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當時有12萬律師,高智晟是敢於承接人權案件的十數位律師中的一個,也是敢於觸動維權運動最危險禁區的最勇敢者,是維護中國法治的良心和脊樑。

一場大雪讓本來就崎嶇的山路,變得行走更為艱難。山村裏有一戶人家有個傻兒子,家人為他討了一個盲人媳婦。一個傻,一個看不見,怎麼過呀?後來由於家境困難,這戶人家竟然打算餓死眼盲的兒媳婦。

村裏的老高家,夏天回來一個人,原來是在北京的一個大律師,聽說是得罪政府了,被弄了一個罪名,律師也不讓當了。他聽說了盲媳婦的遭遇,就去跟傻兒子的家人商量,家人說,瞎女沒用,還白吃飯。沒有商量餘地。那就趕緊給盲女娘家打電話吧,結果娘家人說,死活不管。於是老高家這人就天天給盲女送飯。

這天,下這麼大的雪,眼看著快到盲女的家了,一個趔趄,滑倒在雪地裏。手一鬆,兩個饅頭、一個蘋果滾下了坡。這個1米78的大漢,坐在雪地裏竟然哭了起來。他後來跟遠在海外的家人說:「我為甚麼哭呀?是因為殘疾人本來就不幸,做中國的殘疾人更不幸,要解決他們的苦難,竟然要靠偶然的人們的同情心,多麼可怕!」

這個坐在雪地裏哭泣的大漢,這位得罪了中國政府的北京大律師,名字叫做高智晟。他拼盡全力地幫助家鄉山村裏的盲女,可又有多少人知道,他自己剛剛結束八年冤獄,飽受酷刑折磨,記憶與語言功能嚴重衰退,現在正被軟禁在老家大哥的家裏。

按一般人的想法,自己都活不過來了,還惦記甚麼殘疾人呀。高智晟說:「這孩子真可憐啊!貧窮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們沒有了善良、人性和同情心。」除了自己拿錢之外,高智晟為盲女聯繫福利院,但是要盈利的福利院沒有一處願意收她。高智晟在給海外的電話中沉默了很久,最後說:「必須改變她們的處境,這是我們這些人行動的動力和意義所在,也是一個國家的國格和尊嚴所在,國家制定福利政策時,永遠要最優先考慮這個國家中的生活最不如意的那部份人的需要。」

善良母親養育的孩子

高智晟的善良來自母親。1964年,高智晟出生於陝北一個農村家庭,家中七個兄弟姊妹,家境貧寒。11歲時,父親去世。母親一人拉扯七個孩子。白天,母親在黃土地勞作,發出令人潸然淚下的哀嚎聲,晚上孩子們都睡了,母親依然不停地搖著紡車,那一點棉線活是七個孩子冬天不至於凍得太厲害的唯一保障。

所有的苦難沒有壓倒誠心念佛的母親。在最苦難的日子裏,她依然扶助其他窮人。母親作為那個時期沒有出去討吃要飯的窮人,對那些出來乞討的窮人的幫助在當地老幼皆知。冬季人多時,少年高智晟家一孔窯洞裏住著十幾個人,阻擋著黃土高坡奪人性命的嚴寒。

每當有外來討飯的,村裏的人總會不約而同地告訴來者,讓他們去找高智晟的母親。高智晟母親一生敬信佛,以及行善,這成了高家貧困但是挺直了脊樑活著的精神支柱。高家七個孩子除了大哥和姐姐以外,竟然都上了學,這在這樣的家庭中簡直是天方夜譚。苦難磨練了高智晟,善良昇華了高智晟。他挖藥材、挖煤窯,幾乎讀完了高中,後來參軍,並與現在的妻子耿和結婚。

1991年起,27歲的高智晟在新疆街頭一面推車賣菜,一面自學,他立志取得學歷以邁向律師之路。1995年,在烏魯木齊水泥廠當工人的高智晟通過了所有法律科考項目,獲得文憑。1996年他開始執業。

當時,全國各地都有大量的弱勢群體案件,高智晟有約四分之三的案子都是幫助弱勢人群的免費案件,不收弱勢者一毛錢。

2000年,36歲的高智晟,從新疆搬到北京,開辦律師事務所。2001年,他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選為「中國十大傑出律師」。成了大律師,窮人、殘疾人、交不起律師費的人被帶到他的辦公室,他依然笑臉相迎。當年母親收留的討飯的人擠滿了小窯洞的情景,歷歷在目,銘刻在心。

中國當時有12萬律師,高智晟是敢於承接人權案件的十數位律師中的一個,也是敢於觸動維權運動最危險禁區的最勇敢者,是維護中國法治的良心和脊樑。

發公開信為法輪功呼籲 遭受折磨

從2004年開始,高智晟開始碰觸中共的高壓線——法輪功案件。法輪功在中國原先就是一個群眾信仰團體,1999年,江澤民在中央政治局多數反對的情況下,開始了鎮壓。

中國的事情就是這樣,政治運動一場接一場。打倒反革命,大家舉手支持,因為自己暫時不是反革命,輪到自己當右派被打倒了,別人又舉手支持。誰被中共鎮壓,誰就被名譽上搞臭。法輪功原先是天天在公園煉功,他們不像現在那個廣場舞,又吵又鬧,而是寧靜祥和,可突然就成了中央電視台新聞裏的自焚神經病了,這就是名譽上搞臭。還有經濟上搞垮。各階層派出所、街道,開兩會抓法輪功,開奧運會也抓法輪功,世博會也抓法輪功,抓了就罰錢,當幹部的開除公職,公司員工下崗,連家裏人都被威脅丟飯碗。

誰被中共鎮壓,誰就會立即成為弱勢群體,也就成為被其他群眾鬥爭的對象。五毛也喜歡攻擊法輪功,一方面是因為主子喜歡,另一個原因是作惡的成本低,法輪功不跟他生氣,還看五毛可憐。但是與歷次運動唯一不同的是,法輪功是一個地道的修煉團體,他有信仰!你把人家好日子攪和了,你把人家抓起來打呀殺呀,可你能把人家腦子裏的思想和心裏的信仰挖出來麼?這下子,中共踢到鐵板上了。中共的歷次運動中,國家主席、大元帥、大知識份子一打就倒,可法輪功,被打壓二十年了,越打越多。為甚麼?人家心裏的信仰,你拿的走麼?

2005年,高智晟三次上書中國執政當局,陳述了法輪功人士合法權利受到嚴重侵犯,酷刑普遍存在,抓捕關押法輪功根本沒有法律依據。高智晟接受 BBC 專訪表示:「我們選擇給領導人寫信的方式,這在制度文明國家看來是個笑話,同時也是律師的恥辱和痛苦。」不久,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被當局勒令停業,個人自由也受到限制。

面對當局的打壓,高智晟2005年11月受洗成為基督徒。他表示,「今天中國社會的這種整體的道德淪喪、權力對人民的這種毫無底線的殘暴都是因為我們沒有信仰。」他發出第三封公開信,呼籲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發表這封寫給胡錦濤、溫家寶及中國同胞的公開信之後的第二天,他與妻子耿和公開宣佈退出共產黨。

2006年,高智晟遭到綁架,吊銷律師執業證。在最艱難的環境中,高智晟不斷的用勇氣與智慧向外界發聲。中共爪牙將他所揭露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酷刑全部都用於他的身上。高智晟錚錚鐵骨無法擊倒,於是中共當局準備綁架他的全家做人質,要當著他妻子的面折磨他。高智晟的家人也受到了極大的恐懼威脅,女兒格格曾經試圖自殺。

2009年3月,耿和攜帶女兒、兒子從雲南偷渡到泰國,輾轉來到美國獲得政治庇護。

2014年,高智晟被釋放但軟禁在陝西大哥家中。2017年至今,因為發表《2017年,起來中國》一書,再次失蹤。

2016年,為了父親的新書發佈,高智晟的女兒格格來到香港,第一次象徵性重新踏上中國土地。她流著眼淚打電話告訴媽媽:這麼多年了,第一次距離父親那麼近。

而高智晟,這個陝北的漢子,這個誠心向佛的母親用善良養育的中國的脊樑,這位從法輪功修煉者那裏感受到中國的希望的良心律師,從未有過離開中國的想法。他要見證中共的滅亡!他相信,這是他皈依的基督,神給他的信息!

製造恐懼者活在恐懼中;

戰勝恐懼者活在無懼中。

因為,

神與我們併肩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