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新疆強迫勞動 日本將審查供應鏈

在抵制新疆強迫勞動等人權問題上,日本紡織業將與政府合作,審查供應鏈中是否存在強迫勞動和其它侵犯人權的行為。此舉將打擊新疆棉中所存在的強迫勞動問題。

據《日經亞洲評論》7月11日報導,一份將在12日發布的報告中,日本經濟產業省將敦促紡織業制定指導方針,以根除供應鏈中的侵犯人權行為並加強措施解決環境問題。該行業將被要求建立一個人權問責調查的框架。

經濟產業省指出,這將是首份針對特定行業可持續性的政府報告。

報導稱,中國新疆地區的棉花生產被指控存在強迫勞動,增強了日本公司面對人權問題上潛在風險的意識。

日本紡織品產業聯合會將與國際勞工組織協調,在明年之前起草指導方針。預計將包括評估與人權侵犯相關的條款,比如工人是否享受公平的工作時間和薪水,是否存在童工。公司將使用這些準則來監控供應商。

中共連受挫 歐盟著手對抗「一帶一路」

中共的「一帶一路」對外擴張項目,越來越引發外界擔憂。除了美國和七國集團領導人推出相應的全球投資計劃之外,歐洲國家也開始要求歐盟委員會制定相應項目規劃,來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政客」(Politico)披露,根據歐盟理事會的草案,歐洲各國希望歐盟委員會在接下來的9個月內,提出一份「具有高影響力」的項目清單,以便與北京的「一帶一路」項目抗衡。

預計歐盟外長們將在7月12日就這一主張簽署相關文件。

近年來,中共通過在全球推動所謂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對外輸出過剩產能,擴大其影響力,更讓斯里蘭卡等國家深陷債務陷阱。這一項目被批評在經濟上不可持續,廣受詬病。

2018年,美國成立了「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簡稱 DFC),投資上限達600億美金。這一規劃,被外界稱為是美國版的「一帶一路」,以此對抗中共。

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在官網上強調,與中共由國家所主導的投資不同,他們支持符合經濟可行性、由私營部門領銜的投資,可以避免讓相應國家陷入債務負擔。

旅美時事評論員蘭述:「私人公司進行投資、進行合作的話,它一定是針對它本國目前市場上所急需的東西。它不是說由中共來決定。這樣的話,它就不會盲目地去建設。它不會為瞭解決美國、解決西方的勞動力過剩,像中共的這種要解決國內生產力過剩的問題,它來你這裡投資。」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則談到,中共「一帶一路」項目完全不顧商業成本,有些項目投入的錢根本收不回來。是為了政治利益而投入。歐美國家要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最有效的手段應該是從源頭上,斷掉中共的血。

謝田教授:「你要想反擊中共的話,就是給中共斷血,就是讓中共沒有錢去進行這種投資,坑人害人的投資。你把中共的金錢來源和它輸血的源頭卡住,它這個一帶一路自然就死掉了。」

上個月,七國集團領導人在英國峰會期間,推出了「重建更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的基礎建設計畫。這被外界視為,是在對抗中共「一帶一路」。

成龍聲稱要入黨 網友:最衰代言出手了

香港藝人成龍近日再次成網絡關注人物。

7月8日下午,中國電影家協會在北京召開學習習近平黨慶講話座談會,一直對中共阿諛奉承的成龍也在會上,大談自己的學習習近平講話的感受。

他對與會的人士說,「我很羨慕你們是黨員,就覺得共產黨真的太偉大了。黨講的話,他們承諾的東西,不用百年,幾十年以後一定會實現。」
成龍還表態說,「我要做黨員!」

成龍要入黨的錄像在海外社交傳媒引發網友群嘲,成龍代言的商品幾乎都出問題,商家甚至倒閉,坊間把成龍稱作「最衰代言人」、「無敵掃把星」。

現在中共因隱瞞疫情正面臨全球追責和索賠。同時,打壓香港、新疆的人權自由,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正在聯手抗共。

此時,成龍要入黨撐中共,有網友調侃說,「成龍挺誰誰死,我懷疑成龍是反華勢力派到北京的臥底,關鍵時刻出手了。期待『成龍魔咒』再次應驗!」

中緬邊境奇觀 排長龍回大陸自首

近期,大陸各地發通告,以打擊網絡犯罪為由,要求逗留緬甸,參與網絡犯罪的中國人立刻回國,否則註銷戶籍,還牽連家人。為此每天有大量中國人「前赴後繼」,湧向中緬邊境。由於近期緬甸疫情升溫,雲南共青團10日稱,嫌犯每天在中緬邊境排起長龍,要回國「自首」,已對雲南疫情防控形成壓力。

中共官方稱,近年,緬甸北部已成為中國電信詐騙、網路賭博集團的主要棲身地。至少有10多萬中國人在當地「從事犯罪活動」。

為此,中國各地發布通告,敦促滯留緬甸北部人員限期回國投案自首。通告稱,「不按規定回國將嚴厲懲戒,包括取消其本人及家屬一切政策性優惠、福利、補助」。甚至本人還會被宣告失蹤、死亡並註銷戶籍,在大陸的親人也會受到牽連,影響其入學、就業、薪水開設銀行帳戶等。

這一株連懲罰相當奏效,許多人怕撤銷戶籍並株連家屬趕緊回國。

7月10日,雲南共青團上傳的一段影片顯示,在中緬邊境的一個口岸,成百上千中國人等待通關回國。每天在邊境口岸排起長龍要回國自首,已對雲南瑞麗疫情防控形成壓力。

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疫情之後,他們都是24小時運作,「就單單現在從緬甸回來自首的人員,每天就有約100多人,我們要給他們做核酸檢測,假如查出來感染病毒的,馬上就要隔離。」

工作人員說,瑞麗市疾控中心有60多人,再加上聘用的40來個合約工,人手明顯不足。

有微博名人發布的一段現場畫面顯示,由於每天等待回國的中國人太多,疫情防控無法負荷,雲南某邊境口岸被迫立起「限量接受報名回國,每天限額150人」的公告牌。

相關圖文在中國社交網絡熱傳,網友嘲諷,「今年一大奇觀」。

不過,有專家指出,中共各地以打擊網絡犯罪為名,發通告要求中國人回國只是個幌子,背後有中共難以啟齒的原因。

現旅居澳洲的中國法學家袁紅冰教授6月11日,接受《看中國》專訪時披露,中共發通告限期中國人回國的反常舉動,主要是因為中國革命黨在緬北建立了武裝,成為反抗中共的基地,由十多個組織和團體的武裝力量正在壯大,令中共十分恐懼。

據袁紅冰披露,其中一個團隊叫「V字旅」。去年9月,V字旅曾通過一段錄像發布政治宣言,宣告該組織將致力以武裝反抗的方式,推翻中共政權。

袁紅冰說:「這一政治宣言,就給緬北整個武裝反抗中共暴政的基地做出了一個政治的定位。」

袁紅冰表示,中共擔憂更多在緬甸的中國人加入到「V字旅」,或者把反共武裝的相關消息傳入到國內,威脅中共政權,這是中共最擔心的。

誰暗殺了總統 海地維安人員毫髮無傷疑點

海地總統莫伊茲7日遭刺殺身亡,第一夫人瑪蒂娜(Martine Moise)重傷轉送美國邁阿密醫院救治。10日下午,她在推特(Twitter)用海地克里奧爾語(Creole)發表消息,指控行刺原因與總統希望舉行新憲法全民公投有關。海地國內電台播放了瑪蒂娜的錄音。

瑪蒂娜在聲明中指控策劃暗殺總統的幕後元兇有政治目的,她說:「你們很清楚莫伊茲總統是在對抗甚麼。你們僱用傭兵刺殺莫伊茲總統以及他的家人,是因為興建道路、電力和飲用水供應計劃,以及籌辦公投和選舉等事務。」他表示,暗殺者「想要毀掉他的夢想、他的願景、他的意識形態。」

關於襲擊目的以及究竟誰是幕後指使者?拘捕的兇嫌向調查人員供稱,他們原本的計劃是綁架莫伊茲,將他帶到總統府,逼迫他下台,整個謀劃過程歷經了半年以上。

海地國家警察局表示,該案的主謀仍在調查中,不過警方根據兇嫌提供的線索,已逮捕了一名在佛羅里達州工作了20多年,63歲的的海地裔醫生薩農(Christian Emmanuel Sanon),此人被懷疑是整起行動的幕後黑手之一。

兇嫌供稱,如果計劃成功,將迫使莫伊茲退位,使薩農成為海地的新總統。

海地國家警察局長查理斯(Leon Charles)表示,在此案中被逮捕的幾名兇嫌,都提到名叫薩農的醫生。

海地警察局長說,薩農「於6月帶著政治意圖乘坐私人飛機抵達,並聯繫了一家私人安保公司招募犯案的人員」。

另一方面,遇刺的總統衛隊受到質疑。哥國時報(El Tiempo)報導,海地太子港檢察官克勞德(Bedford Claude)質疑為何刺殺現場只有總統與總統夫人受傷,卻沒有任何總統保鏢受傷。

「紐約時報」報導,目前海地政府針對4名總統護衛人員進行調查。

對於海地總統遇刺事件,國際觀察學者鄭欽模向《大紀元》表示,暗殺事件不排除更深層的境外勢力所為,但狀況尚未明朗,不宜有過多揣測。鄭欽模說,必須強調的是,中南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是美國後院,維護中南美和平需要「美國的行動力」。

暴雨之下 七一表彰會場變「水簾洞」

7月10日下午,中國南京遭遇暴雨襲擊,南京江北新區政府一禮堂內嚴重漏雨,秒變「水簾洞」,現場參與活動的人員紛紛撐開了雨傘,主席台上方懸掛的橫幅則顯示,當時禮堂內疑似正在舉行所謂「七一」表彰大會。

當天,微博大V「老陶在路上 」的確曾發帖稱,「今天南京大雨,江北區一禮堂正在舉辦活動,沒想到外面下暴雨,禮堂裡也傾盆而下,彷彿水簾洞。

有錄像顯示,會場前幾排的與會者已紛紛拿出手機,拍攝主席台秒變水簾洞的「奇觀」;隨著鏡頭拉開,可看到禮堂內已有多處籠罩在細雨之中,觀眾席上參與活動的人員紛紛起身躲雨,許多人撐開了雨傘。

有網友調侃說:「大熱天的,這舞台效果設計的真不錯。」
還有網友說:「水為財,中共帶你們發大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