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中共頻頻出手,各種整治措施遍及經濟、教育、文化等等領域,表明當局處於躁動狀態,這既是因為形勢嚴峻,也是因為明年二十大的壓力前置。本文僅討論一個問題:對長期默許和放縱的社會娛樂行業,當局為甚麼態度劇變?

我們先來看幾個事例。

其一,8月5日,中紀委網站發文「深度關注 | 整治『飯圈』亂象」,稱:近期,「吳亦凡事件」暴露出的「飯圈」亂象,反映出不良粉絲文化已經到了非整治不可的緊要時刻。(中央網信辦、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等部門公布了整治不良粉絲文化工作的階段性成效:累計清理負面有害信息15萬餘條,處置違規帳號4000餘個,關閉問題群組1300餘個,解散不良話題814個,攔截下架涉嫌集資引流的小程序39款,專項排查整治網絡綜藝節目……。)

其二,7月26日,文化和旅遊部印發《歌舞娛樂場所卡拉OK音樂內容管理暫行規定》,宣布建立「全國卡拉OK音樂違規曲目列表制度」,出爐九類禁歌標準,並將成立審核小組督察。該規定將自2021年10月1日起施行。

其三,7月21日,公眾號「網信中國」發文稱,中央網信辦決定即日起啟動「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網絡環境整治」專項行動。其中,直播、短片平台方面,嚴禁16歲以下未成年人出鏡直播,嚴肅查處炒作「網紅兒童」行為,禁止誘導未成年人打賞行為,防止炫富拜金、奢靡享樂、賣慘「審丑」等現象對未成年人形成不良導向;未成年人在線教育平台,全面清理在線課程中色情低俗、血腥暴力及其他導向不良內容,嚴禁推送網絡遊戲、低俗小說、娛樂直播等與學習無關的廣告信息,及時處置互動評論區攻擊謾罵、教唆不良交友等內容;為解決論壇社區、群圈等環節危害未成年人問題,要深入清理利用兒童形象製作的軟色情表情包,嚴查教唆誘導未成年人自殺約死、拍攝交易色情低俗影片的群組帳號。

公告顯示,近期,針對快手、騰訊QQ、淘寶、新浪微博、小紅書等平台傳播未成年軟色情表情包、利用未成年人性暗示短片引流等問題,網信部門約談平台負責人,責令限期整改,全面清理處置相關違法違規信息和帳號,並對平台實施罰款處罰。

其三,5月,有網友曝出「中國好聲音」節目組的一則通告,其中明確指出:接國家有關部門通知,要求停止所有綜藝節目的海選活動。全國選秀綜藝節目自此涼涼的了。

從以上三件事,可以看出,當局在出狠手,導致一些娛樂節目和活動歇菜,娛樂行業氣氛陡然緊張起來。這應該是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的一次重大政策逆轉。

眾所周知,毛時代「政治掛帥」,推行禁慾主義,社會文化娛樂方面是個沙漠。改革開放尤其是「六四屠殺」後,「一切向錢看」,「悶聲發大財」,中共有意無意推動民眾走向消費主義、享樂主義,「娛樂至死」。

「娛樂至死」一詞源自美國學者尼爾·波茲曼的同名著作。他指出,現實社會(書中主要以美國社會為例)的一切公眾話語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並成為一種文化精神。我們的政治、宗教、新聞、體育、教育和商業都心甘情願的成為娛樂的附庸,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曾有兩部著名小說對當今世界進行了預言。一部是喬治·奧威爾的《1984》,描述的是以法西斯主義、史太林主義(所謂「老大哥」)為典型的極權主義統治的可怕景象。另一部是奧爾德斯·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描述的是我們以前不熟悉的「娛樂專制」。尼爾·波茲曼《娛樂至死》這本書想告訴大家的是,今天正在成為現實威脅的不是奧威爾的預言,而是赫胥黎的預言。

尼爾·波茲曼的《娛樂至死》深刻剖析了美國社會;但是,卻不適合於中國。因為文革之後的中國,是尼爾·波茲曼沒有預料到的一種特殊情況:極權專制和娛樂專制的結合,或者說「老大哥」和「美麗新世界」的結合。

在美國,沒有出現過類似法西斯主義或史太林主義的極權主義,因此也談不到極權主義和「娛樂至死」的結合問題。而當今中國大陸,既強行禁書,又無人願意讀書;既剝奪人們的知情權、控制信息,又讓大眾淹沒在浩如煙海的信息(各種娛樂新聞、八卦新聞)之中;一方面是有人故意隱瞞真理,繼續進行新聞封鎖,另一方面是大眾日益對「真理」不感興趣(原因恰恰在於有人故意隱瞞真理因而使得大家對「真理」話語普遍抱有懷疑和反感);在文化仍然受到控制的同時,充滿感官刺激和無規則遊戲的文化也在氾濫。對此,大陸學人陶東風寫道:就後極權社會的情況看,「美麗新世界」的建造者就是「老大哥」,當然是一個「與時俱進」了的「老大哥」。

這麼多年,中共實際推行的「娛樂至死 」,固然一方面成功的讓無數中國人遠離了政治、放棄了理想,以賺錢享樂為人生目的,物慾統治著社會;但另一方面,社會道德下滑,風氣大壞,對中共的統治也構成了一定威脅,尤其90後、00後因為「娛樂至死」,往往並不把中共當回事(他們沒有經歷過政治運動,認為中共與他們隔的很遠)。

例如,吳亦凡涉嫌強姦被刑拘,竟有粉絲來到北京朝陽公安分局,為吳亦凡加油助威,網上也有多個「吳亦凡救援群」,商討要如何解救吳亦凡,甚至出現了「劫獄」之論,還說中共黨員就九千萬、而吳亦凡的粉絲就達到五千萬等等。

這使中共警覺起來,並感到恐懼。中共搞「娛樂至死」,目的是要中國人在放縱享樂中接受、服從、支持中共的獨裁統治,而不是在「娛樂至死」中嘲笑、解構中共;再加上,毛澤東原教旨主義的幽靈在當局「新時代」的上空飄蕩,因此,在建黨百年、20大前一年這個時間點上,當局重手整治娛樂行業,也就難以避免了。

而且大陸消費文化、娛樂文化的掌握者從來都不只是企業家、文化工業部門(比如荷里活之類),也不只是市場,而是市場和權力的結合、文化商人和審查官的聯合。聽命於「老大哥」比取悅於市場更重要。因此,當局對娛樂行業的整治,可以說輕車熟路,沒有甚麼障礙。

結語

當初,中共為了洗腦、愚民,引導民眾「娛樂至死」;現在「娛樂至死」的粉絲們在一定程度上脫離了中共的控制,中共焉能不擔心!雖然中共現在整治娛樂行業,對「娛樂至死」強行加上政治的籠頭,但也不一定能達成其目的。中共這也可說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不過,中共死不足惜,可惜的是,中共造成的「娛樂至死」對中華民族的毒害實在太大了。#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