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700年前,公元1321年9月,意大利文豪但丁.阿利吉耶里與世長辭。

文森佐.維拉(Vincenzo Vela)的作品《但丁》(Dante),1865年。石膏,62.8 x 19.4 x 21.4英寸。瑞士利戈爾內托, 文森佐維拉博物館。(The Vincenzo Vela Museum, Ligornetto)
文森佐.維拉(Vincenzo Vela)的作品《但丁》(Dante),1865年。石膏,62.8 x 19.4 x 21.4英寸。瑞士利戈爾內托, 文森佐維拉博物館。(The Vincenzo Vela Museum, Ligornetto)

克里斯多法諾.德爾.阿爾蒂西莫(Cristofano dell’Altissimo)約1560年的作品《但丁.阿利吉耶里的肖像畫》(Portrait of Dante Alighieri)。油彩、畫板,23.6 x 17.3英寸。Gioviana收藏,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克里斯多法諾.德爾.阿爾蒂西莫(Cristofano dell’Altissimo)約1560年的作品《但丁.阿利吉耶里的肖像畫》(Portrait of Dante Alighieri)。油彩、畫板,23.6 x 17.3英寸。Gioviana收藏,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生前撰寫了許多詩歌和重要的理論作品,涵蓋的主題十分廣泛,包含道德哲學和政治思想。他的作品多從古代經典文學中汲取靈感,像是維吉爾(Virgil)和西塞羅(Cicero)的著作。

但丁曾擔任佛羅倫斯的六大行政官之一,位居重要政治崗位。然而,由於他反對教宗併吞托斯卡尼地區,最後導致他被永久驅離佛羅倫斯,只要一回來就會被判處死刑。

但丁在放逐期間完成的《神曲》(The Divine Comedy)已公認是他最著名的著作。非常巧合的是,近期在北意大利聖多美尼科博物館(the San Domenico Museums of Forlì)舉辦的紀念展覽《但丁:藝術的視角》(Dante: The Vision of Art),恰好就位在1302年但丁從阿雷佐(Arezzo,位於佛羅倫斯東南方約80英里處)逃往的城市——弗利(Forlì)。

這場展覽由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ies)和弗利儲蓄銀行基金會(Cassa dei Risparmi of the Forl? Foundation)共同舉辦。

展覽彙集了來自全球各地高達300件世界級的博物館館藏。僅烏菲茲美術館就提供了約50件作品,包含著名的但丁肖像畫和一組米開朗基羅的繪畫作品。

多梅尼科.特倫塔科斯特(Domenico Trentacoste)1902年作品《該隱》(Cain)。黃銅,43.7 x 35 x 37.4英吋。羅馬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多梅尼科.特倫塔科斯特(Domenico Trentacoste)1902年作品《該隱》(Cain)。黃銅,43.7 x 35 x 37.4英吋。羅馬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無論是規模或涵蓋範疇上,這都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盛大展覽。展示了但丁對13世紀一直到20世紀藝術發展的影響,以及他如何啟發從中世紀到文藝復興、新古典主義和浪漫主義等各個不同時期無數的藝術家。

卡洛.豐塔納(Carlo Fontana)1901~1903年的作品《烏爾貝蒂的法里納塔》(Farinata of the Urberti)。大理石,72.8 x 41.3 x 36.2英寸。羅馬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卡洛.豐塔納(Carlo Fontana)1901~1903年的作品《烏爾貝蒂的法里納塔》(Farinata of the Urberti)。大理石,72.8 x 41.3 x 36.2英寸。羅馬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安德里亞.皮耶里尼(Andrea Pierini)的作品《但丁在波蘭達的宮廷中朗讀「神曲」》(Dante Reads「The Divine Comedy」at the Court of Guido Novello),1850年。油彩、畫布,55.1 x 72英寸。近代美術館,彼提宮,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安德里亞.皮耶里尼(Andrea Pierini)的作品《但丁在波蘭達的宮廷中朗讀「神曲」》(Dante Reads「The Divine Comedy」at the Court of Guido Novello),1850年。油彩、畫布,55.1 x 72英寸。近代美術館,彼提宮,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這是數世紀以來第一次,你能夠看到除了《神曲》之外,還有這位偉大詩人所有的文學作品中所展現的意義,以及其留下的視覺資產。我們甚至還會聚焦在但丁筆下最著名、最重要的人物角色在各世紀的展現。」烏菲茲美術館館長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在記者會的訪談影片中說道。

現場還展示了《神曲》的初版原稿。展覽亮點還包含了多幅詮釋《神曲》三部曲中地獄、煉獄和天堂景象的繪畫作品。展覽最後以天堂篇最後小節的繪畫作結。

尼古拉.蒙蒂(Nicola Mónti)的作品《保羅和弗朗西斯卡會見》(The Meeting of Paolo and Francesca),1810年。油彩、畫布,66 x 47.6英寸。意大利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The Uffizi Galleries, Florence, Italy)
尼古拉.蒙蒂(Nicola Mónti)的作品《保羅和弗朗西斯卡會見》(The Meeting of Paolo and Francesca),1810年。油彩、畫布,66 x 47.6英寸。意大利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The Uffizi Galleries, Florence, Italy)
山德羅.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的作品《聖多美尼科的祝福》(St. Dominic’s Blessing),1498~1505年。油彩、蛋彩、畫布(轉繪自畫板),17.2 x 10.2英寸。俄羅斯聖彼得堡,埃爾米塔日博物館。(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山德羅.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的作品《聖多美尼科的祝福》(St. Dominic’s Blessing),1498~1505年。油彩、蛋彩、畫布(轉繪自畫板),17.2 x 10.2英寸。俄羅斯聖彼得堡,埃爾米塔日博物館。(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展覽《但丁:藝術的視角》(Dante: The Vision of Art)於意大利弗利的聖多美尼科博物館展出至7月11日。

原文Dante'sHeavenly Lega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