府聲稱發免費菜,第二天起床居民們紛紛發圖和留言說,分到一個馬鈴薯,還有的居民稱很晚了下樓領菜,結果分到一個茄子。

嚴厲的封鎖還引發其他衝突。8月21日上午,揚州市高新區汊河街道胡莊花園一男子闖封鎖關卡,遭到志願者圍毆,男子被打到昏厥倒地送往醫院,小區居民群情激憤,向公安理論。

事後高新區疫情防控指揮部聲稱,這名男子強行闖卡,出手打志願者。還稱他「精神有問題」。這件事在揚州當地傳開,不少人認為志願者沒有資格打人。而且在已經制服男子的情況下踹頭、踹胸,實屬惡劣。

大陸一名匿名律師受訪時表示,現在大陸的奇怪現象很多,比如打疫苗,說的是自願,但是執行起來就是強制。相關部門和人員過度使用權力,導致這些參與防疫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權力的界限在哪裏,就隨意地強令別人如何做,隨意地侵犯民眾的權利,這種行為對居民來說已經構成傷害了,必然會引起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