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歲的女兒在某些方面比我強。是的,這讓我很難承認。我經常專注於我需要教我女兒甚麼,很容易就忽視了她教給我甚麼。

一天,我們在一起吃午飯,我問她是否想要她最喜歡在午餐時吃的意大利臘腸。從她嘴裏脫口而出三個我以前從未聽她說過的字:「不,謝謝。」我拾起驚掉了的下巴,問她是從哪兒聽來的。「從我自己那裏,媽媽。」

聽起來是對的,因為她肯定沒聽我說過。

她說那三個字時無動於衷的樣子讓我震驚。她只是簡單明瞭地說出來,沒有任何附加條件,背後也沒有任何感情的包袱。

她沒有說:「哦,我很抱歉,我今天沒心情吃意大利臘腸,這樣可以嗎?」

她沒有說:「我不確定,讓我考慮一下意大利臘腸這個選項,過幾個小時後再給你答覆。」

她沒有說:「嗯,我不太想吃,但如果你想讓我吃,我想我會的。」

這些話她都聽我說過太多遍了。

直覺告訴我,如果你是一個喜歡冒險、探險和在人身上投資的人,那麼你可能會發現自己也經常說這些話。

我們需要重新考慮說「不,謝謝」的力量。

我不建議你只是說「不」,那很不禮貌。如果你像我一樣住在南方,如果你想要有朋友,你得對那種行為負責。
但「不,謝謝」聽起來挺不錯的,不是嗎?

它為整個互動增添了幾分禮貌,讓對方知道你至少很感激對方的提議。

可悲的是,即使是這種非常友好的說法,在我們的文化中也成了禁忌。

我們已經忘記了該怎麼說,只是把它放在一邊。讓它高懸在空中,沐浴在它會帶來的不可避免的尷尬之中吧。

我們必須作出辯解,給出理由,列出我們的各種義務的清單。這種想讓我們身邊每個人都快樂的慾望正在扼殺我們,讓我們朝著一千個不同的方向奔跑。

在生活中、生意中、創作中、人際關係中,說出「不,謝謝」至關重要。沒有它,我們就無法對真正重要的事情說「是」。我們就無法簡化任何事情。

怎麼才能更經常的說出「不,謝謝」?

1. 了解自己的價值

價值不僅僅是道德多數派(Moral Majority)在80年代喜歡宣揚的內容。即使你認為自己沒甚麼價值,但是你有。你的日曆和銀行帳單會讓你很好地知道你的價值。

一旦你了解了自己的價值,就能決定它能否帶你邁向你的目標。如果你不知道甚麼對你最重要,沒有正確的方向,那麼說「是」和「不」就將是個艱巨的任務。

2. 了解你現在的處境

你剛剛開始創業嗎?剛生了寶寶嗎?你是在全速推進一個項目,還是在順風航行?

花點時間評估一下自己的處境,並在你的價值中反映出來。有時「不,謝謝」 的意思很簡單——「現在不行」。

3. 找出甚麼在搾乾你 甚麼在滋養你

經常問問自己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它適用於所有的領域。在你的生活中,哪些人會給你鼓勵、樂於助人而且靠得住?

你最喜歡和哪些客戶合作?甚麼項目是你喜歡做的,當你在其中的時候,無法相信時間過得如此之快。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些事情上,然後開始對剩下的事情說「不,謝謝」。

4. 專注於你想要達到的目標

想像一下你五年後的生活。你在哪裏?和誰在一起?在做甚麼?你的空閒時間是怎麼度過的?

一旦知道了自己的方向,就能更容易的確定甚麼在幫助你,甚麼在阻礙你。然後你就可以拋棄那些阻礙你走向未來的東西了。

讓我們一起練習。跟我一起大聲說出來。「不,謝謝。」

刷牙的時候對著鏡子說。一邊遛狗一邊說。在你對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說這句話之前,先讓這句話在你的嘴裏過一下。慢慢適應它。

試試吧。對別人說出來,然後等一下,看看會發生甚麼。感覺告訴我,他們不會像你想像的那樣失望或受傷,而你可能會有一種新發現的興奮感和目標感。

最重要的是,你現在可以對真正重要的事情說「是」了。#

希拉莉·巴內特(Hilary Barnett)生活和工作在田納西州的納士維(Nashville)。她和丈夫、兩個女兒以及一條波士頓梗犬住在一起。她從2008年開始從事專業寫作,目前正在出版她的第一本書《好母親:重塑母親和工作》(The Good Enough Mother:Rreimagine Motherhood and Work)。

原文The Perfect Way of Saying No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