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位學者的分析各有見地,但我們想指出知識份子容易受騙還有更重要的原因。共產主義思想是魔鬼的意識形態,它不屬於任何人類社會的傳統文化,由於其有違人的本性,也不可能由人自發推演出來,只能從外部灌輸。

在無神論、唯物論的影響下,現代社會的學術界和教育界普遍背離了對神的信仰,一味迷信科學和人的所謂「理性」,輕易地成為魔鬼意識形態的俘虜。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共產主義開始大規模入侵美國教育,加上左派媒體的狂轟濫炸、教育的弱智化及很多年輕人沉迷於電視、電腦、網絡、社交媒體、電腦遊戲,在這些因素交相作用下,年輕一代很多人變成了知識貧乏、視野狹窄、缺乏責任感和承受能力的「雪花人」(snowflakes)。

經過幾代人的灌輸,被徹底洗腦的人,即使見到、聽到真相,也會用扭曲變異的思想進行分析。換句話說,共產黨謊言形成了一層起隔離作用的薄膜,讓這些人與真相絕緣。

魔鬼為了欺騙世人,全方位地利用愚昧、無知、自私、貪婪、輕信這些人性的弱點,同時也利用了人的理想主義和對美好生活的浪漫幻想,這是最可悲的。

其實,共產黨國家並不像那些對共產主義抱有幻想的人想得那樣羅曼蒂克,如果他們到共產黨國家真實地生活一段時間,而不是走馬觀花式地參觀旅遊,他們自己就會發現這一點。

共產主義魔鬼對西方的滲透呈現出極為複雜多樣的面貌。只有從具體現象上超脫出來,站在一個更高的立足點,才能看清魔鬼的真實面目和真實目的。

魔鬼能夠得逞,其根本原因是人遠離了對神的信仰,放鬆了道德的約束。只有回歸對神的信仰,淨化心靈,昇華道德,才能擺脫魔鬼的控制。如果整個社會都能夠回歸傳統,魔鬼將再也沒有容身之地。

第六章 信仰篇: 魔鬼讓人反神、排神

引言

世界上幾乎所有民族都有其遠古的神話、傳說,告訴世人當初該民族的神是如何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就了該民族的人,並為人奠基道德和文化,也給信神的人留下一條回歸天國的路。在東方及西方,有女媧造人、耶和華造人等記載和傳說。

在全世界諸多民族都有關於大洪水毀滅文明的傳說。(pixabay)
在全世界諸多民族都有關於大洪水毀滅文明的傳說。(pixabay)

神也清楚地告誡人們,人必須遵守神的誡命,否則神會懲罰人。當人類出現大面積的道德敗壞時,神也會出手毀掉人,以保持宇宙的純潔。全世界諸多民族都有關於大洪水毀滅文明的傳說,有的十分詳實。

為了維繫人的道德,有時會有覺者或先知下世,重新歸正人心,以避免人走入毀滅,同時帶領人的文明走向成熟。如西方的摩西、耶穌,東方的老子、印度的釋迦牟尼,古希臘的蘇格拉底都是如此。

人類的歷史與文化讓人們了解甚麼是佛、道、神;甚麼是信仰、修煉及其不同法門;甚麼是正、甚麼是邪;怎樣辨真偽、識善惡,最終等待末劫時創世主重來世間時能得救,重返天國。

人一旦割斷了和造這個民族的神的聯繫,道德就會迅速敗壞。一些民族就這樣消失了,比如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文明就在一夜之間葬身海底。

在東方,特別是在中國,信仰藉助傳統文化而根植在人們心中。因此純用謊言難以欺騙中國人接受其無神論,共產邪靈為了拔掉這五千年的信仰和文化之根,大規模地使用暴力殺戮承載傳統文化的社會精英,再用謊言欺騙一代代的年輕人。

在西方和世界其它地區,宗教信仰是維繫神人聯繫的主要方式,也是保持道德水準的重要基石。共產邪靈雖沒能在這些國度裏建立共產暴政,但靠欺騙、變異、滲透的伎倆仍然達到了它們毀滅正教、敗壞世人的目的。

1. 東方──暴力反神、排神

1)蘇俄暴力毀滅正教

《共產黨宣言》揚言要消滅家庭、教會和國家。可見,消滅、顛覆宗教是共產黨的重要目標之一。

從信神開始到與撒旦為伍,馬克思本人深知神、魔的存在,也很清楚赤裸裸的魔鬼教義很難被人,特別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接受。所以,他從一開始就宣揚無神論,宣稱「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鴉片」、「共產主義是徑直從無神論開始的」等等。

人並不需要相信和膜拜魔鬼,但只要人不再信神,魔鬼自然就能侵蝕並佔據人的心靈,並最終將人拖入地獄。這就是共產邪黨高唱「從來就沒有甚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的原因。

馬克思是在理論上詆毀宗教、正神,當列寧1917年攫取政權後,就有條件利用國家機器大打出手,用暴力、高壓打擊正教、正信,迫使世人離開神。

1919年,列寧以禁止宣傳舊思想之名,對宗教開始進行大規模的圍剿。1922年,列寧要求通過一項「關於堅決、毫不留情、無條件、不停頓和在最短時間內完成剝奪貴重物品,尤其是最富有的修道院和教堂、寺院中的貴重物品的決議」

聲言「要趁此機會殺掉一批反動僧侶界和反動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越多越好。現在正是應該教訓這群人的時候,使他們在幾十年內連任何反抗都不敢想」。

20年代,蘇聯大量教會財產被劫掠、教堂和修道院被關閉。(網絡圖片)
20年代,蘇聯大量教會財產被劫掠、教堂和修道院被關閉。(網絡圖片)

一時間大量教會財產被劫掠、教堂和修道院被關閉,大批神職人員被逮捕,數千名東正教神職人員被處死。

列寧死後,史太林繼承衣缽,於上個世紀30年代開始了極其殘酷的大清洗,除了共產黨員之外,知識份子和宗教界人士亦在被清洗之列。

史太林曾向全國宣布要實施「無神論五年計劃」,在完成這個計劃之時,最後一座教堂將被關閉、最後一位神父將被消滅,蘇聯大地將變成「共產主義無神論的沃土」,再也找不到一絲宗教痕跡。

據保守估計,在大清洗運動中,被迫害致死的神父多達42,000餘人。到1939年,整個蘇聯只有一百多座東正教教堂對外開放,而在蘇俄奪取政權前則有40,400多座。

全蘇聯境內東正教教堂和修道院被關閉了98%。天主教同東正教一樣遭到滅頂之災。這一時期,更多的文化精英、知識份子被判刑,或被送往古拉格集中營,或被槍殺。

二戰期間,史太林為了利用教會財力、人力抵抗德國的進攻,又假惺惺地停止了對東正教和天主教的迫害,並重新恢復了這些宗教。其背後有更卑鄙的目的,即嚴格控制被恢復的東正教及天主教,把它們作為破壞正教的工具。(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