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義》是這麼講的故事。其實《西遊記》也類似,但《西遊記》主要講「個體修煉」,而《封神演義》講的是「改天換日」——三百六十五個神都換了,還不叫改天換日嗎?

左右聽蘇護這麼一說不知道為甚麼,所以他兒子蘇全忠上來就說:「兵來將當,水來土囤,諒一崇黑虎有何懼哉!」然後,他爹罵他,小兔崽子,年少無知、自負英雄,崇黑虎曾遇到異人傳授道術,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中之物。不可輕覷。

全忠大叫曰:「父親長他銳氣,滅自己威風。孩兒此去,不生擒黑虎,誓不回來見父親之面!」護曰:「汝自取敗,勿生後悔。」全忠哪裏肯住,翻身上馬,開放城門,一騎當先,厲聲高叫:「探馬的!與我報進中軍,叫崇黑虎與我打話!」

所以你看那時候的父子,我覺得也滿有意思的,父子一家同在戰場的時候,他們有親情,但是軍令如山。他把公和私分得很清楚。

但蘇全忠根本不聽他爸的,因為頭天夜裏剛把崇侯虎打了一個不可開交,崇侯虎等於前、後輸了他兩仗,所以根本不把崇黑虎放在眼裏。所以蘇全忠上馬……說:報中軍,叫崇黑虎跟我搭話!

藍旗忙報與二位主帥得知:「外有蘇全忠討戰。」黑虎暗喜曰:「吾此來一則為長兄兵敗;二則為蘇護解圍,以全吾友誼交情。」令左右備坐騎,即翻身來至軍前。」

所以崇黑虎他是來幫助他的兄長,但他兄長不第道,但終歸是兄長。其實蘇護是他的把兄弟。

見全忠馬上耀武揚威。黑虎曰:「全忠賢侄,你可回去,請你父親出來,我自有話說。」全忠乃年幼之人,不諳事體,又聽父親說黑虎梟勇,焉肯善回,乃大言曰:「崇黑虎,我與你勢成敵國,我父親又與你論甚交情!速倒戈退收軍,饒你性命;不然悔之晚矣!」

蘇全忠年輕就是年輕,他根本就不聽人家說甚麼,他只想表現自己,因為父親說了崇黑虎武藝很高強……一般根本受不了,所以他非要把崇黑虎整一把在他父親那兒露露臉。其實很多麻煩事情都是類似的。

「進」誰都能知道。會進的不如會退的、一百個會進的不如一個會退的,原因就是,在彼此互動的過程中,彼是彼,此是此,你是你,我是我,我無論多了解你,或者你無論多不了解我,如果都往上頂的話,一定是有問題的。夫妻之間,親密無縫,可是作夢,誰也不能相互穿插(不可能一起做一個夢)。

所以生命的概念已經在現實的環境中揭示出來了,在生命的環境中要懂得退,一定要懂得退,但人活在面子上。真正懂得退的人是有境界的。

怎麼叫懂得退?他不在輸、贏中,他不在勝、負中,他不在得、失中,眼前的一切都不在他眼中。眼前的一切,在你的眼睛裏是得、是失,在他眼睛裏是「逗你玩」,那你說他還在乎嗎?他肯定不在乎,所以退、進,對於他,其實都不存在,他只不過在面對這件事情的時候,他秉承著生命的「善的理解」。

他的首要概念是不傷及生命,實在無奈的時候也不會經他的手去傷及別人的生命,但是斬妖除魔他就一定是在最前頭。斬妖除魔本身就是珍惜人,珍惜神所造的人。妖魔就是害人的。

當你內心中擁有這一份境界的時候,在別人的眼裏,你就是一個有修為的人。他講不出道理來,但是你從他身邊一走一過,他會看到這個人氣質不同、這個人跟別人不一樣。

問:「他怎麼跟別人不一樣?」

「廢話!別問我,我就覺得他不一樣!」

我看到有一些人確實是(紳士),他的穿戴,你說他一定特殊和不特殊嗎?沒有……但是他會給人這種氛圍。

而在中國,在現代的環境中,我們看到的是不一樣的,正好是反的。人們要靠衣裝、靠服裝、靠名牌、靠這種、靠那種,去提高自己的身份。

就像我們那個時候,三十年前,改革開放,廣東東莞人比較有錢,村長怎麼有錢呢?香港人來,說買這塊地,這塊地怎麼買呢?給一輛「平治600」,給一雙意大利老人頭(那是真的,那時候沒假貨)——意大利老人頭就是皮鞋(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村長光著腳穿上老人頭,開著「平治600」,車窗就這麼搖下來,在地裏一劃圈,這塊給你了……

我說的是真事,改革開放。我相信李嘉誠知道……

咱們再回來說……蘇全忠不退的,就罵崇黑虎。崇黑虎我跟你勢不兩立,我爹跟你論甚麼交情,你今天下馬受降,我今天就饒了你,要不然你後悔……

黑虎大怒曰:「小畜生焉敢無禮!」舉湛金斧劈面砍來。全忠將手中戟急架相還。獸馬相交,一場惡戰。怎見得:

二將陣前尋鬥賭,兩下交鋒誰敢阻。

這個似搖頭獅子下山崗;那個如擺尾狻猊尋猛虎。

這一個興心要定錦乾坤;那一個實意欲把江山補。

從來惡戰幾千番,不似將軍多英武。

二將大戰冀州城下。蘇全忠不知崇黑虎幼拜截教真人為師,秘授一個葫蘆,背伏在脊背上,有無限神通。

蘇全忠不知道黑虎自幼拜截教真人為師。在《西遊記》裏面,凡是拜截教為師的全死了。而拜元始天尊這一門的,有些人有本事,他們的師父在一開始就知道他是有來頭的。知道他是《封神榜》裏面的名人、名將,但師父還是教他。其實反過來說,他的師父是受了天命的。像廣成子和赤精子救了殷郊、殷洪,就是帶著某種天命,不救也得救。

截教,當時在人間傳了很多人,按照規矩是不應該的,它沒有約束力,就等於是傳亂……結果崇黑虎的師父給了他一個葫蘆,揹在後背上,有了無限的神通,◇(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