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針對規模約為1,000億美元的校外教育培訓行業,展開了一次打擊、控制行動。官方將此「改革措施」宣傳為是要為所有人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外界看到的結果卻相反,這種打壓行動迫使家教們不得不轉入地下、躲避監視,而且使得他們的服務變得更加昂貴,也更加稀缺。

據彭博社(Bloomberg)報道,上個月,中共政府宣布了一項全面的改革,禁止私營公司在周末和節假日教授學校課程並從中獲利,此外還有一系列其它限制措施。已上市的「好未來教育集團」(TAL Education Group)、知名線上教育平台服務商「高途科技教育公司」(Gaotu Techedu Inc.)、「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New Oriental Education And Technology Group inc.)的市值總和,已縮水了近15億美元。

但是,新規定也留下了一個漏洞,至少目前是這樣:最富有的家庭已經利用私人家教和一對一授課,來讓他們的孩子領先其他學生一步。隨著向中產階級家庭提供集體課程的公司已將不復存在,旨在為學生省錢的規定,可能會進一步降低接受課外教育者的比例,因為額外的培訓和教育最終只能提供給最富有的人。

總部位於北京的精品投行香頌資本(Chanson & co.)的董事沈夢(Shen Meng,音譯)表示:「最終,家長們將不得不尋求其他選擇,比如私人家教。」「這一行動將不可避免地增加所有人的獲得此類服務的花費,而不那麼富裕的家庭將會因此變得更為艱難。」

在這場混亂的打擊行動之後,私人家庭教師的比例已經飆升。家長佐伊·李(Zoe Li)透露說,在上海,一些面對面的輔導老師,每小時的收費為3,000元(463美元)。

北京公立學校教師傑克·王(Jack Wang)在家上私人課程的每小時收費高達500元。他每個月從此類學費中能掙到大約7,000元,這大致相當於他在學校的工資。他說,課外輔導課程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這位27歲的年輕人說:「我只在自己家裏教學生,但如果他們給我足夠的報酬,我可能會考慮去他們家。」「需求最終將會增加。」

私人家教已經成為富裕家庭的一個受歡迎的選擇。其中許多是公立學校的老師,他們為學生提供一對一的額外輔導,或者以小組形式提供輔導。7月24日公布的這些規定,僅專門針對課外教育公司,但有跡象表明,個人家教也將面臨額外的審查。北京市教委周一(8月9日)表示,在最近的一次檢查中,有一人和六家機構因提供無證課程而受到處罰。

教師們對額外學費的渴望是可以理解的。中國的全國性大學入學考試——高考,是出了名的苛刻,但也是標準化的,高分可以讓任何一個學生進入中國最好的大學。這對年輕人來說是一個攀登社會階梯的重要機會。而這些課外教育培訓公司被指利用了父母對自己子女成績不佳的焦慮。

因此,許多父母願意每年花費數十萬元,來使自己的孩子獲得最好的優勢。對於那些能夠負擔得起的家庭來說,讓五、六歲的孩子去上額外培訓課程的情況,並不少見。

在北京出手干預之前,私立教育公司已經成為投資者的寵兒,僅去年一年就吸引了超過100億美元的資金。這些投資來自風險投資者和科技巨頭,如阿里巴巴集團和騰訊等。

但在當局的所謂「改革措施」公布後,各公司迅速做出反應,聲稱教育行業「被資本嚴重劫持」、「破壞了教育作為福利的本質」。TikTok所有者字節跳動有限公司(ByteDance Ltd.)已經裁掉了很大一部份在線教育業務,並在此過程中裁掉了數百名員工。騰訊支持的VIPKid表示,將停止向中國學生銷售由外籍家教教授的新課程。

浙江省杭州高級中學教師波莉(Polly)評論說:「課後培訓的學費完全失控了,是時候給他們上一課了。」由於害怕報復,她沒有透露自己的全名。作為四個孩子的母親,她指責這些教育培訓公司增加了家長的焦慮,並希望新規定能緩解這種緊張。

然而,儘管限制孩子接受校外課程可能會減輕孩子和家長的一些競爭壓力,但如果不改革大學招生制度,將使對家教的需求無法得到滿足。

一位只願透露姓名的母親說:「只要需求強勁——高中和大學入學考試仍然存在——家長們就沒有其它辦法。」「他們必須尋找其它方式,比如一對一的家教。總體而言,(打擊行動)的願望是積極的,但我們不知道,未來它將何去何從。」

42歲的上海科技工作者雨果·郭(Hugo Guo)透露,他的一個鄰居家庭,在暑假期間已經花費了大約12萬元,給他們的孩子上私人家教課程。

他評論說:「這些規定只會推高課外培訓的成本,因為總會有需求。」「這只是讓富人多花一些錢的問題。」

但目前,任何想要滿足這一需求的人,都將會面臨當地政府的嚴格審查。廣東省承諾,將限制課後教育作為打擊黑社會活動的一部份。而湖北省則部署了此前負責打擊色情和非法出版物的官員負責此事。在當地一名教師在家教授私人課程的報道被瘋傳之後,安徽省針對進行課外培訓收取費用的公立學校教師,發起了一項為期六個月的打擊行動。

到目前為止,北京的王老師成功地避免了當局的監管關注。他向他的大多數私人學生提供了假名,並通過一個與他朋友的身份相關聯的微信帳戶存入學費。

他說:「他們沒有辦法找到我,也沒有辦法舉報我所在的具體位置。」#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