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經濟參考報》8月3日刊登了一篇文章痛批網絡遊戲是「精神鴉片」、新型「毒品」,並著重點名中國網絡巨頭騰訊。網遊上市公司股票應聲暴跌。此文不久後被刪除,並在當晚重新發布了修改版本,文中的「精神鴉片」、「電子毒品」等字眼都被刪除。

時事評論人士分析認為,中共打擊網絡遊戲產業是為了控制這一數千億元產業背後的資本以及年輕一代;因騰訊和中共公安系統有長期的合作關係,中共宣傳部門對騰訊等公司的批判,其實是中共左手對右手的攻擊,左右互搏。

8月3日,中共官媒新華社主辦的報刊《經濟參考報》刊登了一篇題為「『精神鴉片』竟長成數千億產業」的文章,認為網絡遊戲是「精神鴉片」、「電子毒品」,稱「這一新型『毒品』突飛猛進、發展壯大成一個巨大的產業」。

文章重點點名全球市值最高十大企業之一、中國網絡巨頭騰訊旗下的騰訊遊戲,以及包括騰訊遊戲的旗艦網絡遊戲產品《王者榮耀》在內的部分遊戲產品。

此文發布後直接在中國資本市場掀起了軒然大波。8月3日當天港股開盤後,遊戲股全線暴跌,騰訊控股一度暴跌超10%;午後開盤,遊戲板塊稍稍企穩反彈,截至收盤,騰訊跌幅仍超6%。當日,網遊上市公司整體市值合計蒸發接近3,000億元人民幣(約合463億美元)。

但在當日午間,《經濟參考報》的官方微博、網站均刪除了此文。當日晚間,《經濟參考報》又重新發布了修改版本,文章的標題被改為「網絡遊戲長成數千億產業」,文中關於「精神鴉片」、「電子毒品」等字眼都已消失不見。

數千億元產業背後的資本市場

《經濟參考報》在修改前後的文章中都講,中國的網絡遊戲已發展壯大成一個巨大的產業。

文章稱,有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786.87億元人民幣(約合430.84億美元)。騰訊遊戲佔據了行業的半壁江山。

文章說,2020年上半年,騰訊遊戲以54.46%的市場份額佔據了行業第一。騰訊遊戲也是中國遊戲行業營業收入最多的企業,「2020年騰訊遊戲實現營業收入1,561億元(約合241億美元),較排在第二位的網易遊戲的營業收入高出了1,015億元(約合156億美元)」。

文章還點名騰訊遊戲在2015年上線的網絡遊戲《王者榮耀》,稱其「獨傲市場」:「2020年日活躍用戶數日均上億,霸佔著國內手遊流水的頭把交椅」,「動動手指就能和微信好友一起『開黑』,讓《王者榮耀》獲得了病毒式傳播和無可複製的玩家粘性」。

「開黑」是遊戲用語,指玩遊戲時,玩家可以語音或者面對面交流。

專注於中國遊戲行業的社交媒體「遊戲日報」在今年6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騰訊公開的《王者榮耀》最新數據顯示,該網遊的註冊用戶超過了5億。

中共借打擊網遊控制資本和年輕一代

旅美中國時政評論人士江峰在他8月5日的YouTube自媒體頻道節目中表示,在中國,任何市場和資本只要不受中共控制,中共就會認為它們是「危險的」。

他說,《經濟參考報》是中共中央級媒體、中共財經政策指導的最高權威,其刊文稱網遊是「精神鴉片」、「電子毒品」,這本是一個社會話題,但實際上是得到了中共高層的授意,中共所關注的是網遊這個千億元產業背後的資本。

江峰說,文中沒有具體的關於政府政策的調整,因此人們無法確認它是否是政府監管動作的一部分。然而,它卻利用市場已經形成的恐慌達到了敲山振虎的作用。

他說,中共利用報紙刊文的另一個原因是有迴旋餘地。中央級黨媒登一篇文章就具足了威脅和製造恐懼的力量。它的靈活性很大,可以收回來刪改,這其實是中共對資本市場的精準打擊,它對市場恐懼程度和迴旋餘地都算計的清清楚楚。

江峰還表示,中共打擊網絡遊戲產業是要將管理、分配資源的權力掌握在自己手裡。此外,中共對千禧之後年輕一代的世界觀、價值觀感到恐慌,怕控制不了他們的成長,因此對網絡遊戲下手。

「說白了,不是說它突然開始關心孩子們的健康、少做作業的問題,」江峰說,「它真正擔心的是對年輕一代的失控。」

騰訊長期和中共合作 幫中共監控民眾

微信(WeChat)是騰訊公司於2011年1月推出的一個為智能終端提供即時通訊服務的免費應用程序。其具有文字聊天、圖片、貼圖、視頻聊天等功能,還能通過「微信支付」完成付款。

微信支付(WeChat Pay)是騰訊公司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平台,用戶可以用微信支付來購物、吃飯、旅遊、就醫、交水電費等。企業、商品、門店、用戶都通過微信連在一起。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2020年5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自2011年誕生以來,微信在全球範圍內支持20多種語言,覆蓋了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微信及WeChat的合併月活躍帳戶數達12.025億。 

微信依託小程序、公眾號、微信支付等,覆蓋的商戶達5,000萬家、服務商超過6萬餘家。企業微信已覆蓋超過50個行業,服務超過250萬家企業。

報告還稱,推進數字政府建設是中共制定的重要戰略。「微信作為移動互聯網終端平台,創造了一個十億級用戶的共用空間,」報告稱,微信為中共加強治理體系、強化綜合治理能力、實現數字化提供了重要的技術工具,是「連接最廣泛的智慧城市終端」。  

由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主辦的日報《南方都市報》在今年6月刊登的一篇文章中承認,成立於1998年11月的騰訊公司,在2003年成立了中共黨支部。目前,騰訊下設黨總支14個、黨支部275個,黨員超過1.1萬人。

騰訊公司的隱私政策中也寫道,在中共的監管機構、司法機關和執法機構的要求下,騰訊會在未獲得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向中共當局披露用戶的信息。

中國一名匿名媒體人在今年7月曾向大紀元透露,騰訊公司有中共網絡安全監察人員和國安網絡安全人員。他表示,騰訊大廈至少有一層樓專門給中共網監人員辦公,其中包括網絡監察人員、國安和國保警察。

「騰訊的發展已經和中共監管部門融合在一起、無縫對接了,」他說,「就是說,騰訊能發展多大,它能發展多少會員,能發展到多少國家,那麼中共勢力,這個網監部門就會跟到哪裡」。

中國問題專家、資深媒體人石山在他8月5日的《有冇搞錯》節目中表示,騰訊是最早協助中共建立全民監控系統的企業之一,和中共公安系統有長期的合作關係。騰訊早期監視QQ,後來監視微信,但這只是監控的初級層面。騰訊和中共國安部提出的主動監控包括大數據蒐集,人工智能(AI)超級計算和自動搜索,對社會輿論和群眾心理掌控等。簡單說,這就是中共的秘密警察系統。

石山表示,世界上所有的專制體制,有兩個「助手」是缺一不可的:一個是秘密警察,一個是宣傳部。

他說,此次中共宣傳部門對騰訊的大力攻擊,其實是左手對右手的攻擊,左右互搏,自己打了起來。因中共的宣傳系統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負責,這些人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但這些理論無法應付目前的社會發展,尤其無法面對現在的科技時代。

他還表示,中宣系統的人恨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騰訊創始人馬化騰這類資本家。但宣傳部門的這些動作對海外投資者的震動也許是決定性的。@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