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女色多亡國 自古權奸不到頭

詩曰:

崇君奉敕伐諸侯,智淺謀庸枉怨尤。

白晝調兵輸戰策;黃昏劫寨失前籌。

從來女色多亡國;自古權奸不到頭。

豈是紂王求妲己,應知天意屬東周。

《封神演義》第三回一開篇,先講了崇侯虎才疏學淺,騎著逍遙馬——甚麼本事都沒有。然後,後面說了:「從來女色多亡國;自古權奸不到頭。」

大家一定要明白,「從來女色多亡國」不是指女人的問題,是指色慾的問題。反過來,君子之道就是彬彬有禮。君子知道進、知道退,更知道如何謙讓,但不代表他軟弱,而是知道作為一名男子的那一份品質。

今天,權奸之人,就是指「精英」。精英文化是一種包裝、掩蓋的文化。精英哲學是一種欺騙的哲學。它把本來的東西藉由包裝提色了百分之五十。

「自古權奸不到頭」,不到頭的意思,就是說:權奸必存在——沒有權奸,哪裏有憨厚!可是,有一種說法:「笑到最後的才是笑得最好的。」順天意的可以達到「最後」。權奸者大多是自私者、自以為是者、為我者,所以權奸與女色是吻合的。「多亡國」與「不到頭」是對等的。

這是談到人間肉體層面的表相,而「豈是紂王求妲己,應知天意屬東周」——這是天意——是在人的魂魄的角度看待同一件事情。當天意屬向東周,商朝將要滅亡的時候,紂王在神的安排下,一定表現近女色、身邊多權奸之人。這也是對等的。這也是神、佛慈悲的顯現。

當你看到這些掌權者身邊有權宦、奸臣時,就知道到頭了——那是是非之地,你就躲開,不在朝為官。在朝為官、不為官,都沒有用了。岳飛厲害吧!岳飛救不了南宋。岳飛拚了老命也救不了南宋,然後說他遇到了秦檜——沒有岳飛,可能也就沒有了秦檜,這是對等的(我能夠理解的意思)。

話說崇侯虎父子帶傷,奔走一夜,不勝困乏;急收聚敗殘人馬,十停止存一停,具是帶著重傷。侯虎一見眾軍,不勝傷感。

黃元濟轉上前曰:「君侯何故感嘆。『勝負軍家常事』,昨夜偶未隄防,誤中奸計。君侯且將殘兵暫行劄住。可發一道催軍文書往西岐,催西伯速調兵馬前來,以便截戰。一則添兵相助;二則可復今日之恨耳。不知君侯意下如何?」

侯虎聞言,沉吟曰:「姬伯按兵不舉,坐觀成敗,我今又去催他,反便宜了他一個,違避聖旨,罪名。」

你看,奸的就是奸的。他(崇侯虎)都被人打到這份兒上了,他甚麼本事都沒有,還想治西伯侯罪呢!所以奸賊就是奸賊,他都死了好幾回了,還惦記著到皇帝(紂王)那兒給西伯侯擺道,西伯侯連動都沒動,你已經都那樣了。

其實今天現實中有很多這樣的人。我覺得這是可以借鑑的。當你分不清人好壞的時候,看這類書——它的基點以生命善、惡為基點——你能辨別這種人就是惡人。你記住,無論他對你多好、當他對你好的時候,他是在算計你!就是說,他對你好的時候是有他個人目的的。

可能有朋友說:「今天,誰沒目的誰去對別人好啊!?」

那就對啦!今天的世道就敗壞到這份兒上!所以才出現「天滅中共」之說,如果世道沒敗壞到這份兒上,我覺得相應的也不會達到這份兒上。所以共產黨的惡,在於把中國人毀掉。

正遲疑間,只聽前邊大勢人馬而來。崇侯虎不知何處人馬,駭得魂不附體,魄遶空中。

崇侯虎嚇得魂魄全出來了。

急自上馬,望前看時,只見兩桿旗旛開處,見一將面如鍋底,海下赤髯,兩道白眉,眼如金鍍,戴九雲烈焰飛獸冠,身穿鎖子連環甲,大紅袍,腰繫白玉帶,騎火眼金睛獸,用兩柄湛金斧。

我們在另外節目中跟大家解釋過,我說:「在《封神演義》的年代,是有人、神共存的痕跡在其中。」夏朝之前,在五帝的年代,人、獸是共存的——神、人、獸是在一起的。從希臘的神話故事中可以看到類似的情景。到《西遊記》的時候,只剩下痕跡了。

你看姜子牙騎的是麒麟,他師父燃燈道人騎了一隻鹿——騎獸的人,大多是有一點本事的(他是配著來的)。一般人都騎馬。

此人乃崇侯虎兄弟崇黑虎也,官拜曹州侯。侯虎一見是親弟黑虎,其心方安。黑虎曰:「聞長兄兵敗,特來相助,不意此處相逢,實為萬幸。」崇應彪馬上亦欠背稱謝:「叔父,有勞遠涉。」黑虎曰:「小弟此來,與長兄合兵,復往冀州;弟自有處。」

彼時大家合兵一處。崇黑虎只有三千飛虎兵在先,後隨二萬有餘,人馬復到冀州城下安營。曹州兵在先,吶喊叫戰。

冀州報馬飛報蘇護:「今有曹州崇黑虎兵至城下,請爺軍令定奪。」蘇護聞報,低頭默默無語;半晌,言曰:「黑虎武藝精通,曉暢玄理,滿城諸將皆非對手,如之奈何?」

曹州崇黑虎兵至城下,請軍爺定論,蘇護一聽,鱉三一樣了,低頭不語。鱉了半天,最後來一句話:「黑虎武藝精通,曉暢玄理(他這裏用了「玄」,意思就是說,有一些特殊的本事),滿城諸將皆非他的對手,該怎麼辦?」

左右諸將聽護之言,不知詳細。只見長子全忠上前日:「兵來將當,水來土壓,諒一崇黑虎有何懼哉!」護曰:「汝年少不諳事體,自負英勇;不知黑虎曾遇異人傳授道術,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中之物。不可輕覷。」

所以你可以看到,蘇護他在起兵反紂王的時候,完全是一個性情中人,包括他打崇侯虎的時候,難道不知道他兄弟(崇黑虎)嗎?所以,這些他都知道,但他只是解決眼前的。

所以你就能夠理解,在歷史上塑造一個人的時候,完全是一種立體式的生命性格的展現——有普通的人、各樣的人身居各處——正是有這些性格的人,在這個時間點上、遇到了周圍這些人、在這個地方、出現了這件事,對應起來成為故事。有商紂王、周朝,往上有各路神仙……◇(待續)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