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費城的一位知名電台主持人克里斯·斯蒂格爾(Chris Stigall)在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時表示,「批判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 CRT)不僅出現在我們的學校和軍隊中,也出現在它他地方,甚至教堂」。他認為,CRT是種族版的馬克思主義。

斯蒂格爾每天主持兩檔不同的廣播節目,並創作他的每日「播客」。根據他自己的網站,自2009年開始,《脫口秀雜誌》已將他列為「美國100位最重要的電台主持人之一」。

在6月底的一周,斯蒂格爾就「批判種族理論」製作了多期節目。斯蒂格爾告訴《大紀元時報》,疫情封鎖結束後,他能夠回到教堂,他的孩子也能夠回到學校,但他發現有些極端思想已悄悄劫持了這些機構。

「我回到教堂,立刻就聽到宣揚『批判種族理論』的佈道,這在我的教堂從來沒有出現過。我的孩子們則開始被所謂『多樣性』和『包容性』的東西擊中,而那些恰恰是『批判種族理論』的慣用詞彙。」

根據網站criticalrace.org,「『批判種族理論』是一場學術運動,它試圖將種族主義、種族和權力聯繫起來…批判種族理論家認為,美國的社會生活、政治結構和經濟體系是建立在種族之上的,而種族(在他們看來)是一種社會結構。」

斯蒂格爾對此的理解:「批判種族理論」的理論是–白人、無論他們如何道歉,總是有罪的。而這種理論也向非白人發出了一個更糟糕的信息——他們總是處於劣勢地位,而且他們對此無能為力。

在他看來,「批判種族理論」是一種「有目的的挑釁…只是因為種族不同,它使人們從出生那天起就相互對立。」而且他認為,這與美國人世代所追求的一切理念完全背道而馳。

由於學校中的「批判種族理論」教育,斯蒂格爾決定讓他最小的孩子離開公立學校系統。他說,他最小的孩子還很容易受外界影響,他不想讓她浸泡在這種有毒的意識形態中。

這位電台主持人看到了他的兩個大一點的孩子被現在的學校教育搞得很困惑,僅僅因為他們是白人,「種族主義者」這個標籤就牢牢地貼在了他們身上。他最擔心的是,如果孩子們「被持續地指責『你是一個壞人』,那孩子們還能忍受多久?他們是否真會變成那種令人討厭的、可怕的、充滿敵意的人呢?」

斯蒂格爾解釋道,馬克思主義是根據人們的經濟地位來劃分人群的:富人是壓迫者,窮人是被壓迫者。非常類似的,「批判種族理論」是馬克思主義的一個種族版本。「這是另一種解構方法,但這種被壓迫者、壓迫者的對立與馬克思主義完全相同。「批判種族理論」只是站在一個不同的角度去看而已。」他說。

敲響警鐘

斯蒂格爾提到,在最近的維珍尼亞州勞頓郡學區(Loudoun County)董事會議上,一位來自中國的女士就「批判種族理論」做了一個「貼切的見證」。斯蒂格爾說,在這個問題上,他更相信那些中國移民,超過相信任何長春籐名校的學者,因為這些來自中國的移民真的曾經生活在這種壓迫之下。因此,他們比任何其他人更了解它。「他們是喊得最響的人,也是警鐘敲得最響的,因為他們已經看到了,他們在警告我們其他人。不要讓它在這裏發生。」

斯蒂格爾提到的勞頓郡學區會議(LCSD board meeting)是在今年6月8日舉行的,而華裔女士弗利特(音譯,Xi Van Fleet)在會上發言說,與CRT有關的教學是「美國版的中國文革」。她進一步強調,CRT根植於「文化馬克思主義」,「它不應該在我們的學校有任何地位。」

這位電台主持人進一步表示,僅僅禁止學校推行「批判種族理論」是不夠的。美國人還需要主動出擊,主張學校教授美國的偉大,「我們現在要力促我們的公立學校教授與1776年(建國)有關的課程,而不是那個所謂『1619項目』的課程」。

他警告說,「種族批判理論」不僅僅存在於我們的教育系統。「批判種族理論」在教堂的講壇上被宣揚,這讓他很傷心。斯蒂格爾告訴其他人要提高警惕,「無論是我們的軍隊、警察、市議會、教會和學校,它似乎到處在傳播。」他說。

更多家長回應反對CRT

斯蒂格爾並不孤單。越來越多的當地家長,甚至是學校董事會成員都站出來反對在學校教授CRT。東賓夕凡尼亞州的家長莫琳和克里斯托弗·布羅菲(Maureen and Christopher Brophy)於6月14日對東賓夕凡尼亞州學區(East Penn School District)提起了訴訟。

根據他們的訴狀,今年早些時候,布羅菲夫婦申請他們的孩子不必上與「系統性種族主義、白人脆弱性、宗教、白人特權、黑命貴和警察暴力」有關的課程,但這一要求被學區總監拒絕。

布羅菲夫婦的律師Catherine Smith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大紀元記者,由於本案涉及未成年子女,她不願提供任何公開評論。

華裔女士弗利特(音譯,Xi Van Fleet)在6月8日的勞頓郡學區會議上發言說,與CRT有關的教學是「美國版的中國文革」。(影片截圖)
華裔女士弗利特(音譯,Xi Van Fleet)在6月8日的勞頓郡學區會議上發言說,與CRT有關的教學是「美國版的中國文革」。(影片截圖)

最近的另一個例子是,在6月17日賓夕凡尼亞州蘇德頓地區(Souderton Area School District)的學區董事會會議上,學校董事會主席Ken Keith宣佈:「在蘇德頓,我們絕不會在學校裏遵循或教授『批判種族理論』,就像我們沒有遵循或教授馬克思主義或共產主義一樣。」他的講話一度被長達30秒鐘的與會者掌聲所打斷。

此外,賓夕凡尼亞州眾議員Russ Diamond和Barbara Gleim於上個月共同發起了眾議院第 1532 號法案,即「教授種族和普遍平等法案」(Teaching Racial and Universal Equality (TRUE) Act)。該法案旨在禁止在整個賓夕凡尼亞州範圍內教授「批判種族理論」意識形態。截至發稿時間,該法案已獲得至少28名州眾議員聯署。#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