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看標題,您是否心生疑問:宋代無相機,東坡乃文人,何攝影之有?筆者是不是該補歷史課了?非也。此「攝影」非彼「攝影」,這裏的意思是:倘若北宋有相機,蘇東坡定能成為當朝聞名遐邇的攝影師。

或許您又想問筆者何出此結論,且為何如此篤定?那不妨一同在東坡詞中尋找答案,來欣賞大文豪蘇東坡寫景敘事之妙,說不定從中學到的技巧還能在下回和朋友旅遊時用上。

一、《行香子‧過七里瀨》

愛好攝影的朋友們都知道,無論是靜態(照相)還是動態(錄影)作品,都應選取最佳比例及角度,以精簡的構圖為觀眾講述故事或帶來美感,從而達到「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效果。其實詩詞亦然,寫景佳作往往能為讀者帶來強烈的立體感與時空感。而蘇東坡的《行香子‧過七里瀨》便是其一,堪稱歷代文人模山範水的典範。

一葉舟輕,雙槳鴻驚。
水天清,影湛波平。
魚翻藻鑒,鷺點煙汀。
過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畫,曲曲如屏。
算當年、虛老嚴陵。
君臣一夢,今古空名。
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

明‧沈周《扁舟詩思圖》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明‧沈周《扁舟詩思圖》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上闋寫水,下闋寫山,層次分明。更亮眼的是,東坡把遠近、高低、動靜與時空遞進寫得活靈活現,彷彿一段旅遊紀錄片躍然紙上。一起來細品:

「一葉舟輕,雙槳鴻驚」,意思是東坡乘著一葉扁舟,盪著雙槳,像驚飛的鴻雁一樣飛快地掠過湖面;「水天清,影湛波平」寫水面清澈如鏡,一種「秋水共長天一色」的開闊感撲面而來。

開頭主要是以宏觀視角寫景,但視角若一直固定不變,就如同攝影總是將鏡頭對準同一個位置,會顯得單調。於是東坡隨後來個「特寫」,由面到點、由靜轉動:若不是有魚兒躍出水面,還以為眼前就是一面鏡子;不遠處,白鷺在河面捕魚,如蜻蜓點水般閃過後便於煙霧中隱去,方才看到的「山水畫」瞬間活了起來,從靜態轉為動態。「魚翻藻鑒,鷺點煙汀」八字看似簡單,實則不然,細想:魚從河底躍出水面再落下、鳥從上空落在水面再飛遠,不就是高低變換嗎?遠近高低動靜俱全,文字立刻有了3D感。

上下闋的尾句「過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堪稱畫龍點睛之筆。為甚麼呢?好比拍影片,只有空間的變化是不夠的,還需要把控好節奏並突顯時間的推移。

先來看「過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節奏與之前相比有明顯的變化,方才還是慢悠悠地賞景,忽然彷彿「輕舟已過萬重山」,由白天進入了黑夜,一個「急」字亦加快了節奏。東坡在此以間接手法,以「沙」、「霜」、「月」暗示了時間的推進:很容易看到沙,那時一定是白天;結霜時往往是夜晚或凌晨;明月升起明顯是夜幕降臨。不僅如此,「急」、「冷」還點出節奏自快轉慢,最後定格於月明,一切又恢復至初始「水天清,影湛波平」的平靜。

再看下闋末句「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異曲同工:「曉山青」字點明了時間變化,說明此時天色漸明,旭日東昇,陽光照射下山巒翠色清晰可見。整句還有「橫看成嶺側成峰」之味,同樣是富春山,遠看則延綿不絕;換個角度近看時則發現山間雲霧變幻不斷;晨曦破曉時山色青翠欲滴,短短十字寫出山之廣闊、變化與顏色,很有畫面感。

《行香子》這個詞牌實不易填,結尾排比句式更考驗填詞者的功力。而東坡豪放中不乏精細,動靜切換、時間與角度的變化豐富多樣,以精湛的文筆為讀者展現了一幅四維山水美景。筆者認為這樣的詞讀起來可比觀看如今的Vlog有趣多了。

該詞不僅描景,亦抒發浮生若夢、名利如煙之感,其中「君臣一夢,今古空名」更成千古名句。此處用典與景物巧妙結合:東漢嚴光(字子陵)曾助劉秀打天下,而劉秀稱帝後,他改名隱居,於富春江終日釣魚。但嚴光究竟發自內心放下對功名的執著了嗎?如今我們無從知曉。可無論嚴光淡泊的情操是真是假,他隱居垂釣與劉秀稱帝都不過是如夢空名,百年之後又能留下甚麼呢?只餘「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人世徒然,怎如這青山綠水萬年不朽!此處抒發感慨後自然過渡,以景收尾,引人深思。

關於這首詞,其實還有許多值得探討的人生感悟,因本文重點不在於此,日後筆者再與諸君暢聊哲思。

二、《沁園春》赴密州早行, 馬上寄子由

該詞係東坡由杭州赴密州途中所作。他原本在杭州任官,但申請調職至密州,其弟子由彼時居住在濟南。路上,東坡一想到即將見到弟弟,忍不住揮筆作詞,以早行之景切入,回憶過往,既傾訴壯志難酬之苦,也悟到餘生應看淡世事、超然世外。

孤館燈青,野店雞號,旅枕夢殘。
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
雲山摛錦,朝露漙漙。
世路無窮,勞生有限,
似此區區長鮮歡。
微吟罷,憑征鞍無語,往事千端。

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
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
致君堯舜,此事何難?
用捨由時,行藏在我,
袖手何妨閒處看。
身長健,但優遊卒歲,且鬥尊前。

我們今次先把重點放在寫景方面,看東坡如何「抓拍」,做到詞中有畫、畫外有音。

明‧張宏《五湖烟月》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明‧張宏《五湖烟月》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蘇軾捕捉畫面恰到好處,藉外境透露心境,「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雲山摛錦,朝露漙漙」便是佳例。如上文所述,兼顧高低、遠近、靜動與時空變化會更具立體感,這裏「月華」為高,「晨霜」為低,「雲山」為遠,「朝露」為近,依序連在一起,則側面展現天色漸明:黎明之前,詞人抬頭望見月亮若收起白練般光色漸淡,再垂頭看,由於夜色未盡,難辨地上明亮之處是月光還是晨霜;但隨著時間推移,晨曦破曉,遠景與近景都能看得更清楚了,於是肉眼可見雲霧繚繞的重山疊嶺與草葉上的漙漙朝露,四張「寫真」無須多言便讓讀者有了身臨其境之感。而朝露更自然引出下文心境:「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人生好比朝露待日晞,苦短有限,在無窮世路面前顯得多麼微不足道。

三、《菩薩蠻‧夏閨怨》

再看一首更有趣的回文詞,東坡的《菩薩蠻‧夏閨怨》:

柳庭風靜人眠晝,
晝眠人靜風庭柳。
香汗薄衫涼,涼衫薄汗香。
手紅冰碗藕,藕碗冰紅手。
郎笑藕絲長,長絲藕笑郎。

無論畫畫還是攝影都要講究對稱,而左右完全相同則被稱為「軸對稱」。這闋詞裏,東坡以回文體向我們展示了倒讀也是一幅畫的藝術之美。不僅如此,由遠到近並「特寫」的手法也增強了畫面感。先一起了解這闋詞的大致意思:

正值夏季,庭院內時而有風,時而無風。無風時,柳絲靜垂,閨人晝寢;起風時,柳條隨風搖擺,然閨人仍在熟睡。微風吹過,女子身上的汗味透著香氣,薄衫被汗水浸濕也變涼了,並將清淡的汗香散發至空氣中,又隨風飄去。女子醒來後,紅潤的手端起了盛有冰塊拌藕絲的小碗,而這盛有冰塊拌藕絲的小碗將她的手冰得更紅。郎君笑她碗中的藕絲太長,而她一邊吃著長藕絲,一邊又嘲笑郎君:誰知道你對我的感情能不能長過這藕絲呢。

整闋詞似鏡頭由遠到近變焦,首句以站在高處的視角描繪庭院內人和物的動與靜,隨後又對女子的靜(晝眠)和動(吃藕,笑郎)分別做了特寫。尤其是「手紅冰碗藕,藕碗冰紅手」一句,可謂是長焦鏡頭特寫,畫面定格於藕碗與紅手,無需囉嗦地寫出女子全貌,而是以小見大,略見一斑。畫面定格於藕也不是單純寫物,它亦起到為下文鋪墊的作用,藉物襯人,點出了女子對另一半人品的擔憂,笑在表面而怨在內心。總體來看,短短四十四字,其真實感幾乎不亞於微電影。

在三界的顛撲輪迴中,那刻意被打造的情緣,終究有一天,會在紅塵中夢醒。圖為清‧焦秉貞《仕女圖.蓮舟晚泊》(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在三界的顛撲輪迴中,那刻意被打造的情緣,終究有一天,會在紅塵中夢醒。圖為清‧焦秉貞《仕女圖.蓮舟晚泊》(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結語

提及蘇東坡,大部份現代人的印象是「一簑煙雨任平生」的豪邁曠達,但其實他有精細婉約的一面,即使是詩詞中最基礎的寫景,東坡也能做到字字珠璣。

繪畫不等於塗鴉,豪放不等於放縱,詩詞更講究推敲琢磨,若能懷匠心寫景,短短數十字也能為讀者帶來栩栩如生的視覺盛宴。經典與傳統不應被遺忘,九百年前的宋詞依然能為今天的攝影及文藝愛好者們帶來諸多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