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條例》加劇移民潮 港媽︰對不起,我做了逃兵

港府《入境條例》修訂內容8月1日起生效,大批港人因擔心離港自由受到限制,紛紛選擇在條例生效前離港。7月的最後幾天,平均每日有2,000多名港人經機場離境,創下自去年3月中以來的新高。

近日抵達英國的80後單親媽媽Joanne Cheung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去年實施「港版國安法」只是加速了她們一家移民的打算,但《入境條例》卻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因此決定帶同12歲和8歲的兒子離港。她說:「我本沒有想過離開香港,但對不起,我做了逃兵,因為我擔心下一代的成長。」

Joanne回憶說,英航離港班機的櫃檯前,人龍擠滿整個登機通道,大多是一家大小扶老攜幼,但眾人的表情都不是以往在機場登記時看到的出去旅行的興奮模樣,而是一種說不出的愁眉苦臉,她形容是「哀莫大於心死」。

Joanne坦言,如果自己是單身的話,不會有離港的打算:「香港好食好住又方便。」但為了下一代,她一定要豁出去,「我在香港土生土長,人生起跌的回憶都在這裏。但現在香港面目全非,連出入境自由都沒有,還可以有甚麼將來可言?」

Joanne目前在倫敦北部Barnet地區暫住親戚家中,稍後會到附近地區購買房屋自住。她坦言接下來會非常忙,包括替兩名兒子尋找公立學校等。但她說:「辛苦是辛苦,但為了孩子們的將來,再辛苦也要忍下去。最起碼在英國可以享受自由的空氣。」

美加強監管專家:中企赴美IPO路基本被封

近日,中共加強對赴美上市企業的審查,令中概股慘跌,美國投資者蒙受重大的損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隨即決定加強對中企監督。專家分析,在美中的雙面夾擊下,更多的中國企業將無法在美上市。

7月30日,SEC主席詹斯勒(Gary Gensler)在一份聲明中說,他要求工作人員對在中國有重要業務的企業所提交的文件,進行有針對性的額外審查。

路透援引消息稱,SEC已停止處理中企在美首次公開招股(IPO)和其它證券發售的註冊登記,同時正在制定新規,要求中企向投資者披露中共實施新監管整治的風險。

財經觀察人士劉燕林向大紀元表示,SEC和中共兩者加強監管的目的不同,但是行動空前的一致,都是不希望中國企業、尤其是一些創新科技企業到美國上市。

他認為,美國現在針對中概股採取措施,主要是因為中概股多年來一直涉及到財務造假,誤導股民和投資機構,導致美方遭受很大損失。而中共方面,起初認為中企到美國上市可以圈錢,但幾年下來,發現赴海外上市也成為資金外逃的重要渠道。同時,中共也擔心一些科技企業到海外上市後,將脫離中共的掌控,以及會有信息數據的洩漏。

經濟學家吳嘉隆指出,「中國企業要到美國上市已經變成不可能,因為中國政府的規定是不能把本地審計過的財務報表交給外國,所以中國企業要去美國上市,這條路基本被封了。」

吳嘉隆說:「這也是符合金融脫鉤,美方想脫鉤,就是美國資金不要再去投資中國的企業和債券,然後中國也不想讓美國人在中國市場再賺錢,還有沒有明講的第三個,就是要求美系的資金從香港撤出,這三方面都是金融脫鉤,所以中共的一些政策好像在助長這個脫鉤。」

美國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羅奇(Stephen Roach)近期接受美媒訪談時提出警告,中美關係持續惡化,已經處於冷戰初期。

在美國SEC決定暫停中企IPO申請後,8月1日,中共監管機構語調放軟,宣稱北京對中企的上市地點一直採取開放的態度。

劉燕林認為,中美關係貌似冷戰、準備脫鉤,但仍在測試對方的底線。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對廣大股民來說,此時冒險押注中概股,絕對不是一個好時機。

美國國會共和黨人 發佈中共病毒溯源報告

8月2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麥考爾(Michael McCaul)公佈了對COVID-19病毒來源調查的最新發現。

麥考爾接受霍士「美國新聞室」節目採訪時說,中國共產黨進行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掩蓋」活動,「他們在實驗室對功能增益(實驗)進行基因操作」。

眾議院共和黨人公開的病毒溯源報告用了很多篇幅介紹武漢及其周邊地區在疫情爆發前的活動,這些活動似乎表明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9月就已流傳,早於世界衛生組織(WHO)對病毒的首次官方回應。

根據報告,在2019年9月,武漢實驗室的基因測序數據庫在半夜被關閉,可能表明他們試圖「隱藏」或「掩蓋」一些重大關切。

2019年9月和10月武漢的衛星圖像顯示,在武漢病毒所總部附近周圍的當地醫院就診人數顯著上升,同時出現類似新冠病毒症狀的患者人數也異常增加。

報告結論部份說,「這種病毒很有可能是自然起源,或可能是基因操縱的結果。很可能是在2012年至2015年的某個時候在中國雲南的洞穴收集到的,之後,由於實驗室糟糕的安全標準和做法洩漏了出去。」

麥考爾還呼籲對參與武漢實驗室的頂級研究人員進行制裁,他特別提到了美國「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達薩克(Dr. Peter Daszak)。

達薩克的機構曾資助了武漢實驗室340萬美元,過去15年來,達薩克一直將這部份資金用於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開展蝙蝠冠狀病毒研究。

達薩克同時也是「中國新冠病毒」源頭世衛調查團的成員。

報告中寫道:「我們發現了強有力的證據,表明達薩克是中共虛假資訊活動的公開代言人,旨在壓制公眾對潛在的實驗室洩漏的討論。」

共和黨人計劃在白宮的病毒起源報告出爐前,發佈他們手中的最詳細案例。

大陸疫情「多地開花」武漢再現封城狀態

目前,德爾塔(Delta)變種病毒在中國大陸肆虐,疫情呈現了「多地開花」的局面,至少蔓延15個省。兩年前最早爆發疫情的始發地,武漢也再次爆發疫情。

8月2日,武漢經濟開發區7人核酸檢測呈陽性。

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當天通報說,當地有7名外來務工人員核酸檢測呈陽性。其中沌(音zhuan;粵音:cyun5)口街一個工地的唐姓外來務工人員,7月27號在荊州高鐵站候車時,與有感染病例的淮安旅遊團有交集,另外6人則是唐的密切接觸者。
消息在武漢迅速引起關注和恐慌,不僅「武漢疫情」的話題下午進入新浪微博熱搜榜,而且當地已經開始到處封小區、封街、封路。

目前,武漢23條公交線路暫停營運,市內培訓機構及一切線下教育教學及聚集性活動全部暫停。

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在疫情防控工作會議上稱,「要迅速進入戰時狀態」。隨後,武漢市民紛紛到超市搶購、囤積物資。

武漢網民表示,「超市又空了!真的是經歷了去年的封城後,大家心裏都留下了陰影。」「人員流動不可控的情況下,全員核酸也沒有用。」

此外,揚州的疫情也是重災區,截至目前,已經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54例。江蘇官方稱「現在情況尚未見底」。8月2日,揚州市長張寶娟辭職,由王進健任揚州市副市長、代理市長。

為遏止疫情傳播,北京當局公佈,要嚴防死守不惜代價,同時還採取「誰審批、誰負責」的嚴格出入管制措施,要求市民非必要不出京。

大陸學生接種疫苗後現場抽搐

近日,有網友拍攝影片披露,一名中學生在接種疫苗後開始抽筋,120趕來的時候說人已經不行了。

網友拍攝的影片顯示,江蘇省江陰某中學組織學生集體在體育館接種疫苗,一名學生在接種後的觀察期間,出現臉色發白,冒虛汗,隨後開始抽搐,在急救車趕來後,被醫護人員抬出體育館。

由於中共官媒對接種疫苗出現的意外情況從未做過報道,目前只能靠網友發佈的零星消息,了解到接種國產疫苗後出現的嚴重不良反應。

近期,一些主要使用中國疫苗的亞洲國家,如:馬來西亞、印尼、泰國已改變國策,宣佈改用西方國家的疫苗接種。新加坡衛生部更宣佈:打中國疫苗不算數。

中共逼僧還俗 僧眾以死抗爭

7月31日,甘肅永靖縣的藏傳佛教寺廟紅城寺,遭到政府人員強行關閉,並要求僧侶們立即還俗。

僧人在寺院內拉起寫著「逼僧還俗,國法不容」的橫幅強力抗爭,現場哀聲一片。網上影片顯示,衝突當中,有三名僧人一度爬上房頂聲言以死抗爭。

有網友爆料,事件的起因是「2020年,當疫情來臨時,該寺的喇嘛發動居士捐款三十幾萬人民幣,不料,這卻為寺院帶來了後患」,因為「當地政府,看到寺院這麼有錢,最後竟提出『寺院收入』與『地方』平分的要求」,寺院拒絕了這個要求,於是政府現在就要直接封了寺院,逼僧人還俗。

也有人認為,因為紅城寺在漢族民眾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了,所以官方越發感到,對民眾的思想控制受到挑戰。這次事件,其實就是官方在清理漢地的藏傳佛教。

旅美評論人士馬聚對自由亞洲電台指出,習近平在鄭州洪水肆虐的時候前往西藏,有加劇打壓少數民族的信號。

兩名新疆集中營倖存者 揭種族滅絕真相後父親均遭殺害

7月30日,台灣立法院人權促進會首次舉行「維吾爾議題國際公聽會」,美國、加拿大、英國、歐洲議會關注維吾爾人權的人士亦都透過視像與會。

在會上,兩位曾在新疆集中營遭受中共迫害的維吾爾倖存者講述經歷,兩人都提到,他們的父親在他們逃出來揭露真相後,被中共殺害。

具有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血統的奧馬爾貝卡力,在公聽會上講述自己返鄉探親卻被控間諜,監禁在集中營裏的遭遇。他拿出鐵鏈,模擬在集中營裏手、腳被捆綁3個月,受盡折磨屈辱的場景。被關押將近8個月,他的體重從125公斤,變成60多公斤的皮包骨。

奧馬爾貝卡力說:「我身邊至少兩三個人對我全身大檢查,包括檢查眼珠,醫生把我衣服脫光,檢查我的內臟、腎、肝,我嚇壞了,怕他們將我活摘器官,嚇得撒尿,心臟跳得特別快。」

奧馬爾貝卡力表示,中共每個禮拜抓人到集中營,僅在他那個集中營,一區關3,000人,共4個區,從16歲的年輕人到80多歲的老人都有,並且都是被打上「危害國家安全罪」、「煽動恐怖份子」、「組織恐怖組織」的罪名。

奧馬爾貝卡力的妻子向哈薩克斯坦外交部寫信求救,之後,奧馬爾貝卡力得以逃出來。不過奧馬爾貝卡力說:「我作證之後,我的爸爸在集中營裏被殺了。」

另一名新疆集中營女性倖存者祖慕萊特達吾特說,在2018年她莫名其妙地被抓去派出所,後來又被關進所謂的「再教育培訓中心」。

祖慕萊特達吾特提到在集中營裏,15天打針一次、抽血一次,並且給他們吃不知名的藥物,吃完後頭腦昏沉,沒有精神。在關押62天後,她被放出來時,當局給她做了絕育手術。 

祖慕萊特達吾特說:「在聯合國做聽證時,接到中國派出所打電話警告,說父親、哥哥、好多親戚、朋友,都在他們手上,我沒有理會這些。12天以後爸爸在派出所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