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最近在《眾新聞》發表系列文章,就中共建黨百年,分析這個黨的本質,現轉載如下。

上文指出,在蘇聯大筆軍援下,中共在全國各地製造騷亂,掀起暴動,建立其所謂「蘇維埃政權」。從1927年5月建立海陸豐第一個蘇維埃政權開始,到1934年12月鄂豫陝蘇維埃政權為止,全國共建立14個由中共領導的地方割據集團。到1930年左右,共產國際認為已經有條件建立一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實現對中國的分裂,於是積極籌備這個「共和國」。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在江西中央蘇區成立,主席毛澤東,定都瑞金,以中國工農紅軍作為國家的武裝力量。1931年12月1日,毛澤東、項英、張國燾聯名發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佈告》說:「從現在起,中國疆域內有不同的兩國。一個是中華民國,是帝國主義的工具。另一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剝削與壓迫下廣大工農兵的國家」[1],從此中共在蘇聯的教唆及支援下成功地分裂了中國。

「蘇維埃」建立後如何運作,共產國際執委主席團在1931年7月給中共明確的指示共33條,手把手地教導中共如何建設這個割據政權[2],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自行找來閱讀。因此中共建立的這個蘇維埃共和國充滿了俄羅斯「十月革命」中的「紅色基因」。列寧在蘇聯建立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時使用過的種種手段,例如:殘酷殺戮、肆意搶掠、恐怖統治等,都一一重現在中國土地上。我們從當年的文件中可以充份地看到這些基因。為了說明問題,筆者把中共1927年八七會議後到該年年底中共中央向全國發佈的策動暴動的指示文件表列如下,這些文件清楚無誤地表明,中共在建立其割據政權的過程中,靠的是大規模的殺戮及沒收財產的所謂「紅色恐怖」運動:

以下為八七會議後中共中央策動殺戮及搶掠的決議一覽表

文件來源:中共中央關於湘鄂粵贛四省農民秋收起義暴動大綱(1927年8月3日)

內容摘要:(四)暴動的策略(3)奪權一切政權於農民協會,殲滅土豪劣紳及一切反革命派,並沒收其財產。(383頁)

文件來源:中共中央關於廣東武裝起義計劃給南方局並轉廣東省委的信(1927年9月9日)

內容摘要:要鼓動廣大農民革命情緒和革命行動,大批殺土豪劣紳政府官吏及一切反革命派,抗租抗稅,分配土地。511頁

文件來源:中共中央給南方局暨廣東省委的信(1927年9月)

內容摘要:現時應採的策略,……極廣泛的發動農民暴動……無情地殲滅豪紳,沒收土地。539頁

文件來源:中共北方局暴動計劃(1927年10月6日)

內容摘要:此次暴動的旗幟和口號:

五、沒收一切大地主、軍閥、官僚的土地!

六、剷除一切苛捐雜稅!

七、暴動剷除工農兵的一切敵人!

八、殺軍閥!

九、殺反動的長官!

十、殺國民黨新舊右派及一切反革命的叛徒!

十一、殺工賊!

十二、農民起來沒收土地

文件來源:彭公達《關於湖南秋收暴動經過的報告》(1927年10月8日於武漢)

內容摘要:(三)暴動所必須做的各事情

1. 平分土地;

2. 恢復農民協會,鄉村政權歸農協;

3. 殺土豪劣紳反動派;

4. 沒收土豪劣紳反動派及大地主的財產;

5. 燒燬土豪劣紳大地主的村莊;

(四)暴動的口號

4. 暴動殺盡土豪劣紳

5. 暴動沒收土豪劣紳的財產

6. 暴動實行農協專政(538頁)

文件來源:中共中央關於工農運動的路線和策略給江蘇省委的指示(1927年10月19日)

內容摘要:中央……有以下幾點指示:

江蘇農運的政治路線應該是直線的,即由抗租抗稅發展到實行鄉村中的紅色恐怖,殺豪紳官吏及一切反革命派,……沒收地主的土地,不必要經過減租減稅或其他改良的口號……對小地主的土地也一樣要沒收……(559頁)

文件來源:中央通告第十五號—-關於全國軍閥混戰局面和黨的暴動政策(1927年11月1日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常委通過)

內容摘要:

(4)工農民眾的暴動必須實行群眾的革命獨裁製──這就是說必須無可顧惜殲滅一切豪紳,摧毀豪紳資產階級的種種權力機構──政府官吏軍事長官,都要無情地殲滅他們,不可以存著妥協觀望的心理,尤其不可以藉著「治安」、「秩序」的名義抑遏群眾的這種革命行動。

(5)……農民自發的減租減稅運動必須領導到抗租抗稅的直接鬥爭,殺戮徵收人員,發展到殺戮一切豪紳,奪權武裝……沒收土地分配土地,徵發豪紳地主的財產。(605頁)

文件來源:中共中央關於發動農民暴動和改組黨組織給陝西省委的信(1927年11月6日)

內容摘要:引導農民群眾發展到一個廣大的農民暴動,大殺豪紳地主,沒收地主階級的土地(614頁)

文件來源:中國現狀與黨的任務決議案(1927年11月)

內容摘要:應當儘量發動群眾,引進更多更廣泛的群眾參加,實行自動手(「民眾式」)的沒收土地,殺戮豪紳、工賊、摧毀中國一切舊社會關係……

本黨應當努力使農民暴動有民眾式的性質,極端嚴厲絕無顧惜的殺盡豪紳反革命派,即使在很少的游擊戰之中也是如此。627頁

文件來源:中共中央給湖南、湖北省委的信──兩湖軍閥混戰形勢下黨的任務(1927年11月15日)

內容摘要:(二)在鄉村中大發展游擊戰爭,殺盡土豪劣紳、大地主,燒地主的房子,分地主的東西,分配土地,搗毀與搶劫所有政府的徵收機關,停止繳納一切田租捐稅,停止繳還一切債務,集中力量割據某縣或數縣……

(五)目前的主要口號應當是:殺盡土豪劣紳大地主,殺盡改組委員會工賊,沒收地主的土地,沒收中外大資本家的企業……(697頁)

文件來源:山東工作大綱(1927年11月中央通告)

內容摘要:第一,有計劃地領導自發的農民暴動……尤其要領導他們在當地實行把豪紳官吏殺個乾淨,並沒收其財產。(713頁)

文件來源:山東工作大綱(1927年11月中央通告)

內容摘要:「堅決執行中央擴大會議決議所指示的策略,領導工農群眾勇往直前地鬥爭。主要的辦法:第一,有計劃地領導農民暴動……尤其要領導他們在當地實行把豪紳官吏殺個乾淨,並沒收其財產。(716頁)

文件來源:中共中央給江蘇省委的信(1927年12月7日)

內容摘要:如果不從引導群眾抗稅抗債,打殺豪紳,宣傳土地革命,暴動奪取武裝、奪權政權,則一個總暴動局面永遠不會形成的(743頁)

文件來源:瞿秋白:武裝暴動的問題(1927年12月10日)

內容摘要:群眾的革命情緒普遍高漲,他們拒絕收租收稅的豪紳走狗,他們殺戮這些豪紳走狗,他們群起圍攻地主,吃大戶,吃排家飯,他們焚燬債券田契要求土地以至分配土地,他們進而殺戮豪紳地主,沒收富豪的財產……共產黨對於農民的殺戮豪紳地主的運動,是努力贊助而領導的……殺戮豪紳只是鬥爭的開始,只是肅清敵人勢力的一步。(內有列寧對革命前的暴動的三點指示,見頁761)

文件來源:廣州蘇維埃宣言(1927年12月11日)

內容摘要:「四,應該一點都不憐惜地消滅一切反革命,應該槍斃一切有一點反共產行動或宣傳或有反蘇維埃的行動或宣傳及與帝國主義反革命宣傳的分子」。(768頁)

文件來源:中共中央給福建臨委的信(1927年12月30日)

內容摘要:五,暴動是我們的爭鬥的前途……現時福建鄉村中必須由和平的鬥爭……急劇地轉變到農民自動手的激烈行動──抗捐、抗稅、抗租、抗債、殺豪紳地主,燒富戶、焚契約債券,打下鄉官吏皂隸,然後農暴前途才能有望。(828頁)

以上資料來源:《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四冊),表中頁碼指該書刊載該段話的頁碼。

在上表,筆者僅僅摘錄了中央級別的文件,是中共中央向全國發佈的殺戮及掠奪的動員令。到了地方,這種殺戮及掠奪令就更多,內容也更加恐怖[3]。筆者無法一一摘錄,讀者可以自行到相關蘇區的「革命文獻彙編」去查找。例如,接替陳獨秀出任黨魁的瞿秋白,除了以中央名義下達了《中共中央關於湘鄂粵贛四省農民秋收暴動大綱》(內容如上表),還另外下達指示給福建省委、兩湖省委,要求「在暴動中應毫不顧惜地沒收地主土地,殺土豪劣紳,殺政府官吏,殺一切反革命」,「儘量施行紅色恐怖」,「在極短的時間內組織兩湖工農大暴動,實行紅色恐怖」。根據中共中央要求,湘鄂粵贛四省的中共省委分別下達了燒殺令。其中,湖南省委提出暴動口號為「毀整個城市」、「豪紳的走狗都是在殺之列,我們並不顧卹!」;「燒!燒!燒!殺!殺!殺!」;中共湘南特委要求「堅壁清野,燒盡郴宜大道兩側五里內民房」,「盲目燒殺」、「使小資產階級變無產,然後強迫他們革命」;中共廣東省委發出指示函說:「我們不特可沒收他們的土地,並且要准農民去殺戮他們,不可恐怕冤枉和殘忍」;「大殺土豪劣紳,務使其寸草不留,寧枉殺不枉縱」;中共廣東北江特委提出以「殺人、放火、搶物」為暴動原則和革命目標,提出「鼓勵自由殺人」和「獎勵焚燒房屋」,「把市鎮的商舖焚燒殆盡」。

為具體說明問題,筆者以「八七會議」執行文件之一的《兩湖暴動計劃決議案》[4](1927年8月29日)為例(按:該計劃是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常委通過的,足以代表中共中央的意見),它提出:……

九、暴動為實行徹底的土地革命,即沒收大中地主的土地(事實的結果是全部),殺盡土豪劣紳及一切反動派與沒收其財產,實行鄉村一切政權歸農民協會,城市民選革命政府,消滅一切非農民非工人革命的武裝。

十、暴動之前須極端注意兵事中的宣傳鼓動他們起來殺戮反革命的軍官……

十一、暴動的口號:暴動打倒武漢政府,暴動殺盡土豪劣紳反革命的大地主及一切反動派……

十二、各區的暴動在未發動之先,在離城較遠一點的鄉村即應殺戮土豪劣紳反動的大地主,提高農民革命的熱情,……在暴動方開始,首先即需徵集所有力量攻打某鄉區的中心城市,殺戮政府的官員,宣佈革命委員會政權。

十三、暴動方開始即須挖斷鐵路,破壞水陸交通,佔領或破壞郵政機關,割斷所有的電線,造成敵人的極端恐慌的狀態,然後才可便於暴動的發展……

十四、暴動勝利的地方,應無情地鎮壓肅清反革命。對於買辦及反動的資本家,如果他們經濟怠工或封閉工廠,則工會應當佔領工廠,以之交給革命政權管理,至於反革命的豪紳則應堅決地沒收其財產。

這個文件堪稱是一個典型的「暴動手冊」,共16條,其中就有6條提及殺戮(筆者以紅字標示出來)。這就等於向全黨下達「屠殺」令。例如,中共中央關於廣東武裝起義的指示就說:「暴動計劃……須立即開始……技術上可參照兩湖暴動計劃」(見《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四冊)第497頁)。

中共「八七會議」後建立的第一個蘇維埃政權是彭湃1927年在海陸豐建立的,它成立伊始即發出俗稱「七殺令」:

海豐縣臨時革命政府佈告(第九號)[5](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六日)

一、凡田主有向農民收租者槍決。二、有勾結田主私還租谷破壞大局者槍決。三、凡私藏土地契約者應繳交本政府,否則槍決。四、取消一切債務,如有債主向工農討債者槍決。五、為地主作工役向工農勒租債者槍決。六、窩藏地主土地契約者槍決。七、如已先向農民勒取租谷者應一律即刻繳出,否則槍決。

與此同時,這個蘇維埃召開「海陸豐工農兵代表大會」,通過下列決議案:

海陸豐工農兵代表大會決議案[6](一九二七年十一月)

一、沒收地主案

丙、焚燒契約租簿……田主有私藏契約者,田佃替田主包庇者,另外抄去多一張者,俱一律槍決。

二、殺盡反動派案

甲、凡幫助敵人以及一切反動派,如貪官污吏、土豪劣紳、地主以及偵探宣傳員、警察保安隊、通訊員、批敵人捐稅,與在敵人各機關辦事者一概拿著槍決。

乙、由工農會下命令給各會員徹底調查敵人及反對動派拿著槍斃。

丙、各鄉如有藏匿敵人及反動派者與之同罪。

丁、工人農民無論日夜隨時隨地去調查敵人及反動派,尤其是沿海工農更要負責。

戊、逆黨有藏金銀衣服器具及牲口者應盡數交出,否則與之同罪。

己、有接濟敵人糧食,如買柴草米之類及幫助敵人交通者槍決。

庚、拿著嫌疑犯人交鄉政府開會議定可否槍斃,但鄉政府不得自由放人,應交由區政府決斷。

辛、各區鄉秘密組織赤衛隊,暗中負責探敵人,調查契約租簿等之責。

壬、組織赤衛隊,自11月20日起由縣蘇維埃政府通令各區鄉,縣限二日內成立,區限三日內成立,鄉限四日內成立,逾期者由蘇維埃政府取締之。

海陸豐這種殺戮,當然獲得中共高層的讚許。中共政治局委員張聞天[7]說:

「他們毫無顧惜地搜捕各處的豪紳地主及重利盤剝者。他們完全站在階級觀點上,將這批豪紳地主刨腹割頭,無論任何反動分子,都毫不客氣地就地殺戮,直無絲毫的情感以為好惡生殺的標準。這種情景在海豐方面尤為加倍的徹底。所以在海陸豐境內可以說差不多沒有一個豪紳地主的蹤影了。」

以同樣邏輯,中共把一些地方割據失敗則歸咎於殺得不夠。例如,廣東省委書記張太雷批評南昌起義軍沒有通過製造騷亂局面,攪亂敵方統治秩序,因而建議起義軍在日後「要放膽去幹,不應像以前太規矩,要平民式的幹,不要有仁慈,打破好人的觀念,對土豪應該亂殺,絕對不要恐怕冤枉了」。他甚至建議他們去做政治流寇,「不應像過去只注重掠奪政治經濟的中心,他們每到一地,便要殺土豪劣紳,幫助農民起來便要組織工農政府,擴大宣傳」[8]。

這些中央文件和具體例子說明中共在蘇維埃化的過程中,靠的就是殺戮和搶掠。從此,殺戮和掠奪就成為中共的「紅色基因」。

註釋:

[1] 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佈告 第一號〉,由「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在1931年12月發表,全文載《中華蘇維埃代表大會重要文獻選編》,全國人大圖書館編,中國民主法製出版社,2019出版。

[2] 共產國際執委主席團給中國共產黨的信(一九三一年七月共產國際執委主席團擴大會議通過)。

[3] 文聿在他的《中國左禍》一書,就詳細記載了各地省委在貫徹中央發出的燒殺令後如何導致「南中國大地:一座座村莊,燒成廢虛,百里無雞鳴。一片片焦土,啼號不絕,蒼生痛哭深。一群群百姓,無家可歸,骨肉流離散」(第9-13頁)。該書由「朝華出版社」出版,1993年。

[4] 原載於1927年9月12日出版的《中央通訊》第四期,輯錄在《中共八七會議文件彙編》,中央檔案館1986年出版,p. 162

[5] 載《廣東革命歷史文件彙集(1927-1934)》p.1,中央檔案館、廣東省檔案館,1982。

[6] 同上,頁4-7。

[7] 見張聞天《中國第一個蘇維埃──海陸豐工農兵的大暴動》(1927年11月25日),載《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四冊》,第706頁)。

[8] 見張太雷報告《八一事件之經過、失敗原因及其出路》(1927年10月15日),《南昌起義》,第99頁。

附記:

筆者這個黨史系列到目前為止共寫了11集。在這系列中,筆者引用中共自身的官方文獻、蘇聯共產黨及其赤化世界的組織——「共產主義運動第三國際」(簡稱共產國際)——的解密檔案,追溯中共本質,還原中共的本來面目。通過這些文獻,證明中共在建黨早期:

1. 是一個由蘇聯培植,用以顛覆中國政府、分裂中國領土的集團,因為它接受來自蘇聯的資金、武器、軍訓、思想、組織、後勤、大後方等各方面的支持,建立軍隊,危害國家安全。

2. 稱蘇聯為祖國並以「共產國際中國支部」的身份存在,從人事到政策都聽命於蘇聯、忠實執行蘇聯對華各種決議,並定期向蘇聯報告黨務及財政狀況。

3. 它支持蘇聯侵略中國,例如在「中東路事件」上公開制定「武裝保衛蘇聯」的政策,該政策的主軸就是發動全國性暴動,從而干擾、弱化中國政府對蘇作戰的意志和實力。

4. 在蒙古獨立的問題上,它公然支持及配合蘇聯肢解中國,同時也支持蘇聯策動新疆獨立,只是後者陰謀未遂而已。

5. 它引入蘇聯勢力,在中國大地上實行武裝割據。它建立所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實現了分裂中國的目的。

2020年9月3日,中共黨魁習近平在紀念抗日戰爭75周年的活動中,提到五個「絕對不答應」,居首位的是有關中共黨史。他說:「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歪曲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醜化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和宗旨,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為甚麼他那麼怕人們會歪曲「黨史」、醜化中共本質呢?恰恰就是因為中共黨史記載了中共上述建黨早期五點完全聽命蘇聯的事實,戳破中共宣傳自己的神話,直接影響其執政的合法性。

揭露了以上五點很根本的事實後,筆者將暫時擱筆,以便騰出時間深入研究豐富的解密的文獻材料。待做好功課以後,再延續這個系列。#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