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能做帝王者都是天命使然,而為了配合人間的走向,上天或通過其出生時的異象,或藉由精通術數之人的預言,提前向世人揭曉。南朝梁、陳與隋朝時就有這樣一位奇人,名叫韋鼎。

韋鼎,字超盛,陝西京兆杜陵縣人,出生於官宦之家。他的曾祖父韋玄,隱居在商山,因而歸屬於劉宋朝。祖父韋睿,任梁朝開府儀同三司(註:魏晉南北朝時的一種高級官位)。父親韋正,做過黃門侍郎。而韋鼎自小就通達脫俗,博通經史,精通陰陽八卦,尤其擅長相術,能預知禍福。他曾先後在梁朝、陳朝和隋朝為官。

在梁朝時,韋鼎就初露鋒芒,成為一位傳奇人物。他最初效力於湘東王法曹參軍,因為父親去世守喪,期間他異常悲痛,不吃不喝五日,其身體也因此受到了損害,幾乎死去。在家守喪期滿後,他出任邵陵王的主簿。

精誠感天地

公元548年八月,大將侯景勾結京城建康(南京)守將皇侄臨賀王蕭正德起兵謀反,城中一片混亂。此時,韋鼎的兄長韋昂剛好去世,但卻無法發喪,他只好背著兄長的屍身離開都城,並將之寄放在中興寺,然後去尋找棺材,以便埋葬。

可是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找到,韋鼎哀痛無助中不免在江邊放聲痛哭。忽然,他發現江中漂過來一個東西,韋鼎深以為異,就將其打撈上來,原來是一副新棺材。如此,他的兄長才得以裝殮、下葬。人們聽說後,都感歎不已,聞聽此事的梁元帝也認為是他的精誠感動了上天。

552年,梁將陳霸先、王僧辯攻下建康。侯景乘船出逃,被部下殺死,侯景之亂平息,司徒王僧辯任命韋鼎為戶曹屬,此後他又歷任太尉掾、大司馬從事、中書侍郎等職。

當時鎮守徐州的是大將陳霸先,韋鼎遠觀徐州有王者之氣,知曉陳霸先將建立新朝,因此他告訴陳霸先說:「明年有大臣伏誅,再過四年,梁朝要滅亡,天命將歸於舜帝之後。當初周滅殷氏,封媯滿於宛丘,其後裔子孫因此改姓『陳氏』。我觀將軍天縱神武,應是繼承大統之人。」

早就有意取代王僧辯的陳霸先聽後大喜,因而定策建立陳朝。557年,陳霸先代梁建陳,是為陳武帝。韋鼎被拜為黃門侍郎,不久後,又被任命為司農卿、司徒右長史、貞威將軍,領安右晉安王長史、行府國事,轉廷尉卿等。

陳宣帝太建中葉,韋鼎作為陳朝的使者前往北周都城長安。在北周,他遇見了執掌北周政權的楊堅,也就是後來的隋文帝。他對楊堅說:「我觀公之容貌,絕非常人,而且明察深遠,也不是眾賢士所能達到的。公不久必大貴,大貴之後就會一統天下。天下一統後一年,我會來為您效勞。公相之貴不可言說,希望多珍重珍惜。」

韋鼎出使回來後,就開始變賣全部家產田宅,還客居在寺廟中。他的友人大匠卿毛彪問他是何原因,他說:「江東王氣已盡,我和你都將葬在長安。因為看到了這樣的變化,所以變賣家產。」

等到楊堅建立隋朝、平定陳朝後,便派人飛車請出韋鼎,授上儀同三司,待遇甚厚。文帝每次設宴犒賞王公,韋鼎總是隨侍左右。一次,文帝隨意地問韋鼎:「韋世康與你關係是遠還是近?」韋世康是深受文帝倚重和信任的大臣。

韋鼎回道:「臣宗族分為不同的派系,南北各自獨立隔絕,自臣出生以來,就未嘗有過聯繫。」文帝很驚訝,認為百世卿族不應該這樣,便命官府提供酒餚,派韋世康與韋鼎到杜陵,歡宴十餘日,以加深彼此的感情。此後,為了不負文帝的苦心,韋鼎考察校訂宗廟順序,從楚太傅韋孟以下二十多代,寫了七卷《韋氏譜》。

清唐岱倣范寬畫幅 軸 故-畫-003754,唐岱(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清唐岱倣范寬畫幅 軸 故-畫-003754,唐岱(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預知未來事

當時的蘭陵公主剛剛守寡,隋文帝為其公開挑選丈夫,選了侍衛柳述和蕭瑒來讓韋鼎看哪個更為合適。韋鼎看罷說:「蕭瑒命中當封侯,但無貴妻之相,柳述亦會通達顯要,但最終無法守住官位。」文帝不以為然:「官位當然是由我來決定的。」遂讓公主下嫁給柳述。但後來的歷史證明,韋鼎的預言是準確的。柳述因與楊廣交惡,在隋煬帝即位後,坐罪免官,被流放。

文帝又問韋鼎:「朕的孩子中誰將繼承皇位?」韋鼎答道:「皇上、皇后所最愛的兒子當繼承,不是臣敢預知的。」文帝笑著說:「卿為何不肯明白地說出來呢?」

韋鼎之所以不肯說出來,是因為文帝夫婦最喜歡的兒子是楊廣,而原本的太子是楊勇。後來果然如韋鼎所預測的,文帝去世後,楊廣即位,是為隋煬帝。

開皇十二年,韋鼎任光州刺史,他以仁義教導百姓,弘揚光大清靜的品行。州中有個土豪,外表規規矩矩但卻內行不軌,常常做些劫盜之事。韋鼎一次在聚會時對他說:「你是個好人,為甚麼要作賊呢?」還逐條列舉了他所犯下的不軌之事。土豪十分驚懼,馬上俯首認罪。

還有個人,作客光州某朋友家,並與主人家中的小妾私通。等他離去前,小妾盜走了他的財物,隨後小妾逃走,但被殺死在路邊的草叢中。主人知道小妾與客人私通,便到官府告客人殺人。縣令將客人抓捕,並判其死罪。案件到了韋鼎手中,韋鼎推算後斷定:「客人雖與小妾有姦情,但不是殺人犯,應該是某寺中的僧人見財起意,令奴僕殺之。可以在某處找到贓物。」官府遂放了客人,將僧人抓獲,同時起獲了贓物。

從此,光州內社會安定,秩序井然,路不拾遺,人們都說韋鼎有神相助。後來,韋鼎又被徵召進京城,皇帝多次給予他優厚的賞賜。七十九歲時,韋鼎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