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官方喉舌《環球時報》報道,一架從俄羅斯起飛的航班是中國最近爆發疫情的原因。7月20日,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的9名員工在清理機艙後,檢測出變種病毒(Delta variant)呈陽性。

兩周過去了,病毒已經傳到中國六個省份,現在已經有數十萬人被封鎖。南京機場的管理團隊受到了中共當局的嚴厲批評。俄羅斯航班是否應該對這種傳染性極強的變種病毒在中國的傳播負責,這一點還有爭議。然而,毋庸爭論的是,中共政權與致命瘟疫之間的聯繫。

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

正如任何值得尊敬的歷史學家或流行病學家都會告訴你的,從歷史上看,中國一直是致命流行病的溫床。目前的冠狀病毒病幾乎可以肯定起源於武漢的一個實驗室。它並不是第一個來自中國的致命病毒,肯定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正如外交政策分析家萬達·費爾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所警告的,下一次大瘟疫流行很可能是由於「失當的畜牧業沒有分離家畜與野生動物」引起的。如果存在「監管缺陷」,災難發生的可能性就增加。中國不僅是大流行病的溫床,也是「監管缺陷」的溫床。我們可以相當有把握地說,「監管缺陷」是造成最近大流行的原因。

下一次人畜共患大瘟疫在中國爆發,這不是一個「是否會」的問題,而是一個「何時會」的問題。

以南陽市附近的新大型農場為例。agriculture.com 網站的作者指出,這個農場的規模「大約是美國典型繁殖設施的10倍」,不久將「容納84,000頭母豬及其幼崽」。這個「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大」的農場很可能成為下一次瘟疫的滋生地。

正如病毒學家蘇雷什·庫奇普迪(Suresh V Kuchipudi)所警告的,在中國這樣的國家,家畜的「疾病控制、飼料補充,和圈養條件」往往很差。「牛、雞和豬可能攜帶地方病,它們經常彼此密切接觸,也接觸各種非家畜和人類。」

這個擠滿了84,000頭母豬的大型農場未來的運行效果將如何?如果歷史教會了我們甚麼,答案就是「不會很好」。畢竟,過去的行為是未來行為的最佳預測者。

中國北京郊區的一家養豬場。攝於2017年6月5日。(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中國北京郊區的一家養豬場。攝於2017年6月5日。(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考慮到這個因素,再加上中共政權拒絕與各國政府合作,我們可以預見,災難就在眼前。眾所周知,中共最近拒絕配合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起源的調查。如果它沒有甚麼可隱瞞的,為甚麼要拒絕呢?如果中共希望世界其它國家信任它(對中共的信任度現在處於歷史最低點),那麼它至少要有點透明度。當然,它拒絕合作是可以理解的。這個政權有很多要隱瞞的。

農藥和害蟲

今年3月,在大多數國家開始關閉邊境整整12個月之後,彭博社(Bloomberg)的記者亞當·明特(Adam Minter)寫了一篇相當有趣的文章。

他描述了「位於北京以南120英里處的邋遢的養羊戶」。這些農民是一群「有趣」的人,因為他們經常給羊飼料中摻雜「瘦肉精(clenbuterol)」,一種強烈的、被禁止的生長劑,它可能導致人類嚴重的健康問題。

明特的文章發表的同時,世界衛生組織(WHO)也開始「關注」中國的農業了。必須指出,在這個問題上,世衛組織幾乎沒有甚麼可以誇耀的。不過我想,遲到的關注總比沒有關注好。然而,即使世衛組織開始「關注」了,它也將面臨相當大的障礙。明特討論了「監督中國龐大的小農場體系是多麼困難,尤其是當地方官員為了利益而忽視顯而易見的問題時。」

中國農民大多數生活在貧困之中。他們嚴重依賴農作物的激進式種植(aggressive cultivation)。根據明特的說法,正因此,許多人「長期以來一直訴諸化學手段,包括使用(和過度使用)化肥和殺蟲劑。」有毒化學工業與致命病毒之間的聯繫已經有很多記錄了。

史丹福大學的研究人員指出,「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農業化學品消費國。儘管中國只有世界9%的耕地,但該國仍使用全球30%以上的化肥和殺蟲劑」。

濫用有害化學品在許多層面上都是有問題的。

在彭博社的文章中,明特提出了另一個合理的觀點:中共非常渴望「看到農業生產的繁榮」,因此它對農業化學品的問題寧願採取「視若無睹」的態度。「閉上嘴巴,閉上眼睛,一切都沒事」。不會沒事的。

「視若無睹」是我們陷入這種麻煩的原因。現在是時候讓中共正視並反思自己,而不是「視若無睹」了。如果該政權繼續撒謊和欺騙,那麼,出於明顯的原因,國際社會只會加劇對它的懷疑。

中共現在必須要做到兩點:完全的透明和絕對的誠實。但是中共就是中共,兩者對它來說都不可能。所以,我們只能坐等又一次瘟疫大流行了。

原文:「The Next Pandemic: Not a Question of If, but a Question of Whe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國保守黨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公共話語》(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體。他還是《硬幣電報》(Cointelegraph)的專欄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