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前面打兩桿貴人旗旛,一路上饑餐渴飲,朝登紫陌,暮踐紅麈,過了些綠楊古道,紅杏園林,見了些啼鴉喚春,杜鵑叫月。

他已經打出貴人旗了,因為紂王召她嘛!所以就要打出貴人旗。那貴人旗一打出來,場面就完全不一樣了……

古文是這樣:兩三個字就給你一份場面。你想「綠楊古道、紅杏園林」,這幾個字畫面就出來了——這是條大路,對吧!兩邊都是楊樹,順著路走的過程中,邊上有院子,這個庭院裏有紅杏出牆來……出牆來!(你別想歪了)

那綠道、紅杏,全樣,會畫畫的已經可以畫出來了。所以古時候人們用文字描寫的時候,很珍惜文字,不輕易多寫。現在你看……寫多少字?

在路行程非止一兩日,逢州過縣,涉水登山。那日抵暮,已至恩州。只見恩州驛驛丞接見。

商朝在當時肯定在各地方都有驛站。就是官家的旅館、酒店。

護曰:「驛丞,收拾廳堂,安置貴人。」驛丞曰:「啟老爺:此驛三年前出一妖精,以後凡有一應過往老爺,俱不在裏面安歇。可請貴人權在行營安歇,庶保無虞。不知老爺尊意如何?」

蘇護大喝曰:「天子貴人,豈懼甚麼邪魅。況有館驛,安得停居行營之禮!快去打掃驛中廳堂住室,毋得遲誤取罪!」

這蘇護的性格在這兒……他的麻煩,幾次的麻煩都在他性格上,就是說,他只去認自己的臉(他真認自己的臉),而且性情太暴躁。那一個開驛館的,他惹不起這個王爺,更惹不起「貴人」,對不對!

他當然惹不起了,但是他有責任告知。所以這裏面就有一個故事,這個故事講的就是……當經歷過妖怪、妖精的時候,這地方就髒了。原來有一種說法,就是「髒」了。

就像現在,很多地方也是有鬼屋,對吧!鬼屋有人敢去住,他能夠感覺到一些事情,但一般都是身體弱的,或者女人。女人是有她一個生理的狀況。另外,有些人就是身體弱。那正壯的男人,一般鬼也不招你。它其實就是陽氣盛……

但是這裏,它講的意思就是:它恰恰住了一個地方,三年前有過妖精,所以,「前有車,後有轍」(早有先例)。在它的故事講述中,都在提示著人們,即使鬼來,也是有它的因由。一個人行的正、心正——腳正不怕鞋歪——你不去招,他這東西根本就上不來的。

驛丞忙叫眾人打點廳堂內室,準備鋪陳,注香灑掃,一色收拾停當,來請貴人。蘇護將妲己安置在後面內室裏,有五十名侍兒在左右奉侍。將三千人馬俱在驛外邊圍繞;五百家將在館驛門首屯劄。

作為蘇護來講,他認為只要兵營圍上就OK了。你可以解釋成另外一個概念:因為軍人都是男人,正壯的男人,所以他的陽氣很盛。那五百家將擋住門口了,應該沒有麻煩。

就像我說的,有瀕死經驗的那些人他也看到一些鬼,當他撥開身體的時候,他能看到一些鬼,那鬼也跟人一樣走醫院那個門、穿那個洞。他也那麼走,只不過他不用推門,他直接過去。所以,人跟鬼近(層次近)。

咱們原來節目中跟大家介紹過,我說到羅馬,米開朗基羅畫那個大審判,人、鬼、妖是一個層面,就是生活在一個時空裏頭。原來我也不理解(生活在一個時空上?),現在想想是這樣。

狐黃白柳附體,那就是妖怪,上了人身體,它和人不就一起了嘛!那人死了之後(瀕死經驗一樣)和人這邊還是通的。相比之下,人是最笨的。因為人有人形這個物體(肉身),人們去縱慾,盯在自己肉身上,使得自己完全受制於周圍的任何一個生命、任何一個觀念。表面上你放縱了,你快樂,實際你就完蛋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