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神韻藝術團的舞台上,除了有中國古典舞、民間舞的舞蹈表演與神話傳說、歷史故事外,還有表現發生在當今中國的小舞劇,裏面也有警察這樣的角色。

當那些眼神凶狠、穿著印有紅鐮刀黑衣的中共惡警從幕布後跳出來時,觀眾席上的大陸人彷彿瞬間穿越回中國,因為演員們演得實在是太像了。

在扮演警察的舞蹈演員中,沒有人比一個名叫趙紀亨的小伙子更了解中共的警察了,因為他從小就和警察打交道。就是中共的警察抓了他的父母,抄了他的家,搶走了他辛苦攢下的零花錢,最後,逼得他不得不離開故土,遠走他鄉。

今天,趙紀亨作為一名神韻舞蹈演員,在世界舞台上用藝術來講述他在中共統治下的經歷。他說,他心中已經沒有了怨恨,只有一個強烈的願望,讓觀眾接受到神韻所傳遞的光明而美好的信息。

因父母修煉法輪功,趙紀亨從小遭受迫害,被迫逃離中國,輾轉來到美國。他最終走上神韻舞台,實現自己的夢想。在日前接受大紀元的專訪中,趙紀亨講述了這段苦難而又傳奇的經歷。

小小的受害者

1999年7月20日發生迫害的時候,8歲的小紀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他知道的是,父母突然之間就不見了,從此很久沒有回來。

「我問我媽媽去哪裏了,媽媽怎麼不在?」年幼的他只好跟奶奶一起住,家人先是不告訴他,「後來我又問爸爸怎麼也沒了?就是他們都沒有再回來過,後來慢慢地知道了,他們是因為去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被非法判刑。」

學校、社會上都開始說大法不好,老師和同學因為他父母是法輪功修煉人而天天欺負他,最後還給他換到了另外一個班級。

小紀亨不明白,大法怎麼就「不好」了?他小時候體弱多病,經常會抽筋暈倒。有一次被送到醫院搶救,醫院也檢查不出來甚麼病,要給他大腦穿刺,但媽媽害怕他會因此變傻,就沒有同意。一直到1996年媽媽修煉法輪功以後,帶著他煉功,他的身體才真正好起來。從此沒有吃過一片藥,沒去過一次醫院。

「我不敢想像如果沒有大法我還能不能活下來……大法給了我們第二次生命。」他說,「所以等我明白的時候我就一直很難理解,為甚麼中共要迫害大法弟子,這是一個很好的功法,而且教人向善。」

趙紀亨說,後來他懂得了其中的根源。「因為共產黨它的建立基礎是無神論,它講究的是鬥天、鬥地、鬥人,它不喜歡任何信仰,它會覺得會威脅它的存在;它喜歡讓人無惡不作、為所欲為,讓整個中國社會的道德變得很壞。」

上初中的時候,紀亨的父母才陸續被釋放回家,不過他也從此開始了與警察打交道的日子。警察經常來騷擾他的父母,一有節日或者某些「敏感日」,他們就上門,確認他們不會去北京上訪。後來,他的爸爸在一次被送洗腦班的途中逃掉了,從此有家不能回。

警察繼續騷擾他的媽媽。有一次半夜,警察們闖進家門,先是綁架了媽媽,把他們家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抄走了,連紀亨一個小孩子存錢罐裏的零錢都搶走了。最後一次,在他放學的時候,他看到家裏門是鎖著的,原來他媽媽再次被抓走了。

「我就無家可歸了,我不知道去哪裏,然後我去用公用電話給姥姥、姥爺打電話,是他們來接我到他們家住。」趙紀亨說,在沒有父母陪伴的日子裏,他經常感到恐懼,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情。「我在童年幾乎一直沒有一個完整的家,一直在擔心爸爸、媽媽甚麼時候會被抓,因為在中國大陸經常聽到一些同修被迫害致死。」

到2007年他從大陸出來的時候,他媽媽身邊已經有11人被中共警察打死,只因為他們堅持「真、善、忍」的原則做一個好人。

紀亨那時很仇恨這個社會,怨恨這個毫無道理打壓好人,讓他家庭破碎的社會。

緣結神韻

因為爸爸常年流離失所,媽媽被反覆抓捕,有一天一家三口見面的時候就商量:能不能去一個可以擁有自己信仰的地方?可是父母的名字都在中共的黑名單上,根本拿不到護照辦簽證,一家人決定從陸地逃亡。在經歷了種種艱難險阻之後,他們終於到達了泰國。

到了自由的環境,紀亨得以跟隨父母重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經常去旅遊景點,向中國遊人講述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

有一天,紀亨看了一個神韻新年晚會的節目,名字叫做「升起的蓮」,裏面講述的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在監獄裏堅持信仰的故事。他感到非常震撼,那幾乎就是他自己的故事。同時他也深受啟發,原來可以用藝術形式講真相,告訴世人中國在發生甚麼事情。「我想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真相,這樣才能制止這個邪惡」,他萌生了參加神韻藝術團的願望。

考上神韻後,紀亨感覺找到了人生的使命。他說,因為神韻的宗旨在於恢復中國傳統文化,所以從舞蹈上、音樂上、動作上以及舞台的背景和服裝的顏色上,都是建立在傳統的美學基礎上的,色彩都是鮮豔和明亮的,給人帶來希望。

「因為神韻傳達的理念是普世的價值,像對親人、對家人的愛,對家庭對父母的孝敬,對妻子的疼愛,其實這些都是普世的價值,這是人類共有的。」他說,「神韻有很多節目講的是在困境中怎麼最後克服了困難,獲得成功;還有傳遞很多人類共同的價值觀,如《精忠報國》講的是岳飛,他忠於國家;或者《寒窯》中裏面的女主角,苦等她的丈夫18年之久,講的是女子的忠貞。」

趙紀亨認為,正是神韻演出傳達的是這種普世的傳統價值觀,所以贏得了世界各國觀眾的喜愛。

「西方人很多是信神的,與中國的傳統文化緊密相連,有很多共同點,所以西方人很容易接受,很認同。」

表演傳統藝術,學習傳統文化,修煉「真、善、忍」,趙紀亨放下了心中對迫害者的怨恨,他的內心越來越充滿光明與善良。

「我覺得學傳統文化的人,他內心的內涵和修養都會受到這些正面藝術的影響,對你的心靈會有影響的,所以接受傳統教育的人,內心都是善良的。」他說,「崇尚傳統文化和內心善良的人,他對整個社會是好的。」

趙紀亨在神韻演出中經常扮演警察的角色,雖說他很熟悉那些刻在童年記憶中的「壞人」形象,只需去回憶與模仿就行了;但是,他已經不再是那個對警察充滿怨恨的少年了,他現在是一名修煉法輪大法的神韻舞蹈演員。

現在他覺得,那些凶狠的警察才是被矇騙的可悲的人。

「我想中國大陸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他其實是被矇騙的,那不是他們真正想要做的事。」趙紀亨說,他希望那些警察也能有機會看到神韻演出,「我希望他們看,其實每個人內心都有善的一面,只是被中共邪黨給掩蓋住了,但是如果他們認識到(真相)的話,我相信他們會醒來的。他們會選擇不幹這種事。」

2021演季的神韻晚會即將開演,趙紀亨又將踏上征程,用舞蹈去講述他的傳奇故事了。他說,他希望神韻在不久的未來能回到大陸演出。#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