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長王毅出訪與阿富汗有邊界接壤的中亞三國。塔利班武裝逼近中國新疆邊界後,阿富汗局勢如何發展直接影響周邊地區。在中亞擁有重要利益的中俄等國開始外交等行動應對阿富汗局勢變化。

阿富汗局勢惡化  王毅出訪中亞三國

據美國之音報道,中共外長王毅從7月12日到16日出訪土庫曼、塔吉克和烏茲別克,他也出席了上海合作組織外長會議以及上合組織與阿富汗聯絡小組會議。

在中亞五國中,除了吉爾吉斯和哈薩克外,王毅所訪問的這三個中亞國家全部都與阿富汗有邊界接壤。隨著阿富汗局勢的變化,中亞地區的安全,如何保護中國在當地的利益,這些無疑成為王毅和中亞三國討論的關鍵議題。

就在7 月9 日中國宣佈王毅訪問的同一天,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團在莫斯科的記者會上宣佈,塔利班目前已控制了阿富汗85% 的地區。在王毅訪問的這三個中亞國家中,塔吉克與阿富汗的邊界線最長,長達1,300多公里。剛剛巡查塔吉克-阿富汗邊界的俄軍上將、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總參謀長西多羅夫對俄羅斯媒體說,塔吉克與阿富汗邊界目前幾乎已全部被塔利班控制。

塔吉克是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成員。俄羅斯目前在塔吉克駐紮有第201步兵師。塔吉克官員已要求俄羅斯主導的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提供幫助應對邊界局勢,塔吉克同時開始動員2 萬名後備役軍人。現有一千多名阿富汗政府軍士兵在塔利班發動進攻時逃入塔吉克境內避難。

塔吉克和阿富汗與中國在鄰近新疆的瓦罕走廊地帶有邊界接壤。塔利班武裝逼近中國新疆邊界後,中共將如何行動和應對,這也是王毅這次中亞三國行被關注的焦點。

近日,中共外長王毅(上圖)出訪與阿富汗有邊界接壤的中亞三國:土庫曼、塔吉克和烏茲別克。(網絡截圖/Getty Images)
近日,中共外長王毅(上圖)出訪與阿富汗有邊界接壤的中亞三國:土庫曼、塔吉克和烏茲別克。(網絡截圖/Getty Images)

塔吉克配合中共早已在當地佈局

中共幾年前與塔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共同建立了四方安全機制。近些年來,中共與塔吉克的安全合作十分密切。中共為塔吉克軍方提供了各種援助,包括訓練邊防軍、興建營房和軍方辦公大樓,為塔吉克建設與阿富汗邊界的一批哨所等。許多中亞地區媒體報道,在塔吉克當局的默許和配合下,中共軍警人員幾年前已開始在瓦罕走廊地帶的巴達赫尚地區部署和巡邏。

在中亞國家中,中共與塔吉克在安全領域的合作最密切。此外,中共在當地也有更多政治和經濟利益。中共幫塔吉克興建高壓輸電線、公路、總統和議會辦公大樓群,開採那裏的各種礦藏。塔吉克也是陷入中共債務陷阱和欠中共債務最多的中亞國家。

塔利班開始控制  烏茲別克和土庫曼邊界

塔利班武裝最近同樣控制了阿富汗與烏茲別克,以及阿富汗與土庫曼邊界上的許多哨所。一些中亞媒體說,這些哨所被塔利班武裝控制後,阿富汗的國旗都被降下,並升起塔利班所使用的白旗。幾天前同樣有一些阿富汗政府軍士兵越過邊界逃入烏茲別克境內避難。土庫曼已開始向與阿富汗相接壤的邊界地區增兵,並開始撤走邊境地區的軍人家屬。

一些中亞國家政治學者說,中亞國家過去已習慣與阿富汗政府軍協商處理邊界事務。塔利班接手後,他們不得不同塔利班的各種各樣戰地司令們打交道,而這些30、40歲左右的戰地司令們根本沒見過和平生活,而且反覆無常。

中共藉機出兵保護中亞利益?

中共同烏茲別克和土庫曼同樣也有安全合作,包括向這兩個國家出售防空導彈、無人機等武器裝備,但最多的合作領域仍然集中在經濟。

中共目前積極參與土庫曼的天然氣開發。這個國家所開採的所有天然氣幾乎都經過中亞天然氣管道供應中國。通向新疆的中亞天然氣管道過境烏茲別克時,烏茲別克自己的天然氣也注入這條管道供應中國。

與鄰國吉爾吉斯和哈薩克經常發生反中國抗議示威不同,烏茲別克並沒有類似的抗議活動。這使中國最近幾年在烏茲別克的經貿活動越來越活躍,在當地的投資規模不斷擴大。這三個中亞國家同樣都是中共推動一帶一路項目的地區。

但阿富汗局勢惡化也可為中共提供藉口向有關中亞國家派遣私人武裝或是軍人,保護在那裏的天然氣管道和其它經濟項目。一些俄羅斯中國問題學者說,中共近些年來已在私下場合與中亞國家討論過類似議題。但中共那樣做也將意味著挑戰俄羅斯在中亞利益,會打破中俄之間在中亞的默契,那就是中共在中亞的活動主要集中在經濟領域,而安全則全部由俄羅斯主宰。

但也有俄羅斯的中亞問題學者認為,阿富汗塔利班多次訪問過北京,雙方有過許多接觸。中國與塔利班也可能達成一致,塔利班不挑戰和威脅中共利益,換取中共的投資和經濟好處。

影響阿富汗事務  莫斯科成各方外交活動中心

俄羅斯一直在阿富汗事務上擁有很大影響。俄羅斯總統的阿富汗事務特別代表卡布洛夫7 月9 日對媒體說,俄羅斯正與對塔利班擁有很大影響的巴基斯坦保持密切接觸和協調。他說,雖然聯合國和俄羅斯早已認定塔利班是恐怖組織需要予以取締,但並沒有禁止與塔利班接觸。

塔利班已經多次訪問過莫斯科。卡塔爾塔利班辦公室的代表團7 月9 日結束了對俄羅斯為期兩天的訪問。塔利班代表團會晤了俄羅斯有關高官,並舉行記者會,強調塔利班不會輸出威脅,也不會禁止婦女就學和就業。許多俄羅斯媒體說,塔利班有意包裝和宣傳自己的形象。但來自卡塔爾的塔利班與阿富汗境內的塔利班可能有很大不同,塔利班言論的可信性讓人懷疑。

阿富汗總統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穆希卜這個星期同樣也訪問了莫斯科。穆希卜會晤了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帕特魯舍夫。目前還不清楚,穆希卜是否在莫斯科接觸塔利班。但穆希卜在俄羅斯媒體上呼籲俄羅斯、中國和印度向阿富汗政府軍隊提供技術援助。

在俄羅斯參與阿富汗事務的同時,印度外長蘇傑生7月9日也結束了對莫斯科為期兩天的訪問。印度也被認為是阿富汗事務上的一個玩家,並與喀布爾的阿富汗政府保持密切關係。一些俄羅斯媒體評論說,印度一直反對與塔利班接觸,但隨著阿富汗政局改變,印度有可能鬆動過去的立場,蘇傑生這次在莫斯科是否會晤了塔利班和其他阿富汗官員,目前都是未知數。但蘇傑生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會晤時討論了阿富汗議題。

俄羅斯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扎哈羅娃9日表示,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克里也將在7月12日到15日訪問莫斯科。俄羅斯的一些時事評論人士說,克里訪問期間除了可能討論阿富汗局勢外,也可能將討論困擾俄美關係的網絡安全,特別是俄羅斯黑客攻擊問題。

塔利班北上形勢與廿年前不同 中亞國家加緊準備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格羅津說,目前各方最擔心的就是阿富汗境內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的勢力將會壯大,這種威脅將會越出邊界影響周邊地區。他說,中亞國家早已進行了各種準備。

格羅津:「可以說整個中亞地區正在軍事化,到處都能看到軍費開支、情報機構的支出,總之安全領域的開支都在大幅上升。包括土庫曼坦和烏茲別克這兩個不屬於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的國家,軍費開支也在上升,所有中亞國家都在增購武器裝備,舉行越來越多的演習和訓練活動。」

俄羅斯的中亞問題分析人士還注意到,二十多年前塔利班在喀布爾執政時,主要由阿富汗南部普什圖人所組成的塔利班勢力沒能擴大到北部與中亞國家相接壤的邊界地帶。主要由阿富汗境內的塔吉克人和烏茲別克人所組成的反塔利班「北方聯盟」當時控制了阿富汗與中亞國家接壤的北部邊境地區,因此那時在中亞國家與阿富汗的塔利班勢力之間有一個緩衝地帶。但如今塔利班勢力北上控制了與中亞的邊界後,今天的形勢與二十多年前已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