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點點,在微風中閃爍;盞盞蠟燭排成「真、善、忍」三個大字,放射出柔和的光芒;音樂響起,天地在這一刻聚焦,歸於永恆……

2021年7月16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來自美東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參加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2021年7月16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來自美東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參加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7月16日晚,華盛頓紀念碑下,美國國家大草坪上,來自華府和周邊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近2千人,比鄰而坐,手捧燭光,沉痛悼念那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呼籲停止長達22年的殘酷迫害。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突破中共網絡封鎖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467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僅2021年上半年,新增63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離世,另有12,761人被中共逮捕、綁架和騷擾。這些數字,只是冰山一角。

2021年7月16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來自美東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參加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2021年7月16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來自美東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參加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2021年7月16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來自美東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參加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2021年7月16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來自美東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參加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2021年7月16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來自美東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參加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2021年7月16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來自美東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參加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酷刑受害者的見證

2021年7月16日晚,法輪功學員王福花參加燭光夜悼活動,手持一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遺照。(李辰/大紀元)
2021年7月16日晚,法輪功學員王福花參加燭光夜悼活動,手持一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遺照。(李辰/大紀元)

參加燭光夜悼活動的法輪功學員王福花,原是湖南省一所學校的教師,2016年來美。她說,「每一年燭光守夜,我的心情都非常沉重。因為那麼多人被迫害致死,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秘密迫害致死,或被活摘器官,只是沒有曝光出來。」

王福花1995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患有乙肝、輸卵管炎、腰痛等疾病。她說,「全身沒有力氣,走路像灌了鉛一樣,腳抬不起來」,修煉法輪功一年後,全身疾病都消失了,渾身輕鬆。法輪功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包括五套舒緩優美的功法動作,其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她也介紹了自己的部份受迫害經歷。

2002年,王福花在湖南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關押期間,曾絕食抗議勞教所對她的非法迫害。

王福花表示,勞教所一開始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葡萄糖輸液。一位夾控犯人告訴王福花不要絕食,那位犯人說,「你們不知道,(葡萄糖)裏面加入了『冬眠靈』」。

「『冬眠靈』能夠讓人失去記憶。」王福花說,她拒絕輸液,後來遭到勞教所強行灌食。十幾個犯人強行按住她,「有的捏鼻子,有的按住腳」。

勞教所當時給王福花灌的是「牛奶」,她拒絕開嘴。「他們派了兩個特警。用削尖的竹筒把我的牙齒撬開。當場撬掉3顆牙齒。」

她表示,她也見證了法輪功學員陳偶香在白馬壟勞教所被灌食致死。

王福花表示,在非法關押期間,她還被強制抽血,被威脅:不配合,就把你們送到大西北去。她後來意識到,這可能是潛在威脅要將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

她說,在白馬壟勞教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過了一段時間後,就再也不見著人了。

王福花還表示,湖南郴州煉功點的一位法輪功學員李小英,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中共的邪惡,前所未有。」她說。

法輪功真相讓人「分清善惡」

2021年7月16日傍晚,王為宇在華盛頓紀念碑前準備參加燭光夜悼。(李辰/大紀元)
2021年7月16日傍晚,王為宇在華盛頓紀念碑前準備參加燭光夜悼。(李辰/大紀元)

參加燭光夜悼的王為宇,原是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96級博士生,在中共迫害中被迫離開校園,放棄博士學位,後來被非法判刑8年半。他2013年輾轉來美,目前在一家世界500強公司擔任軟件工程師。

王為宇說,在法輪功修煉中,「大法弟子,變成一個越來越為別人著想的人」。

2002年,在北京大興「法制培訓中心」,「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國保大隊人員一度對王為宇嚴刑逼供,包括電刑和毒打。他表示,受刑期間,他體會到「為他人著想」的善的力量。

「你心裏想著別人的時候。想著自己越苦,就越不能讓別人去承受的時候,你(在酷刑中)就能過去。」

「他們打我打得太狠了。(我想)如果把其他同修抓住,會像打我一樣打他們。」

「當你心裏想著別人的時候,那個疼就不那麼疼。」

王為宇表示,法輪功學員放下生死向世人講清真相,是為了讓人分清善惡。

「這是一種責任,讓更多人知道:『善之為善,惡之為惡。』」

「我以前只知道法輪大法好,但是,不知道共產黨壞。進了監獄才知道,共產黨是真壞。」

「讓人區分善惡,這是讓人自我救贖的過程。」

「神聖的時刻」

參加夜悼的法輪功學員Christina Wang是北卡一家公司的機械工程師。她說,「每一次坐在這裏,都有一種神聖的感覺。」

「今天,我帶著孩子過來。我告訴孩子,這是一個非常神聖的時刻。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是我們紀念他們的機會。同時,也告訴全世界,希望他們幫助制止這場迫害。」

西人法輪功學員:我的眼中充滿淚水

西人法輪功學員Frida Cats(左)和姐姐Lize Bertovich(右)在燭光夜悼現場。(李辰/大紀元)
西人法輪功學員Frida Cats(左)和姐姐Lize Bertovich(右)在燭光夜悼現場。(李辰/大紀元)

西人法輪功學員Frida Cats表示,每一年7月,她和姐姐從新澤西一起來華府參加呼籲停止迫害的活動。

Cats說,「這個功法非常好。教導(我們)要遵循『真、善、忍』的原則。」

「這麼多才華出眾的年輕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我很傷心。」

「坐在這裏,我的心都碎了。音樂響起,我的眼中充滿淚水。」

希望迫害早日停止

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張宇偉博士在燭光夜悼現場。(李辰/大紀元)
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張宇偉博士在燭光夜悼現場。(李辰/大紀元)

參加夜悼的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張宇偉博士,目前在華府一家人工智能醫學應用領域公司的管理層工作。

張宇偉介紹,她身邊就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位學員是中國一所商學院的老師,「年輕漂亮」;她父親則是另一所大學的黨支部書記,臨死前,還曾叫子女不要入黨。

張宇偉本人曾在中共洗腦班遭受殘酷迫害。她說,「我有幸逃離了中國,但那麼多人還在中國。」

「希望停止迫害,希望這麼慘痛的事情不再發生了。」

華府民眾:「美麗、平和」的夜悼活動

華府資訊科技顧問Al Aportela。(李辰/大紀元)
華府資訊科技顧問Al Aportela。(李辰/大紀元)

不少華府民眾被當晚燭光守悼活動吸引,駐足觀看。

Al Aportela介紹自己是一位資訊科技顧問,為美國聯邦政府,也為商業公司工作。

「這個活動令人震撼」,Aportela說,「我感到內心的平和、安寧,身心很放鬆。活動的音樂非常非常美。」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時間太長了,這一定是一門很好的功法。很明顯,法輪功學員不應該被迫害。我不理解,(中共)為何要迫害他們」。

「我看到他們非常平和,他們展現了很好的價值觀——做好人。」

「『真、善、忍』,這是普世價值,是人們應該遵循的很好的價值。」

華府一家公司的IT工程師Gerson Saune。(李辰/大紀元)
華府一家公司的IT工程師Gerson Saune。(李辰/大紀元)

路過燭光守夜現場的Gerson Saune是華府一家公司的IT工程師,他說,「這個活動非常平和,實際上,如此美麗,如此有意義。」

「你們(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的遭遇令人難以想像。」

他說,法輪功所教導的真、善、忍的價值「非常重要。這些原則是這個社會的基石」。#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