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700年前,西元1321年九月,意大利文豪但丁·阿利吉耶里與世長辭。

但丁生前撰寫了許多詩歌和重要的理論作品,涵蓋的主題十分廣泛,包含道德哲學和政治思想。他的作品多從古代經典文學中汲取靈感,像是維吉爾(Virgil)和西塞羅(Cicero)的著作。

但丁曾擔任佛羅倫斯的六大行政官之一,位居重要政治崗位。然而,由於他反對教宗併吞托斯卡尼地區,最後導致他被永久驅離佛羅倫斯,只要一回來就會被判處死刑。

但丁在放逐期間完成的《神曲》(The Divine Comedy)已公認是他最著名的著作。非常巧合的是,近期在北意大利聖多美尼科博物館(the San Domenico Museums of Forli)舉辦的紀念展覽《但丁:藝術的視角》(Dante: The Vision of Art),恰好就位在1302年但丁從阿雷佐(Arezzo,位於佛羅倫斯東南方約80英里處)逃往的城市——弗利(Forli)。

這場展覽由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ies)和弗利儲蓄銀行基金會(Cassa dei yuRisparmi of the Forli Foundation)共同舉辦。

展覽彙集了來自全球各地高達300件世界級的博物館館藏。僅烏菲茲美術館就提供了約50件作品,包含著名的但丁肖像畫和一組米高安哲羅的繪畫作品。

無論是規模或涵蓋範疇上,這都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盛大展覽。展示了但丁對13世紀一直到20世紀藝術發展的影響,以及他如何啟發從中世紀到文藝復興、新古典主義和浪漫主義等各個不同時期無數的藝術家。

「這是數世紀以來第一次,您能夠看到除了《神曲》之外,還有這位偉大詩人所有的文學作品中所展現的意義及其留下的視覺資產。我們甚至還會聚焦在但丁筆下最著名、最重要的人物角色在各世紀的展現」,烏菲茲美術館館長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在記者會的訪談影片中說道。

現場還展示了《神曲》的初版原稿。展覽亮點還包含了多幅詮釋《神曲》三部曲中地獄、煉獄和天堂景象的繪畫作品。展覽最後以天堂篇最後小節的繪畫作結。

展覽《但丁:藝術的視角》(Dante: The Vision of Art)於意大利弗利的聖多美尼科博物館展出至7月11日,更多資訊請參閱這裏

但丁  意大利文豪肖像畫(左)喬凡尼·薄伽丘和但丁,由畫家安德烈·德·卡斯塔格諾(Andrea del Castagno)所繪,但丁手稿或受他啟發的書籍皆為展覽《但丁:藝術的視角》高達300件作品之一。(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但丁 意大利文豪肖像畫(左)喬凡尼·薄伽丘和但丁,由畫家安德烈·德·卡斯塔格諾(Andrea del Castagno)所繪,但丁手稿或受他啟發的書籍皆為展覽《但丁:藝術的視角》高達300件作品之一。(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但丁  卡洛·豐塔納(Carlo Fontana)的作品《烏爾貝蒂的法里納塔》(Farinata of the Urberti),1901-1903年。大理石,72.8 x 41.3 x 36.2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羅馬。(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但丁 卡洛·豐塔納(Carlo Fontana)的作品《烏爾貝蒂的法里納塔》(Farinata of the Urberti),1901-1903年。大理石,72.8 x 41.3 x 36.2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羅馬。(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但丁  多梅尼科·特倫塔科斯特(Domenico Trentacoste)的作品《該隱》(Cain),1902年。黃銅,43.7 x 35 x 37.4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羅馬。(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但丁 多梅尼科·特倫塔科斯特(Domenico Trentacoste)的作品《該隱》(Cain),1902年。黃銅,43.7 x 35 x 37.4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羅馬。(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但丁  克里斯多法諾·德爾·阿爾蒂西莫(Cristofano dell'Altissimo)的作品《但丁·阿利吉耶里的肖像畫》(Portrait of Dante Alighieri),約1560年。油彩、畫板,23.6 x 17.3吋。Gioviana收藏,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克里斯多法諾·德爾·阿爾蒂西莫(Cristofano dell'Altissimo)的作品《但丁·阿利吉耶里的肖像畫》(Portrait of Dante Alighieri),約1560年。油彩、畫板,23.6 x 17.3吋。Gioviana收藏,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丁托列托(Tintoretto)的作品《天堂素描》(A sketch of Paradise),1588-1592年。油彩、畫布,59 x 177.2吋。Intesa Sanpaolo收藏,出借於奎利尼·斯坦帕里亞基金會(Querini Stampalia Foundation),威尼斯,意大利。(Intesa Sanpaolo Collection)
但丁 丁托列托(Tintoretto)的作品《天堂素描》(A sketch of Paradise),1588-1592年。油彩、畫布,59 x 177.2吋。Intesa Sanpaolo收藏,出借於奎利尼·斯坦帕里亞基金會(Querini Stampalia Foundation),威尼斯,意大利。(Intesa Sanpaolo Collection)

但丁  山德羅·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的作品《聖多美尼科的祝福》(St. Dominic’s Blessing),1498-1505年。油彩、蛋彩、畫布(轉繪自畫板),17.2 x 10.2吋。埃爾米塔日博物館,聖彼得堡,俄羅斯。(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但丁 山德羅·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的作品《聖多美尼科的祝福》(St. Dominic’s Blessing),1498-1505年。油彩、蛋彩、畫布(轉繪自畫板),17.2 x 10.2吋。埃爾米塔日博物館,聖彼得堡,俄羅斯。(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但丁  尚·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的作品《保羅和弗朗西斯卡被喬央西托撞見》(Paolo and Francesca Surprised by Gianciotto),1819年。油彩、畫布,19.8 x 16吋。美術博物館,昂傑,法國。(Museum of Fine Arts, Angers)
但丁 尚·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的作品《保羅和弗朗西斯卡被喬央西托撞見》(Paolo and Francesca Surprised by Gianciotto),1819年。油彩、畫布,19.8 x 16吋。美術博物館,昂傑,法國。(Museum of Fine Arts, Angers)

但丁  多梅尼科·佩塔里尼(Domenico Petarlini.)的作品《流放中的但丁》(Dante in Exile),約1860年。油彩、畫布,29.9 x 37.8吋。近代美術館,彼提宮,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多梅尼科·佩塔里尼(Domenico Petarlini.)的作品《流放中的但丁》(Dante in Exile),約1860年。油彩、畫布,29.9 x 37.8吋。近代美術館,彼提宮,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胡安·莫奇(Giovanni Mochi)的作品《但丁向波蘭達引薦喬托》(Dante Alighieri Presenting Giotto to Guido Novello da Polenta),1855年。油彩、畫布,33.3 x 42.5吋。近代美術館,彼提宮,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胡安·莫奇(Giovanni Mochi)的作品《但丁向波蘭達引薦喬托》(Dante Alighieri Presenting Giotto to Guido Novello da Polenta),1855年。油彩、畫布,33.3 x 42.5吋。近代美術館,彼提宮,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安德里亞·皮耶里尼(Andrea Pierini)的作品《但丁在波蘭達的宮廷中朗讀「神曲」》(Dante Reads 『The Divine Comedy』 at the Court of Guido Novello),1850年。油彩、畫布,55.1 x 72吋。近代美術館,彼提宮,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安德里亞·皮耶里尼(Andrea Pierini)的作品《但丁在波蘭達的宮廷中朗讀「神曲」》(Dante Reads 『The Divine Comedy』 at the Court of Guido Novello),1850年。油彩、畫布,55.1 x 72吋。近代美術館,彼提宮,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費德里科·祖卡里(Federico Zuccari)的作品《卡戎。地震與昏厥》(Charon. The Earthquake and the Swoon)描繪《神曲》地獄篇第三小節的內容,約1585-1588年。炭筆、紅色粉筆、紙,17.6 x 24.2吋。印刷和素描部門,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費德里科·祖卡里(Federico Zuccari)的作品《卡戎。地震與昏厥》(Charon. The Earthquake and the Swoon)描繪《神曲》地獄篇第三小節的內容,約1585-1588年。炭筆、紅色粉筆、紙,17.6 x 24.2吋。印刷和素描部門,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

但丁  傳統上認為是米高安哲羅的作品《劫持蓋尼米得》(The Rape of Ganymede),1533年後。炭筆、紙,7 x 9.8吋。(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但丁 傳統上認為是米高安哲羅的作品《劫持蓋尼米得》(The Rape of Ganymede),1533年後。炭筆、紙,7 x 9.8吋。(Fabio Blaco/The Uffizi Galleries/烏菲茲美術館)

但丁  尼古拉·蒙蒂(Nicola Monti)的作品《保羅和弗朗西斯卡會見》(The Meeting of Paolo and Francesca),1810年。油彩、畫布,66 x 47.6吋。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意大利。(The Uffizi Galleries, Florence, Italy)
但丁 尼古拉·蒙蒂(Nicola Monti)的作品《保羅和弗朗西斯卡會見》(The Meeting of Paolo and Francesca),1810年。油彩、畫布,66 x 47.6吋。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意大利。(The Uffizi Galleries, Florence, Italy)

但丁  安傑利科修士(Fra Angelico)的作品《最後的審判》(Final Judgement),1425-1430年。蛋彩、畫板,41.3 x 82.7吋。聖馬可博物館,佛羅倫斯。(St. Mark’s Museum, Florence)
但丁 安傑利科修士(Fra Angelico)的作品《最後的審判》(Final Judgement),1425-1430年。蛋彩、畫板,41.3 x 82.7吋。聖馬可博物館,佛羅倫斯。(St. Mark’s Museum, Florence)

但丁  喬托(Giotto)和塔德奧·加迪(Taddeo Gaddi)的作品《聖母在天使和聖人之中加冕》(Coronation of the Virgin between the Angels and Saints,又名巴隆伽里多聯畫,Baroncelli Polyptych),1328年後。蛋彩、金、木板,72.4 x 126.4 x 11.4吋。聖十字聖殿,佛羅倫斯。(The Basilica of the Holy Cross, Florence)
但丁 喬托(Giotto)和塔德奧·加迪(Taddeo Gaddi)的作品《聖母在天使和聖人之中加冕》(Coronation of the Virgin between the Angels and Saints,又名巴隆伽里多聯畫,Baroncelli Polyptych),1328年後。蛋彩、金、木板,72.4 x 126.4 x 11.4吋。聖十字聖殿,佛羅倫斯。(The Basilica of the Holy Cross, Florence)

但丁  羅倫佐·洛托(Lorenzo Lotto)的作品《耶穌顯聖容》(Transfiguration),1511-1512年。油彩、畫板,119 x 83.5吋。科洛雷多梅爾斯別墅市政博物館,雷卡納蒂,意大利。(Villa Colloredo Mels Civic Museum, Recanati)
但丁 羅倫佐·洛托(Lorenzo Lotto)的作品《耶穌顯聖容》(Transfiguration),1511-1512年。油彩、畫板,119 x 83.5吋。科洛雷多梅爾斯別墅市政博物館,雷卡納蒂,意大利。(Villa Colloredo Mels Civic Museum, Recanati)

但丁  文森佐·維拉(Vincenzo Vela)的作品《但丁》(Dante),1865年。石膏,62.8 x 19.4 x 21.4吋。文森佐維拉博物館,利戈爾內托,瑞士。(The Vincenzo Vela Museum, Ligornetto)
但丁 文森佐·維拉(Vincenzo Vela)的作品《但丁》(Dante),1865年。石膏,62.8 x 19.4 x 21.4吋。文森佐維拉博物館,利戈爾內托,瑞士。(The Vincenzo Vela Museum, Ligornetto)

原文Dante’s Heavenly Lega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