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祥熙給人的第一印象是:穩健、厚重。無論他坐著或站著,都像一座小山般沉穩。所以當時有人說,用這樣的人管理國家財政,不會發生危險的事,不會禍國殃民。

日軍侵華,國難當頭,民生艱難。孔祥熙身為財政部長,時常發表演講,為國民打氣。

存晉商風範 講信重義

孔祥熙體型壯碩,儘管如此卻沒有給人臃腫,或遲鈍的感受。相反,那時的人們相信,只有這樣的體型才契合「財政部長」的官銜。

每當他登台講課時,總會先把台下的聽眾來回目視一圈,看看聽眾的精神氣色。人們也欣賞財長的風度。他的聲音和他的體型一樣雄壯有力,儘管已經六十多歲了,每當他開口講話,聲音很有穿透力。即使講堂裏沒有擴音器,坐在最後排的聽眾也能聽到他的聲音。

他演講時,總會隨身攜帶一份講稿。每當他講課時,他會引述說文解字,向聽眾們解釋「財、政」二字的本義,作為演講的開始,或者講述他在美國留學的經歷,或者他從事實業的心得。每當講到精采之處,聽眾的笑聲,歡呼聲常常會把他的故事引得更加長遠。

每當他的即興演講告一段落,他看一下錶,時間差不多快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打開講稿,趕快誦讀,譬如戰時財政的影響是甚麼,戰時財政的重要措施是怎樣的……諸如此類話題。

孔祥熙曾說到「信用」二字對於理財的重要意義。當他談到,當時中國的信用在國際社會逐漸高漲,他時常引述的一句老話「好借好還」。他說:「我的老家原在山東,後來搬到了山西。在山西我的先人都是開票房的。你們想想看,以前中國的財政權,為甚麼握在山西人手裏?山西票的地位為甚麼那樣的穩固?原因就是那些管錢的人講究信用。你要在某一個錢莊裏存款,不管數目是多少,只要在流水簿上記下一筆就成,你這一單不論甚麼時候來取款,都不會不給你,即使客人去世了,他也要按照帳簿上記存的數目,送往你家裏。」

晉商講誠信、重義理的風尚,直到民國時,仍被世人津津樂道。孔祥熙自幼生長於山西,加之家庭和周圍環境的影響,他的心裏始終存留著晉商的風範。自1933年,孔祥熙擔任中央銀行總裁及財政部長後,不論是在何種困難的情形下,對於國內外的業務,很少發生到期推諉延欠之事。因他講信用,儘管在日本侵華的戰爭時期,時局艱難的情況下,他仍舊能夠取得外國的貸款。

訓話也詼諧風趣

孔祥熙演講,常能在教訓中,夾揉著詼諧風趣,使聽眾愉悅。比如有一回,他說到國家正在遭逢大難,但一般人還不能降低個人的享受,對國家危難也就置之度外,不以為然。孔祥熙就給大家舉個例子,他這樣說道:「譬如穿衣服吧,只要能夠禦寒就可以了,何必一定非要外國運進來的甚麼呢,甚麼絨布不可呢?我希望各位看在國家的面上,暫且受點委屈,不必那麼講究衣服的質地和式樣吧!」

然而這一天,孔祥熙穿的是一件很講究的法蘭絨西裝,是外國進口的上等布料製成。他話音一落,聽眾馬上發出異議之聲。他理解聽眾的意思,繼而接著說:「你們別看我穿這套衣服也是外國貨,就以為我的話不像話。但是,你們要曉得我是財政部長呀!我們國家現在打這樣的大仗,天天都在用錢,如果我穿得那麼寒酸,別人看見了,就給他們一個印象:你看,這樣一個窮酸的財政部長!你們說說,還希望人家貸款給你嗎?所以沒辦法,不愛這個裝束,也不得不這樣做,以此來撐門面!」話音一落即刻引來聽眾一陣歡笑聲。人們終是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

孔祥熙。(公有領域)
孔祥熙。(公有領域)

有一回,孔祥熙召集財政金融人士訓話,他首先就財政金融界常見的一些亂象,加以嚴厲訓斥,使得在場人員聽了如坐針氈,戰戰兢兢。訓話幾盡尾聲,孔祥熙又溫和地對眾人說:「今天對各位說這些話,也未免太過了一些,但好在各位都是為了『受訓』而來,所以訓話重了點,大概各位也不會見怪。」本來緊張陰沉的氣氛,經財長一番寬慰,當即緩解了許多。

夏季炎熱,酷暑難耐。在夏天當眾演講,對孔祥熙是個苦差事。儘管大禮堂有電風扇,但由於人員眾多,眾人擠在大堂內,熱氣難消。孔祥熙作為主講人,隨身帶著一把大蒲扇,一面演講,一面搖扇子。有人說:「看那情景,使人又重溫了一回小學生的滋味。」聽眾坐在堂下,看著搖扇演講的孔祥熙,那場面打消了財長的身份,他猶如變成了小學校長。

1942年,孔祥熙儘管六十多歲了,還要為眾人辛苦授課,但是精神狀態很好。他身邊有位隨從的副官說,孔先生平時在家,每天都要到夜裏十二點以後才睡覺。然而第二天早上,天剛有點亮色,他就起來了。午休時會睡上一二個小時。他到團裏來講課,那個精神狀態很好,給大家費時費力地講了兩個小時,走下講台,卻是一點疲倦也沒有。坐在休息室,如果有人陪他談話,孔先生仍能滔滔不絕地暢談。如果遇到他的興趣特別濃時,談話的對手和內容,也沒有限制。

一天,孔祥熙問起一個班上的職員,問他們是否喜歡打麻將。當時,打麻將是很多人娛樂消遣的方式。孔祥熙說:「我真不明白,一些人為甚麼對麻將會有那麼大的興趣?整天整夜地老也離不開它。也許是我太笨。一聽到那沙沙的牌聲,我就頭腦發脹!」這位主管全國銀行系統的財長,對當時的娛樂風不感興趣,還對普通職員貶損自己太笨。

國難當頭,到處都在用錢。孔祥熙也會裝滿一堆心事。當他默默地坐在那裏,一聲不響時,那氣勢猶如鎮山老虎。這個時候,如果誰有甚麼事想要請示或匯報,見到他的氣勢也不敢輕易開口。那股不怒而威的神氣,使人心存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