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述幾個真實發生的神奇故事。

靈魂離體求救

1828年的某一天,在一艘來往於英格蘭利物浦和加拿大的商船上,大副羅伯特布魯斯看見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坐在船長室裏,正在一塊記事板上寫字。突然,那人轉過身,帶著木然不動的嚴肅表情盯著他。

「他是誰,想要幹甚麼?」布魯斯心裏感到一陣驚恐,於是他趕快衝到甲板上,去向船長報告他所看到的情景。

「你一定在發瘋了,布魯斯先生,」船長說道。 「一個陌生人?我們已經出來近6個星期了!下去看看是誰。」

「我從不相信鬼!」布魯斯說。 「但是,說句老實話,先生,我可不願單獨去見它。」

於是,船長和布魯斯一起去了船長室。當他們推開門時,赫然發現裏面一個人都沒有。然而,當他們檢查記事板的時候,卻發現上面寫著幾個字——「往西北方行駛」。

「先生,你是在戲弄我吧?」船長嚴厲地說。可是,大副布魯斯焦急地發誓說,他真的看到了那個陌生人在寫字。

船長坐在辦公桌前沉思了幾分鐘。然後,他想到了一個鑑別真偽的辦法。他把記事板翻到背面,讓布魯斯在上面寫下「往西北方行駛」這幾個字。石板兩面的字跡完全不同。

看來,不是布魯斯的惡作劇。那這是誰幹的呢?船長又把二副和其他乘務員依次叫來,讓他們寫這幾個字。用這個辦法,他檢查了全體船員。可是,沒有一個人的筆跡與記事板上的有一絲相像。

難道船上有偷渡者?於是,所有船員行動,從船頭到船尾,把整艘船徹底搜查了一遍,可是完全沒有任何蛛絲馬跡。船長最後問道,「布魯斯先生,你到底怎麼理解這一切呢?」

「我說不出來,先生。」布魯斯說道。 「我看到那個男人在寫字,你看到了他的字,其中必定事有蹊蹺。」

由於當時風向很好,繞道西北方只會多花幾個小時,於是船長下令向西北方轉航,看看會發生甚麼事情。大約經過3個小時的航行以後,監察哨報告說前方有冰山,冰山附近有一艘船。當再靠近的時候,船長通過望遠鏡看到了那艘船,船上有很多人。

實際上那是一艘遇難船,已經被牢牢地凍結在冰上了。他派出一些小船去營救倖存者。當第三艘救生船返回來,上面的乘客正在登上大船船舷時,布魯斯驚訝地發現,其中就有他幾個小時前在船長室裏看到的那個人!

當布魯斯把這事告訴船長後,船長說道,「老實說,布魯斯,這真是越來越離奇了。我們去看看這個人吧。」

在船長的要求下,那個人在記事板的空白面上寫了「往西北方行駛」這幾個字。當記事板翻轉過來時,他和其他人一樣吃驚地發現,在另一面上有著一模一樣的詞語和一模一樣的筆跡。

他把記事板翻過來又翻過去,「我只寫了一面,是誰寫了另一面?」他完全記不得那件讓布魯斯驚恐的事情。不過,他記起一件可能與此有關的事。那天中午時分,他因精疲力竭而酣然入睡。醒來後他說,夢到自己登上了一艘來救他們的船。

遇難船隻的船長證實了他的說法,他說:「他向我們講述了船的外表和裝備。讓我們驚奇萬分的是,你們的船出現了,與他描述的一模一樣。」

這個故事發表於1860年羅伯特戴爾歐文的《走在靈界的邊緣上》,是由羅伯特布魯斯的好朋友克拉克船長向上述作者講述的。他描述說布魯斯是「他一生中所見過的最真誠、最直爽的一個人。」他跟歐文說:「我用生命來保證他沒有說謊。」

這個故事是如此的不尋常,靈魂不但可以離體顯形,還到很遠的船上留下了帶有準確信息的字跡。而船上的記事板和上面的字跡令人難以否認的「硬證據」。

靈魂附錦鳥

另一則更具有奇幻色彩的真實事件,它發生在台灣高雄,當時相當轟動,《高雄新聞報》記者還特意進行了採訪報道。

高雄有一位經營鋁業的富商,叫歐煙州。在1968年,47歲的歐煙州因患肺癌在台北治療。有一天,和他有著20多年交情的老朋友,「老大房」公司的老闆錢夢明,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歐煙州從台北回到了位於高雄五福四路的老家。

錢夢明醒來後,心中感覺有些蹊蹺,於是準備打一個長途電話去台北,想問問究竟。誰知,台北的長途電話打過來了,電話裏告訴他,歐煙州在當天清晨病逝了。放下電話,錢夢明心中很悲傷,他想到了早上的夢,難道說那是歐煙州在給他托夢送信嗎?

然而,更匪夷所思的事發生了。12月21日,在歐煙州去世後的第七天,也就是民間俗稱的「頭七」,歐家來了一隻美麗的錦鳥——尖嘴、細腳、全身是墨綠色和金黃色的羽毛。這是錦鳥小小的一隻,大概不到15厘米長。

這隻小鳥最先出現在歐煙州的妻弟莊英傑家的大門前,一大清早,一會兒用嘴敲門發出「哆,哆,哆」的聲音,一會兒「吱吱,喳喳……」叫個不停,莊家的女傭趕牠也不走。女傭煩了,說了聲「討厭!」就關門不理了。

莊英傑早晨起床後,女傭告訴他關於小鳥敲門的事,他也沒放在心上。吃完早飯,就急忙趕到姐姐那裏,幫忙料理姐夫歐煙州的後事。可是,當他一進歐家大門,就看到了一樣東西。是甚麼?是一隻錦鳥,牠溫順地伏在歐煙州平日辦公的桌子上。小鳥看到莊英傑後,也不怕人,不僅沒有飛走,還轉動著小眼珠,盯著他看。莊英傑突然想起了早上女傭的話,馬上打電話把她叫來。「不錯,就是牠」,女傭一眼就認出,就是這隻鳥早上在敲門。莊英傑此時心裏,冥冥中有些感應,他心想,難道這是姐夫靈魂化身錦鳥,回家來看看嗎?

這時,歐家大小也都起床了,下樓看到這隻小鳥,也都驚訝不已。這隻小鳥在辦公桌上待了一會兒之後,一下跳下地來。然後,就像人走路一樣,一步一步,走向樓梯,並一層一層上去了。在場的所有人,都屏息凝神,跟在小鳥後面,看看牠要幹甚麼。

歐家這個房子的二樓,有一個客廳,還有兩間臥室,其中一間就是歐煙州生前住的。小鳥來到二樓後,在客廳轉了一圈,然後就進入歐煙州的臥室,跳到歐煙州生前睡過的大床上,一聲不響,就在那裏蹲著。

不一會兒,小鳥站起來了。牠振翅一飛,飛向懸掛在大床右側牆壁上的一個鏡框。鏡框裏是歐煙州妻子莊秀琴的彩色畫像。小鳥在鏡框上啄了幾下,又飛到床頭的大玻璃櫃上。玻璃櫃中,放著歐煙州的5個女兒、兩個兒子的照片鏡框,小鳥就這樣一個個地看。小鳥的奇怪舉動,讓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心中直泛嘀咕。

當天,恰巧歐煙州生前的另一位好友「大荊溪飯店」的老闆黃秉南也來到歐家,看到這一切之後,他立刻做了一件事,更讓大家相信,這隻錦鳥就是歐煙州的化身。

黃秉南伸出右手的食指,對著小鳥說:「老二!如果是你回來了,你就跳到我的手指頭上。」「老二」是歐煙州生前的暱稱。

說來也奇怪,他話音剛落,小鳥真的縱身一躍,不偏不倚,就落在那根食指上。黃秉南愣了好一會兒,回過神來,他不停撫摸小鳥的羽毛,連聲說:「好!好!好!」

還有更奇異的事發生。當天午餐時,這隻小鳥竟然自顧自地飛到飯廳,落在歐煙州生前常坐的椅子上。歐煙州生前最疼小兒子,當時只有12歲的歐政明。而那隻鳥竟然,也在菜盤上夾了一塊肉放在歐政明的盤子上看著他吃。歐政明後來告訴記者說:「起初,我有點害怕。後來,我還是將那塊肉吃了!」他還說:「我正在想要不要吃的時候,那隻鳥就盯著我,好像在乞求似的。」

就這樣,這隻不請自來的小鳥和歐家人相處了一星期,然後就飛走,再也沒有回來了。

亡夫變鸚鵡

無獨有偶,這樣的故事,在西方也出現過。著名人類學家馬里奧博士曾經研究過一個關於「生死輪迴」的奇特案例。這個案例還登在了美國雜誌《世界新聞周報》(Weekly World News)上。

瑞士的一位大學女教授法蘭茜絲史貝克(France Speck),49歲時丈夫艾米史佩克(Emil Speck)因心臟病發作去世。6個星期後,法蘭茜絲郵購了一隻鸚鵡。等她收到這隻鸚鵡時,發現鸚鵡正是在丈夫艾米去世那天出生的。而且,逐漸的,這種鸚鵡表現得越來越不像一隻普通的鸚鵡。

法蘭茜絲與她郵購的一隻鸚鵡。(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法蘭茜絲與她郵購的一隻鸚鵡。(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當法蘭茜絲給鸚鵡取名字時,準備叫牠耶維斯,並教牠說出這個名字。但牠不聽,卻自顧自地大叫:艾米、艾米。也許有朋友會說,是不是法蘭茜絲懷念丈夫,老是喊他的名字,被聰明的鸚鵡學去了?可是,法蘭茜絲卻說,鸚鵡到她家之後,她一次也沒提過丈夫的名字。

還有更奇的呢,過了不久,這隻鸚鵡開始表現得越來越像她的亡夫,當牠學懂更多話時,牠甚至講出他倆過去的婚姻生活,還知道他們結婚紀念日是5月25日。

一位研究超自然事物的專家基斯圖布,最初也懷疑是否真有其事。他說:「我起初還以為一定是史貝克博士故意教她的鸚鵡這樣做,但在我親自問過那隻鸚鵡後,我再也不能不信牠就是她丈夫艾米的化身。牠對於艾米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除了是他本人外,便再沒有其它可以解釋了。」

哈佛博士及知名神經外科醫生埃本亞歷山大。(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哈佛博士及知名神經外科醫生埃本亞歷山大。(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英國醫生山姆帕尼爾。(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英國醫生山姆帕尼爾。(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關於靈魂的奧妙,中西方有很多科學家都做了大量的研究,其中有英國醫生山姆帕尼爾(Sam Parnia)的科學實驗,哈佛博士、知名神經外科醫生埃本亞歷山大(Eben Alexander)的著作《天堂存在的證據》也有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