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在尖沙咀一間酒店商場晚飯,已到打烊時辰,有位朋友因為住得遠便先去洗手間。其後神色慌張匆匆回來,坐下臉色有異,頭暈更臉青,大家都擔心慰問。朋友飲了點熱茶,定下神來,便開始解說。

他說:「剛才我入洗手間時,空無一人,右手邊是有門的一排廁所,而正面是洗手盆及鏡,行前左轉則是男士用的企兜。當我經過右面一排的廁所,上面的射燈便不停地閃,又著又熄。我不以為然,便向前行左轉往企兜。」有位說:「冇乜出奇,這間酒店我一向覺得昏昏暗暗,而且牆壁黑灰為主調,給人的感覺很陰沉,不過燈壞很平常呀。」

朋友說:「起初我無感覺,所以繼續左轉到企兜小便,好奇望向右邊有門那排廁所,燈已不閃。但奇怪的是,在我站著一排企兜上面的射燈卻不停地閃。當時自己的心卜卜跳,而背脊感覺有點涼,不是,應該是心寒!便快快屙完,走到正中一排的洗手盤。當時望向左面的企兜,上面的射燈已不閃,心想無事,但抬頭上望,一排的射燈卻猛閃,又著又熄,衝口而出說P街,唔好咁大整蠱!」有位說:「都好玩嘢喎,輪住嚟。」

朋友說:「我個心開始驚,便想洗手快閃。而水龍頭的設計是感應式,放手埋去便出水。洗手時,頭上的燈又閃得更勁,反映在面前的鏡,明明暗暗,多鏡折射,不知會看到甚麼?而左右排廁及企兜的燈光卻十分正常,一切變化,都只集中在所處的位置。而最恐怖的是一行洗手盤,冇人放手去感應器,卻跳躍式左右自動出水。頭上燈又閃,左右又不斷無人卻有水出,跟著我聽到左面前的玻璃鏡有些由內而起的刮聲,超毛管動,我無膽再看鏡有甚麼便即刻跑出來,現在坐下來,都有點頭暈!」

有位說:「如果要解釋,一切物品都可能會壞,但隨著你所處的位置而不斷起變化,就有點巧合出奇。」另位說:「不如大家一齊入去玩下?」我說:「唔好玩啦,咁夜,阻住人地。」說巧合出奇的朋友回應:「當然不去啦,全個商場都收工無客,餐廳的員工又開始走,人哋那面正可能剛出場。雖然一個人心中無鬼,去甚麼地方都可以坦然,但現在時勢亂,陰陽又大混亂,有些東西是天生evil ,可免則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