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境內持續降雨,河南新鄉、焦作、鶴壁、安陽等地連日來都暴雨成災。氣象監測顯示,新鄉衛輝、鶴壁淇縣的降水已超過鄭州。降雨加上洩洪導致多地被淹,民眾被困。

江蘇的周女士告訴記者,她和朋友從無錫開車到新鄉來接孩子放假回家,接到了就走不了了,整個路上都是水,一片汪洋。沒辦法出去了,高速公路也封了。

她們就找了個賓館,把車停在高的地方。「昨天,高的地方還能停車,車淹不到。今天,我們的車都淹在水裏了。我們到賓館裏的時候,賓館的水還只是到腳面上。聽服務員說,(現在)一樓水已經齊腰了,我們都不敢下去。」

周女士表示,大雨下了4天了。「我們來的時候下得不大,才下了一天多,沒想到會這樣啊。」她不明白就一夜的工夫,雨水為甚麼漲得這麼大。「也就是下了上半夜,到了下半夜(水深)怎麼會從腳跟一下子到腰上呢?」

「我們打110,110給了我們兩個求助電話,打了也沒人接。12345市長熱線也沒人接。我們求助的電話都沒有辦法,我們發出去的微博,發出去兩分鐘沒有就被刪掉了。微博也發不出去,求助電話都打不出去。」她說,「剛才那個酒店還停電,把我們給嚇死了。」

記者也發現,在災情中的採訪受到干擾,時有封號。記者使用網絡撥打國內電話,電話無法接通,對方傳來「嘟嘟」聲。周女士則向記者確認,她收到信息提示有電話打進來,但是接不到。

周女士表示,現在她們也下不去樓,也不出去。超市裏的東西幾乎賣光了,房間裏的東西估計還能吃個一二天。好幾個地方水裏漏電,不敢下水出去了。

「我們從無錫開車過來,九個小時,因為我們沒有打疫苗針,沒辦法買車票。」她說,「我們路過鄭州的,還好跑得快。20號9點離開鄭州,跑的慢了就困在鄭州了。鄭州(當時)比新鄉淹得還厲害。」

她介紹,賓館裏還住著五十幾個人。網絡不好,手機沒信號。求救都沒人管沒人理的,關鍵時候電話就打不通了。聯繫不到救援隊,沒有任何辦法,不知道該怎麼辦。

周女士質疑,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就是下一天雨,怎麼可能這麼嚴重呢?也想不到可能這麼大。」她說,「車都已經泡在水裏了,從上面看只剩車頂了。車就算了吧,把命保住就行了。」

記者隨後致電新鄉市東明大道與金穗大道交叉口附近一被困車輛,車主告訴記者救援隊沒有來,附近水太深無法離開,但是雨(暫時)停了,暫時沒有生命危險。話音剛落電話信號中斷。

網友反饋,新鄉降水量已經超過昨天鄭州,但是救援完全跟不上。網上搜到的救援電話均佔線。

有人發帖提醒大家:「勝利路與人民路路口建行對面路燈漏電,不要蹚水了,已經電翻兩個人了;平原路豫北大廈東側塌陷一米多寬的溝,已經灌滿水,車輛、行人請繞行;新一街的路已經開始地陷了;新一街段村小學外路面塌陷;黃河口向東300米路南皮革廠門口東臨(旁邊是個工地)人行橫道塌方,淹在水裏了看不見。」有的地方「水位超過2.2米」。

開封市尉氏縣站莊頭鄉發出求救信息,一村子人被困,危及到上千人的生命,水位早就到腰腹部以上。打求助電話都打不通,有老人有小孩,斷電斷網斷水……

但截至發稿,記者沒能聯繫上被困村民。

新鄉市鳳泉區大塊鎮陳堡村求救:全村進水,住戶已全部被淹;目前沒有救援。

網友「春風海棠96」發帖:河南省新鄉市鳳泉區大塊鎮小塊村,因為輝縣山區洩洪,村裏大堤堵不住了,水位不斷上漲,目前已經淹到了一樓,最深水位達2米。村裏有很多老人和小孩,目前處於無水無電無信號狀態,我從下午開始就聯繫不上家人了。

不光是小塊村,其它的陳堡、北莊、孟莊村、秀才莊等大塊鎮幾個村子全部受災嚴重,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

有消息顯示,直到22日晚間,新鄉衛輝的民間救援隊才與官方的武警、消防等完成交接、撤離。

當地民眾稱多地洩洪 保鄭州

政府在上游水庫洩洪,被指是導致洪災的原因之一。而由於水庫洩洪的連鎖反應,絕不可能是一個水庫在洩洪。

據中新網報道,河南省鄭州市二七區郭家咀水庫水位快速上漲,7月21日1時30分潰壩。

央視新聞報道稱,「河南鄭州賈魯河發生超歷史洪水」,21日7時,「上游常莊水庫20日19時最高水位131.31米,最大出庫流量525立方米每秒。」

河南周口市水利局官網通知,7月21日0時賈魯河支流雙洎河新鄭站流量達到998立方米每秒。周口市賈魯河將出現一次近40年來最大洪水。

新鄉市防汛旱抗指揮部辦公室7月22日稱,該市共產主義渠合河站水位持續上漲,22日17時40分,渠水漫溢進入衛河,洪水順衛河下洩,通知沿線群眾緊急轉移。而網絡最新消息稱,衛河已決堤。

對此,有當地民眾向記者表示,各地都在洩洪,目的是保省會鄭州。「降雨量大,好多水庫都放水(洩洪)保鄭州。整個河南都在下雨,尤其是中北部,現在最怕的就是黃河決堤,到時候只能炸黃河北岸,也是保鄭州。」

洪災造成多輛列車被困在新鄉、鶴壁。有乘客求救稱,「我們的列車T122在新鄉困了一整天,返程天津,結果困在河南鶴壁淇縣。現在已經超50小時了!車上有將近500人,有許多是老人孩子。現在南邊新鄉淹了,北上最近的站是安陽,情況不樂觀,石家莊也暴雨,進退兩難!車上餐車暫時能提供水和食品,但是也撐不了太長時間。請求救援!」

22日下午,車上一名乘客向記者確認,他們還在火車上,已經待了三天,現在補給上來了。因為列車停得離鄭州比較近,還在等鐵路調度,可能是最後走的一輛車。「其它的車也在停著,我們得等前面的車都走了才能走。已經在火車上待了三天。」#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