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祖·拜登周一(7月26日)在白宮與伊拉克總理穆斯塔法·卡迪米會晤時宣佈,駐伊美軍將在幾個月內結束在伊拉克的戰鬥任務。

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回答記者提問時,拜登表示,駐伊美軍的新角色將是 「繼續提供訓練、協助、幫助和對抗一旦捲土重來的『伊斯蘭國』組織,但到今年年底為止,我們將不再執行戰鬥任務。」

拜登拒絕透露目前約2500名駐伊美軍中將有多少人會繼續駐留在那裏。

美國和伊拉克雙方周一在一系列商議事務性細節的會議後發表聯合聲明稱,「兩國的安全關係將完全過渡到訓練、建議、協助和情報共享的角色,到2021年12月31日為止,不會再有美軍在伊拉克擔任作戰角色。」

白宮新聞秘書珍·莎琪在橢圓形辦公室的這場會議之前向記者們解釋說,「這是使命的轉變。這不是取消我們的夥伴關係、我們(在伊拉克)的存在或我們與伊拉克領導人們的密切接觸。」

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周六在阿拉斯加向一群記者表示,駐伊美軍「有能力做多種事情」。

當美國之音記者問及他會將目前的駐伊美軍歸類為作戰部隊,還是歸類為主要致力於訓練、建議和協助時,奧斯汀回答說:「我認為試圖做這一區分是非常困難的。但我會說,關鍵的一點將是,在任何一種情況下,我們行動目的和任務是甚麼。」

官員們表示,駐軍的重點將依舊是確保七年前的情況不會重演——當時「伊斯蘭國」組織橫掃摩蘇爾,數萬名外國武裝份子湧入伊拉克和鄰國敘利亞。伊拉克政府軍幾乎崩潰,每月發生數十起自殺式炸彈襲擊。

「正如我們從一開始就說的那樣,沒有人會宣佈『任務完成』」, 一位美國高級官員在伊拉克總理訪問前夕的一次電話簡報會上告訴記者們。「我們的目標是將『伊斯蘭國』組織的潰敗保持住。 隨著這些勢力正在尋求重建,我們認識到必須保持住對他們的壓力,但美軍和聯軍的角色或可以大幅退居至幕後,我們提供訓練、提供建議、分享情報、幫助後勤。我們現在差不多就處在這個位置上。」

美國和伊拉克在今年4月就美軍任務的改變達成一致。任務的轉型始於2015年,其重點變為協助伊拉克安全部隊的培訓和顧問角色,但當時並沒有完成這一過渡的時間表。

伊拉克外長福阿德·侯賽因上周對美國之音庫爾德語組表示,他預計雙方將就結束美國在伊拉克的作戰任務達成一致。

「在很大程度上,這一轉型就是拜登政府希望美軍在反恐鬥爭中所扮演角色的象徵,即通過培訓和其他形式的援助來支持夥伴國,同時讓夥伴國在反恐行動中發揮帶頭作用」, 華盛頓智庫企業研究所的研究員凱瑟琳·齊默爾曼對美國之音說。「然而,這種做法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美國的夥伴國是個好夥伴。雙方必須共同繼續優先處理反恐問題,而不是採取進一步加劇問題的行為方式。」

周一在白宮的這場會議舉行之際,美國在伊拉克的軍事據點繼續遭到襲擊,美國指責這些襲擊是與伊朗有關聯的民兵組織所為。

7月24日,一名親伊朗的民兵指揮官發表聲明,威脅要攻擊駐伊美軍,並呼籲撤軍。

上周六,一架無人機襲擊了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地區的一個駐紮著美軍的軍事基地。

根據聯合國上周五發佈的一份報告,今年1月和4月在巴格達發生的襲擊凸顯了『伊斯蘭國』組織「的韌性,儘管伊拉克當局對之施加了強大的反恐壓力」。該報告預測,該組織「將繼續把鞏固和復興其核心地區作為優先事項,它正受到阻礙(伊拉克和敘利亞)穩定和恢復的政治困難的鼓舞。」

美軍在伊拉克的存在是一個兩極分化的話題,一些人指出,美國需要向伊拉克安全部隊提供軍事支持,而其他一些人,包括與伊朗有關聯的政治派別,要求美軍撤離。

「毫無疑問,拜登政府正在利用『結束沒完沒了的戰爭』這一敘事」,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保衛民主基金會高級研究員貝赫納姆·本·塔勒布魯告訴美國之音。「然而,這些衝突並不是源於社會或政治真空,這些戲劇和當中的扮演者所引發的暴力和對美國利益的威脅不會隨著單方面撤軍或角色收縮而結束。」

塔勒布魯進一步警示道,伊朗極有可能會慶祝美國削減駐伊美軍的這一宣告。他說,這「有助於為伊朗的敘事提供一個註腳,即美國是可以被強迫撤出該地區的,反對伊朗在該地區的革命性的外交政策是徒勞的。」#

(轉自美國之音)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