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朋友是我的哥哥。我們全家從家鄉搬到城市時,我還是一個小嬰兒。由於哥哥大我好多,所以有時也擔任起照顧小妹妹的責任。我小時候非常的胖,哭起來沒完沒了。害我哥哥抱著我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叫苦連天。

我從小就痛恨上學。二年級就開始逃課,因為很小,不知道逃到哪裏去,看中了家裏的一隻巨大的電視機紙盒子,於是躲在裏面睡覺。每次都囫圇著從盒子裏掉出來。我的哥哥則非常喜歡上學,而且幾乎所有的功課都是滿分。在他面前我常常感到羞愧。

他嘗試教我我最害怕的數學,幾乎沒有一次教成功過。最後要不改成教唱歌、溜旱冰,要不就乾脆講故事。哥哥講得最多的故事是關於老子、孔子和莊子。這些人對當時的我來說太深奧,他就把他們儘量地童話化,比如莊子是一隻蝴蝶兒變的、孔子非常喜歡釣魚。

我漸漸地長大。有一天真正地明白了莊子,知道了老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的真實含義。

知道了這個世界上除了親情,還有一種稱之為愛情。我看過哥哥寫的開頭稱呼為「女孩」的情書,我覺得那樣的情書與其說是寫給愛情,不如說是寫給世界上所有美好事物。

(pixabay)
(pixabay)

哥哥後來到了外國。他已經不能和我面對面地講故事、帶我溜旱冰,於是給我寄來各種各樣的故事書。其中印象深刻的是一本《小王子》。哥哥還寄來各種各樣的畫書、衣服、香水和項鏈。可惜都被我這個不知愛惜的傢伙搞得幾乎失的失、散的散,令我的哥哥唉聲嘆氣、無可奈何。哥哥給我的禮物卻從未停止過。

常常我想,莫不是哥哥大我好多,所以從不和我吵架打架,也從不會因為我的各種壞毛病責怪我。 感謝命運,把我安排在這些好朋友當中,讓我成為今天真實而勇敢的自己。

因為害羞和忽略,我從未對他們每個人的獨特關懷表示過謝意,也從沒有對他們每一個人,說過一句深藏在心裏的話:我是多麼愛你們。

今天寫下這些文字,作為春天的問候,準備寄給遙遠的哥哥。我笑著,彷彿能夠看見:這個春天,親愛的哥哥坐在辦公室內,指著桌子上的相片對著他的新同事說:「這是我的家庭。這個呢就是阿明,我的妹妹。」他一定也是笑著,和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