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揚州市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正在升溫,當地官員承認「集中爆發」。該市的封城措施一再升級,但民眾披露管理混亂,已經引發人們的情緒波動,而外地人的境遇則更加困難。

官方數據稱,揚州從7月28日至8月8日24時,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346例。但是,外界普遍認為,由於中共一直掩蓋疫情,真實確診人數遠高於官方公布的數據。

根據《揚州日報》報道,江蘇省長吳政隆8月1日說「現在情況尚未見底」;他8月7日還承認「揚州疫情正處於集中爆發期」。

官方通報一名公職人員已傳染23人,該人確診前曾去過棋牌室、飯店、KTV、核酸檢測點,有當地民眾發帖質疑此人引發的群聚感染情況複雜。

此外,核酸檢測地點被曝管理混亂。目前官方通報顯示,不少人在排隊檢測時被感染確診,其中包括一名2歲男童。截至8月9日,揚州主城區已經進行了五輪核酸檢測。

外地人被困揚州 擔心失業

揚州從7月28日曝出確診病例開始,部份確診人所住的區域被封閉。從8月3日零時開始,主城區全部封閉,進行交通管控。

目前仍有很多外地人因封城被困在揚州。

西安某大學30多名大三學生從7月10日開始在揚州實習,原計劃8月6日結束,現在被迫滯留在邗江區。吳同學8月9日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官方最初說48小時內的核酸檢測陰性結果可以出城,但他們自費檢測(每人80元)拿到結果後,又說所有交通不得出入。

「可能是揚州市政府情況比較緊急吧,沒想到這麼嚴重,邗江區現在的狀態就是基本上是停工。」他說。

來自山東泰安的孫先生夫婦7月23日到揚州旅遊,先遭遇颱風,再受困於疫情,目前被困在一家酒店。他說:「封城沒人通知我,政府對外來旅遊滯留者的各方面照顧也欠缺一點。現在揚州所有地方都出不去了,也就是說揚州封城不管你外地人的死活,住好住不好都是自己的事。」

孫先生表示,外地人只能自己承擔食宿費用和風險,「我們這地方是一個大拐角,四周都封了,(酒店附近)這個超市不開的話,這麼多人就都餓死在這。」

「資金有限,不能一直在這待著,這揚州的疫情誰能知道會發生甚麼狀況。」他說,「天天吃泡麵,沒辦法。我和媳婦餓了就吃點泡麵,不餓就那麼地了,就等著,甚麼也不吃。現在看到泡麵都夠夠的。」

由於無法回家,孫先生夫婦同時面臨失業風險。他們同在一家煉油廠工作,向單位請假十天,但現在已有二十多天。

他說:「估計回去我的工作能不能幹還是一回事,老闆說他也沒辦法,他說『回來再說吧』,職位要給你保留的話,就能幹,不給你保留你就另外想辦法唄。我們那就像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似的,替代時間長了之後有你沒你就無所謂了。」

孫先生介紹說,揚州的外地人很多,他所在的酒店(非隔離酒店)除了三樓的公職人員,其它房間已經住滿,「多少人滯留揚州沒統計過」。

揚州各酒店價格飆漲 滯留人員苦不堪言

劉先生是銀川人,因出公差從揚放轉機,結果被困在揚州至今無法回家。

他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的經歷:7月19日,他原本計劃到蘇州出差,從銀川坐飛機到達揚州,再乘高鐵去蘇州,辦完公事後,7月30日準備還按原路返回銀川。

「30號下午到了火車東站,坐機場大巴時被告知要有48小時之內核酸檢測報告才能坐,打車的時候的士說不讓去機場,然後30號下午在火車東站自費做了核酸檢測報告,坐巴士去市區找酒店住下,30號晚上通知機場停運了,機票被取消了。」他說,他自費做的核酸檢測報告也作廢了,當天晚上他在邗江區瘦西湖路找到一家費用一晚130元的商旅酒店。

結果沒過兩天,8月 3日,酒店房間價格大漲,一下漲到200元,他被迫退房,徒步4公里到了汶河南路的宜必思酒店。8月6日,這家酒店的房費也漲至200元,期間他撥打了12345市長熱線進行投訴,兩三天沒得到回覆,之後不停地撥打,最後得到的答覆是市場正常調價,政府無權干涉。

他又給揚州發布的救助熱線打電話,市民政局記錄了他的信息,給了他一個廣陵區的電話,打過去後對方說只能給他推薦附近酒店,也沒有辦法提供再具體的幫助。

各酒店不停地漲價,而且價格高得離譜,劉先生雖然是出公差,單位可以給他報銷,但也只限於150元以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揚州要被困多少天,這每天的花銷讓他無法承受,最後他被迫找民宿,後來在昌建廣場附近找到一家民宿。

「酒店漲價太離譜,就找民宿,找了昌建廣場附近的民宿,也是130元,最近美團一看漲到250了。」他表示,這裏(民宿)的老闆人不錯,應該不會給他漲價,所以不用再換地方了。

劉先說說,現在的揚州城許多小區和道路都被封鎖,大道還可以隨便走,一切交通工具都沒有,共享單車也沒了,他一切靠只能徒步。

揚州封城 再現小區「喊樓」場景

揚州一公職人員確診,被質疑其感染群體複雜。(網絡截圖)
揚州一公職人員確診,被質疑其感染群體複雜。(網絡截圖)

8月9日官方消息說,揚州部份地區的居民小區進一步升級管控,包括江都區、邗江區、廣陵區、經濟技術開發區、生態科技新城、蜀岡—瘦西湖風景名勝區等地,封控管理小區只留一個出入口,24小時嚴管居民出入。

截至目前,揚州市部份居民已經被隔離在家近兩周時間。這種封閉措施引發了民眾的情緒波動,有小區再現2020年武漢封城時的「喊樓」場景。

另有揚州民眾向大紀元記者提供圖片,顯示揚州部份超市的食品遭搶購。

大陸媒體報道,8月3日揚州主城區全面封城時,與疫情發生前相比,市區農貿市場蔬菜價格上漲50%左右,豬肉、水產、雞蛋等也都顯著上漲。#

揚州封城多日,部份超市遭遇搶購。(揚州民眾提供)
揚州封城多日,部份超市遭遇搶購。(揚州民眾提供)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