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儒家「天人合一」思想與學說,即「天道」與「人道」合而為一,「蝗蟲行軍」好像也有感應……

「蝗軍」造成的缺糧問題一直是人類的惡夢,蝗災也是人類歷史上最早的災害之一。

「蝗軍」造成的缺糧問題,一直是人類的惡夢。(Petr Ganaj/Shutterstock)
「蝗軍」造成的缺糧問題,一直是人類的惡夢。(Petr Ganaj/Shutterstock)

去年,數千億隻蝗蟲侵入中國大陸。面臨「蝗軍」,中共派出專家到鄰國巴基斯坦考察災情時還遭蝗蟲咬。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研究,這次蝗群規模可能增長數百倍。到去年9月,雲南省多個地區已遭遇了數十年來最嚴重的蝗蟲災害。

翻開史冊看看,蝗蟲過境帶來的蝗禍、蝗災很多,多發於春、秋兩個季節。一群蝗蟲可能有幾千億隻,是人類總人口的數百倍,蝗蟲過境,堪比大軍壓境,黑天黑地,一下子能把田地裏辛苦種植的五穀作物一掃而光。

古代字典《爾雅》說:「食苗心曰螟,食葉曰螣,食根曰蟊,食節曰賊,四蝗蟲名也。」《說文》:「蝗,螽也。」

就是說:螟、螣、蟊、賊、螽,這五種蟲都是蝗蟲一族。

唐代詩人白居易新樂府詩詞《捕蝗‧刺長吏也》:「我聞古之良吏有善政,以政驅蝗蝗出境。」

中國儒家「天人合一」思想與學說,即「天道」與「人道」合而為一,「蝗蟲行軍」好像也有感應,它們對一些地方、一些人「敬而遠之」,根本不去騷擾,這是怎麼回事?值得我們來回溯一下。

蝗蟲雨

《春秋》三傳、《史記》和《漢書》都記載一件「雨螽」的歷史大事。在春秋時期魯文公三年(公元前624年)秋天,宋國境內下起蝗蟲雨,蝗蟲遮天蔽地,天上飛的、落地死的,如雨勢紛紛,下個不停。因為禾穀被吃盡,災情非常嚴重,這麼多正史都破例記載了這災異。

古代聖賢已經察覺天象與人事間,有深切的互動對應關係——人的行為能感應上天,上天也能影響人事。

漢代大學問家劉向在《洪範五行傳》中說道:「春秋之螽者,蟲災也。以刑罰暴虐,貪叨無厭,興師動眾,蟲為害矣。」

劉向認為宋國「雨螽」是一種「天人感應」現象,這場災異起於宋當權者「暴虐賦斂之應」,因為為政者專橫跋扈、殺人不當,暴虐刑重,對百姓則連連徵收賦稅,一點都不手軟,更不顧人民死活。

倘若這個現象真是應驗了「天人感應」,那麼在父母官賢良清明的地方,是否沒有蝗災呢?來搜找一下史冊,真有不少這樣的記載。

古史明鑑:蝗蟲結群聲勢赫赫而來,是衝著酷刑暴政、貪心無厭、征伐爭戰而來。(Candy_Plus/Shutterstock)
古史明鑑:蝗蟲結群聲勢赫赫而來,是衝著酷刑暴政、貪心無厭、征伐爭戰而來。(Candy_Plus/Shutterstock)

蝗蟲敬避賢明清官

東漢王充的《論衡》中說到,當時流傳一件事:南陽卓公當緱氏縣令時,蝗蟲不入縣(今河南洛陽)。因為卓公賢明又至誠,所以災蟲不入他的境土。

《廣州先賢傳》記載,交趾人黃豪,任外黃縣令(陳留郡,今河南開封),克己愛民,先他後我,他儉用省吃,穿粗布衣,不食肉,吃便宜的菜,所得的俸祿全部用來救濟貧民,縣境之內和樂泰平。當時鄰縣蝗蟲為災,獨獨外黃縣沒有蝗災,年年穀物豐登。

謝承的《後漢書》記載了類似的事證:吳郡人徐栩為官非常清廉,愛民如子。當他在陳留郡小黃縣當縣令時,陳留郡遭了大蝗災,然而這些蝗蟲經過小黃縣時,都不停留,不聚、不集、不吃禾糧。當時刺史責備徐栩不治蝗災,徐栩申訴無用便辭官以告清白。當他辭官後,蝗蟲竟然又回來了。刺史終於明白詳情,向他謝罪,令他復官治理小黃縣。當徐栩回到小黃縣當縣令時,蝗蟲又全部飛走了。

再看賢吏怎樣治蝗災。《東觀漢記.傳七》記載,馬棱當廣陵(今江蘇淮安市)太守時,郡界常有蝗蟲傷害穀物,使得穀價連連高漲。馬棱治理地方有威德,他查察郡內的官吏,上奏罷免了貪污的鹽官,賑濟貧弱,減輕賦稅,讓廣陵地方百姓安居樂業。他又興復池塘、湖泊的生產,讓人民收入好起來。就這樣,蝗蟲飛入海,不再危害地方。

蝗蟲敬避孝子

蝗蟲不僅敬避清官的治地,蝗蟲也敬避孝子的耕地。《陳留耆舊傳》有這一記事,說陳留耆老高慎的兒子高式非常孝順,供養父親盡心盡力。永初年中,蝗蟲為災嚴重,不過蝗蟲好像識得孝子似的,獨獨不食高式種的麥子。

無獨有偶,漢和帝時也有蝗蟲敬避孝子賢官的故事。《孝子傳》記載:魏連事父至孝,任昌邑(今山東)令。百姓愛戴這位孝子長官,也受他的感化,變得誠實不欺。那時雖然遭遇到大蝗災,然而在他們的縣境之內年年豐收。

由此看來,蝗蟲結群聲勢赫赫而來,是衝著酷刑暴政、貪心無厭、征伐爭戰而來,古史有明鑑,告訴我們後人,尤其是現代人「天人感應」的道理。賢吏清官、至誠孝子受到上天讚揚,蝗蟲也敬而遠之。

這些例子都是史鑑。在史書《東觀漢記.梁福傳》中說:「災蝗當以德消,不聞驅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