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是否應該允許中共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

關於這個問題,總部位於華盛頓的資訊科技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 Innovation Foundation,ITIF)全球創新政策副總裁斯蒂芬·埃澤爾(Stephen Ezell)對《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表示:「現在,在看到了中國(中共)在過去20年裏作為世貿組織成員的表現,並知道了它確實沒有兌現自己的承諾之後,答案是:『不應該』!」

在一份新的報告中,埃澤爾詳細描述了中共政府,在履行其在2001年12月加入世貿組織(WTO)時所作承諾的行動方面,如何地「嚴重不足」。其中包括在「取消行業補貼、強制合資辦企業、強制技術轉讓,以及保護外國知識產權、為服務業提供市場准入」等領域的承諾。

根據世貿組織的說法,加入該組織的經濟體,會通過實現「結構和貿易自由化改革」獲益,並「有助於確保其融入全球經濟。」

1999年,時任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在與中共總理朱鎔基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以公平的商業條件」將中共納入世貿組織,將「大大有助於為(美國)公司和(美國)勞動者,在中國市場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並「承諾讓中國(中共)遵守國際貿易體系的規則。」

埃澤爾寫道,但事實恰恰相反,中共政府「數十年來一直在玩弄全球貿易體系。」這使其「積累了巨大的貿易順差和外匯儲備,用於實現其國內和外交政策目標。」中共政權的國內政策包括將100多萬維吾爾族人關押在拘留營,以及鎮壓香港僅存的公民自由。在外交政策方面,該政權威脅要侵略並征服民主的台灣,在有爭議的南中共海擴張領土,並尋求通過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項目——一帶一路倡議——建立全球政治和經濟影響力。

美國學者幫助中共宣傳

在中國加入WTO之前的幾年裏,當時的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社會學副教授道格·格思里(Doug Guthrie,顧道格)積極主張讓中共加入WTO。2000年5月,在美國眾議院關於中共加入世貿組織的聽證會上,他和其他十幾位學者簽署了一份支持中共加入世貿組織的公開信。

格思里現在是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雷鳥管理學院(Arizona State University’s Thunderbird School of Global Management)全球領導力教授及中國(中共)倡議(Director of China Initiatives)主任。Guthrie告訴《大紀元時報》,他是「一群相信『允許中共加入世貿組織』是正確的事情的學者中的一員。」他補充說:「當時我們可以和國會山的人談上話,我們去做了。」

二十年過去了,格思里並沒有對此感到後悔。他同時也是中共全球領導力諮詢公司(China On Global Leadership)的創始人之一。

在中共加入世貿組織之前,美國每年審查中共的最惠國貿易地位(Most Favored Nation,MFN),重點審查該中共制度的系統性侵犯人權等問題。美國國會在2000年通過了一項法案,在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後,將正常貿易關係這一地位定為永久性。這取消了美國國會每年對中共的最惠國待遇的審查,並減輕了那些考慮將業務擴展到中國的跨國公司,所面臨的政治不確定性。

當時,人們普遍認為,允許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將為中國帶來更大的經濟自由化,從而在這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帶來更多的政治自由。但這個計劃沒有實現。

2000年通過的永久正常貿易關係(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PNTR)法案明確指出:「國會譴責中國(中共)政府侵犯人權、宗教自由和工人權利」,並指出了中國共產黨的「法外處決和酷刑,強迫墮胎和絕育,限制進出西藏和新疆等地,以及長期實行『勞動教養』制度。」

格思里表示,對他來說,這個問題超出了他關注的範圍。他說:「我儘量避開人權等話題。」

美國工人被拋棄

格思里說,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對美國經濟和美國工人產生了「重大」影響。

他說,這意味著「資本開始從美國和歐洲等地流向亞洲,尤其是中國」。「因此,如果你是一個對勞動力和經濟發展有深入思考的人,也許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對美國經濟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根據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CFR)的數據,1999年至2011年間,美國製造業失去了近600萬個工作崗位。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發表的一項研究,將其中近100萬個工業工作崗位,以及總共為240萬個工作崗位的流失,歸咎於與中共的競爭。根據同一份CFR報告,像蘋果這樣的跨國公司,已經從中國市場准入的增加中獲益。2020年,大中華地區的消費者,大約佔蘋果公司總收入的15% 。

2014年至2019年期間,格思里在中國擔任蘋果公司的高級主管。他表示,大型跨國公司從中共加入世貿組織中獲益,而美國工人卻沒有。

「如果你看看中國市場,對於特斯拉Tesla(Tesla)和蘋果(Apple)等公司,中國的市場僅次於美國。因此,他們都從中受益。」「得不到好處的人,是在美國從事勞動的工人階級。」

中共想要絕對優勢

英國前外交官、《中國妙計:邁向自由的大躍進》(China Coup:The Great Leap to Freedom)一書的作者羅傑·加賽德(Roger Garside)告訴《大紀元時報》,總體上講,中共政權「只是有選擇地、而不是真誠地遵守了世貿組織的規則。」

加賽德表示,美國和其他自由民主國家在對待中共的問題上,選擇了短期經濟利益,而不是自由等基本原則。

他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領導人當時是樂觀地、而不是天真的相信、或希望(中共)加入世貿組織,會帶來政治利益。」「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對其不利方面視而不見,未能在捍衛自由與促進短期經濟利益之間權衡利弊。在這方面,意大利、德國、法國和英國的領導人,做的與美國人一樣糟糕,甚至更糟。他們至今仍不願承認這種政治威脅。」

資訊科技與創新基金會的埃澤爾(Ezell)對此表示,北京已經利用其世貿組織成員的優勢,獲得了進入其它國家市場的更多和非互惠的機會。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他在報告中提出了一些政策建議,包括取消中共的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以及在世貿組織,重新談判中共商品和服務的關稅時間表。

根據埃澤爾的說法,世貿組織的成員資格,幫助中共推進了其首要目標之一:在先進技術方面取得超過美國的優勢。

他表示:「中共希望在所有先進技術行業擁有絕對優勢,他們希望通過限制其它公司進入自己的市場來實現這一目標。而隨後… … 給予自己的公司,以不公平的基礎進入國際市場的能力,他們在這方面做得非常成功。」

加賽德說,中共將繼續利用其不斷增長的經濟實力,將世界推向極權主義的方向。

他說:「以我的預料,(中共)會利用其權力,將極權主義強加於世界上儘可能多的地方,消除自由、民主和人權,就像它在香港所做的那樣。這就是極權主義政權所要做的。很難預測它能在多大程度上稱霸這個世界,因為這將取決於它是如何達到這種主宰地位的。」#

本文作者亞當·邁克爾·莫倫(Adam Michael Molon)是一位美國作家和記者。他在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在印第安納大學布盧明頓分校(Indiana University-Bloomington.)獲得金融學和中文學士學位。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